梦远书城 > 向晴 > 同居蜜友 >


  “万署长的体贴,我代铁家谢过了。”铁维臣和万署长虽谈不上深交,不过彼此敬重、合作无间倒是不言而喻。“我仔细研究后会再和你们联络。”

  会谈告一段落,铁维臣率先站起来,按下招唤佣人的按钮,而进来的女佣正好是新来的铃木。

  “署长,不如我留下来协助铁少主,这样可以事半功倍。”明刀明枪示好行不通,方茜唯有转个方向,暗地里猛向署长眨眼暗示。

  “不必。”抢在署长应允前,铁维臣飞快拒绝。

  “你不要跟我客气,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话……”方茜婀娜多姿地走上前,可是还没能靠近心上人半步,已被唤止。

  “铃木,送客。”铁维臣对方茜视若无睹,转身向万署长点头。“慢走。”

  “呵!呵!”万署长习惯性的笑声响起,他刻意经过铁维臣跟前,朝不解风情的他促狭地眨眼。“希望很快会有好消息。”

  纵使不甘心,方茜也只好作罢,努努小嘴跟着署长离去。

  当铃木千羽关上会客室大门时,眼角不经意飘向铁维臣手上的文件,再漫不经心地抬眼时,赫然和一双慑人的黑瞳遇上。虽然只有一刹那的交会,但足以令铃木心生警惕,了解到铁家少主的观察力出奇敏锐。

  客人们前脚刚走,一个男子的后脚适时出现。

  “这次又是什么疑难杂症?”

  无声无息现身的少年双手环胸、斜靠在墙壁上,阴柔俊美的脸上堆满笑意,如婴儿般柔软服贴的短发乌黑亮泽,目若朗星的眸子闪着促狭,赏心悦目的俊容,看来有点像女生。

  这个平易近人、温柔可亲的邻家大男孩,正是铁家二少爷铁维生,虽说他是铁维臣的亲弟弟,但两人一冷一热,不管容貌还是个性,都是完全相反的类型。

  哥哥铁维臣的王者霸气、风骨傲然可说是与生俱来,豪迈的外形遗传自父亲,精明睿智全靠家人们经年累月的磨练。而弟弟铁维生纤细美丽的皮相,则和母亲如出一辙,还有喜欢捉弄人、爱耍赖的个性,比起母亲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个被长辈们宠坏的小少爷。

  铁维臣拉回心思,把刚才和铃木“短兵相接”的事情暂时搁下,他瞥一眼向来神出鬼没的弟弟,亦是他的得力助手,不慌不忙询问:“爷爷和父亲在哪里?”

  “自从父亲大人把担子交给你后,不时和母亲大人周游列国、享受人生,至于爷爷则不知在哪个深山探险了,要找到他们恐怕不容易。”铁维生爱莫能助地双手一摊。

  铁家名义上仍然由父亲当家,不过实际上已由铁维臣这个第六代传人接棒,这几年来铁家上下的事务,全由他决策执行,长辈们早已快活逍遥,各自吃喝玩乐去了。

  “事情有严重到需要请示老人家们吗?”铁维生相当好奇,纳闷竟会有事情是他的“铁人大哥”所解决不了的。

  如果支撑着整个铁家的继承人如此不济事,那真是贻笑大方了。铁维臣当然不可能如此蹩脚无能,只是向来尊师重道的他,认为攸关家族的事情,照理说应该知会长辈们一声而已。

  “有人向咱们铁家下战帖。”铁维臣扬扬手中的文件,满眼倨傲不屑。

  “居然有人活得不耐烦,这回一定很好玩。”铁维生笑容可掬,如纯真的孩子般无邪。

  斜睨着弟弟那张身为男人来说,实在太过漂亮的笑脸,铁维臣发觉这个表里不一、诡计多端的弟弟,有时比自己还要来得可怕呢。“生,你亲自去一趟日本,替我把事情调查清楚。”

  “日本吗?”铁维生吹一声口哨,嬉皮笑脸地向哥哥行了个军礼。“遵命!”

  合上文件,把所有资料记入脑里后,铁维臣疲惫地闭目养神,不过脑筋仍运转不停,思考着各种可能性,反复忖量每一个嫌疑犯、分析各人的犯罪动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