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向晴 > 同居蜜友 >
十九


  当什么翻译?尾随在后的铃木千羽瞪着铁维臣高大的背影,他的日文明明发音纯正又流利,那果然只是把她骗来这里的借口,他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要久保先生指证她,当众揭穿她的身分吗?

  这顿晚餐铃木千羽一直如坐针毡,可说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虽然她甚少发言,而话题大多由两个男人主导,但不经意把焦点落在她身上时,她总是紧张地谨慎应对。

  与她受刑般的拘谨相比,铁维臣则明显享受许多,像在和老朋友聚会般,他表现得轻松从容,谈笑自若的神情显得温柔,和平常严肃认真的模样截然不同。铃木感到颇新鲜好奇,他今夜比较像一个活生生的男人,而不是代表家族的少主。

  愉快的晚餐结束后,两个男人便借故离席。

  “久保夫人也是关西人,铃木你们可以好好聊聊。”铁维臣站起来,轻按她的肩交代。

  “是。”铃木千羽感到肩头如千斤重,他的大掌有着无比压力。

  “来,我带你去看看……”

  不知久保伸夫迫不及待要展示什么宝物给铁维臣看,两个男人兴致勃勃地离席后,小偏厅便剩下两个女人在喝茶聊天。

  直至男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后,铃木千羽才收回视线,她顿时感到松一口气,整夜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舒缓下来,不过在发现久保夫人饶富兴味的目光后,头皮便隐隐发麻。

  “鬼冢家的人都好吗?”久保夫人不再装蒜,直截了当地问。

  铃木千羽也无须演戏作假。“托夫人鸿福,大家都安好。”

  “想不到鬼冢家会和铁家扯上关系。”久保夫人的笑意加深。

  “因为某些原因我才会暂时留在铁家,不过铁少主并不知道我的身分。”铃木简单委婉地说明。

  她含蓄的暗示,久保夫人怎会听不懂。“你放心,外子不是个大嘴巴的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铃木有点心虚。

  “瞧你整晚表现紧张,就知道你非常担心。”久保夫人指出,除此之外她还瞧出若干端倪,谁教帅哥美女站在一起太抢眼,她就多看多瞧,自然多心多想了。

  “让夫人见笑了。”看来她的道行还不够,竟然让夫人发现。

  这边女人们在悠哉地闲话家常,另一边的男人们却神色凝重,褪下晚餐时的轻松,正经八百地讨论正事。

  “相信久保先生已认出来。”站在水池旁的铁维臣双手插入裤袋中,俯瞰池中活蹦乱跳的锦鲤争相觅食。

  久保伸夫一边洒下鱼粮,一边晓以大义。“你可别陷我于不义,我还想和鬼冢家当老朋友。”

  “久保先生言重了,我就是知道您和鬼冢家交情不错,所以才冒昧请教。”铁维臣打开天窗说亮话。

  “其实我也略有耳闻,铁家最近和鬼冢家好像对上了。”如果连这点小道消息也不知道,便枉为驻台领事了。“不过我想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何以见得?”

  “我和鬼冢家相识也有数十年,以鬼冢家今时今日的身分地位,实在没必要再以身试法、作奸犯科,更何况鬼冢家历代的组长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们不屑与不法之徒勾结。”久保伸夫缓缓道出个人见解。

  “可是树大招风,难免会有害群之马。”铁维臣想要试探领事的底线。

  其实事情已不单纯是铁家和鬼冢两家的私斗,甚至可能演变成国际纠纷,身为领事的久保伸夫自然责无旁贷、居中斡旋,但他自知能力有限,可以做到的也只有打张交情牌。

  “这个世道人心难测,什么仁义道德早已没落,谁还会忠孝两全、义薄云天,防人之心不可无。”久保伸夫语重心长地慨叹。“若果你还信得过我,我可以以人格担保鬼冢家的清白。”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铁维臣不会不懂,尤其身为背负家族命运的领导者,任何决定都得深思熟虑、顾全大局,以家族利益为最大依归,所以他才会如此谨慎行事,不听信片面之词而仓促判断鬼冢家的清白,不过现在有领事的承诺,一切便不同了。

  “有久保先生这一句话,我便放心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