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四十二


  祁风大笑,“那么这次我得夺定它,天使会很快给他另一个的!”

  里奥隐约听懂了,给了他的对手一个大大的鬼脸,更引来他的笑声不断。

  雅嘉远远地看着,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未婚夫灿烂的笑容却让她迷恋不已。喔,他此刻和这帮小子追追闹闹,快乐得完全像个大孩子,跟几个月前的严谨阴郁判若云泥。

  在离葡萄园还有几百米的地方,有条婉蜒的河,河面不算宽,河床也甚浅,但要体面地通过它,只能靠河上的一座独木桥。在若干年前,这座葡萄园的主人让工人将一根大圆木从中劈开,然后取了其中一段架设在这条河上。不过现在经过长期的日晒雨淋,那上方被劈开的断面已完全发黑,某些地方还坑坑洼洼的。

  “过桥喽!过桥喽!”少年们在欢呼。

  祁风抢先一步来到木桥边。哦,只有该死的一段木头!他在心里诅咒,但也只能皱着眉头踏上感觉摇摇欲坠的桥面。在他走完桥的三分之一时,里奥这才赶到桥边。

  里奥十分聪明,知道从桥的上方过去,对手人高马大,一定不会给他甜头吃,所以他只能换个角度看世界——像小猴子一样从桥下爬过去。

  祁风走得并不快,尤其在他瞥见里奥从他脚下爬过时,更是惊讶得停下脚步,而里奥在快接近对岸时,忽然从独木桥下伸出脑袋,朝他飞快地扮了个鬼脸,然后飞快地攀上岸边。

  “先生你快要输啦!”好事的少年们“扑通、扑通”尽跃入水中,也飞快地游到对岸。

  祁风根本不恼,知道结局已定,干脆慢悠悠地走过去,等他到达葡萄围,大家都快等得不耐烦啦!

  “风,你输了哟!”雅嘉快乐地投入未婚夫的怀抱。

  “是的,我认输……”有软玉温香抱满怀,祁风的心情根本好得不得了,弯弯的眉眼漂亮又迷人,“我输给这小鬼啦。”他笑着慨叹,并抽出一只手来摸摸里奥的脑袋。

  “葡萄藤!”

  “葡萄藤!”

  少年们又在大喊,其中里奥喊得最起劲。

  呃……葡萄藤的含意就是——失败者必须被粗大而结实的葡萄藤缠绕住全身,然后从一个小山坡上滚下来,以兹惩罚。

  算不上残酷,但对祁风而言,称不上一件体面的事倒是真的。

  “你、完、蛋、了,亲爱的。”雅嘉搂着未婚夫的脖颈,笑得像只小老鼠。

  快点出来呀……

  雅嘉懒洋洋地趴在大床上,在心里默数,终于数到二十七的时候,祁风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

  在心里欢呼一声,大胆的小女人乐不可支地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冲到他面前,笑得一脸灿烂,“祁风,我们……”说着娇靥微泛红晕,羞答答地抿嘴顾盼。

  “我们?”祁风也笑了,继续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从他们飞到南欧度假以来,公主已经变成调皮可爱的小妖精,他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雅嘉干脆抱住他的腰,“你、你准备好了吗?”甜软的声音像在撒娇。与此同时,她害羞地把脸贴在未婚夫赤裸而性感的胸膛上,轻声细语,“人家已经等很久了……”

  祁风把手里半湿的毛巾往旁边的吧台上随意一扔,转而抱起面前大胆的未婚妻放进高脚椅里,“宝贝,我被魔鬼夺走全部的力气。”他亲了亲她的脸,柔声道:“先让我睡一觉,嗯?”

  雅嘉瞠目结舌,浓密的长睫毛扇啊扇,不可置信。

  喔,早知如此,她白天就不怂恿他去参加比赛了!

  “你要睡多久?”她搂着他的脖颈,略带沮丧地问。

  他笑得迷人,“我尽量缩短,一两个小时,好不好?”

  “嗯……好吧。”小小地应了一声。

  “乖,”祁风在她娇美的唇上轻啄一下,然后把娇躯抱下来,“我会考虑设闹钟。”

  “哪有这个必要?!”她被他逗笑了,大声阻止。

  喔,真是丢脸!她才不想成为这世界上第一个催未婚夫设闹钟来跟她欢好的女人呢!

  “跟你闹着玩的。”祁风笑咪咪,摸摸她的脑袋,迳自往床铺走去。

  “我给你讲睡前故事?”环视一周、发现无事可做的宝贝跟着爬上床,赖在未婚夫身边眨眨诱惑的大眼睛。

  “亲爱的,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他好笑地刮刮娇俏的鼻梁,“你如果舍不得,不如陪我一起睡。”说完,从旁边把扰人的妖精抱过来。

  雅嘉在祁风怀里安静了一会儿,却苦恼地发现自己越来越清醒。

  唉,真是倒楣。她在心里碎碎念,人在兴奋的时候根本没有睡意。

  整间贵宾套房内都遗亮着灯,她穷极无聊地将目光来回扫视,试图找到有趣的聚焦点来打发这颇为漫长的时光。但最终却不得不向自己清醒的意识投降,她蹑手蹑脚地从祁风怀中爬开,独自一人下床。

  她跑到隔壁房间关上门,打开了电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