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四十一


  她很想知道,这三个月来,祁风和那位戴着宽边帽的花花公子接触多吗?他是否曾受后者所引诱?唉,思绪陷入这种无休止的揣测,只会觉得胸口闷闷的,脑中纷乱成团。

  那辆豪华的加长型礼车,顶级上流社会的神秘派对,还有那遍布世界各地的私生子……一旦想起来,始终让雅嘉如鱼刺梗喉,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在美国的时候,祁风曾跟那男人在一起呢,她好担心他会被带坏。

  在兴起这种忧虑的同时,又不禁笑她自己杞人忧天,祁风可是个极有主见的人,怎会轻易受人影响?

  林林总总,只能归结为一句——恋爱中的心啊,真是敏感而脆弱。

  将心爱女孩困惑而忧虑的神情收纳眼底,祁风笑了,亲亲可爱的嘴角,“他祖上是从江浙一带移民到美国的华裔,到他这一代,犹有余财不用愁。他单名一个霖宇,父亲有过五次婚史,另有四位小老婆,但只有他一个儿子。”他说话,眼神却一直关注着她,“不过我知道,你关心的不会是这个,你想知道我在这几个月里跟这人打交道的过程,有没有沾染上他某些习性,嗯?”他的双眸乌亮,满布笑意。

  已经不需要多赘答案了,他谈论这个话题时轻松自若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聦明如雅嘉,不再怀疑什么。他仍是三个月前的他,可爱、迷人,但绝不风流。

  所以松一口气的小女人摇摇头,“不需要了,我已经知道答案。”

  “真的?”祁风依旧笑咪咪,“嗯……不过撇开私生活不谈,这人在商场上倒不失为可依赖的合作伙伴。我这次能一口气搞定董事会那几个老家伙,他有一半的功劳。换言之,他做了我的私人银行。”

  私人银行?雅嘉有些困惑。

  他遂解释道:“我跟他签订一项协定,得以调用他名下的部份财产。就在一星期前,我用那笔钱透过某种管道买下陈、傅两人的股权。”

  雅嘉大吃一惊。

  她虽然不知道他所说的“某种管道”为何,但这分明是内部收购,而这么大的收购案件,外界媒体竟只字未提!

  兴臣集团在经过前两个月的纷纷扰扰,已暂时风平浪静。

  陈、傅,即陈唐和傅远山,都是兴臣的元老级人物,两人名下的股权加起来总占全部的19%,其中陈唐有8%,傅远山有11%。这样一来,加上祁岳的45%,现在祁风已拥有兴臣64%的绝对控股权。

  这场接班人风波终于尘埃落定。

  “祁风,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雅嘉惊叹。

  虽然外界一直传闻傅远山意欲退出兴臣核心,但他是只狡猾的老狐狸,是众所周知的,绝不可能轻易让祁氏一股坐大。更何况陈唐……他根本还未表露出任何可疑之处啊。

  “人性的弱点。”祁风淡淡一笑,“我借用杜霖他家企业的名义,表示希望入股兴臣,想要收购的即是我爸已转到我名下的股权。这对其他股东不啻是个风险,一旦实现,打破原有的平衡状态,股价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大幅下降。”说到这里,他皱着眉头闭上眼睛,“现实是,谁也无法拒绝资本的诱惑。既然前途未卜,有好价钱的时候及时套现,何乐而不为?”

  雅嘉也闭上眼睛,静静思索。

  这像是一幕颇具戏剧性的舞台剧,阴谋和资本。

  “嗯……我累了,想去洗个澡。”祁风忽然从床上坐起来,掀被而下。

  肢体相触的亲密暂时被中断,雅嘉有些怅然若失,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现在这么晚了,我去外面帮你准备些点心。”说着,她也从床上下来。

  “好。”他回身怜爱地亲她一下。

  沐浴完毕后,两人相拥着在床上随意吃了些小点心,接下来便是很自然的引燃一室的旖旎风光。

  直到激情过后,祁风将点点细吻撒播在美丽的娇躯上,而雅嘉闭着眼睛,不再做他想。

  “风——”

  “嗯?”他吻她的耳垂,小巧而可爱。

  她叹息,既为心底的另一份疑惑,也为此刻躯体上的愉悦,“你下午明明那么困,为什么非得等我来了才肯睡?”

  他不语,继续吻她光裸的背。

  “因为只有在你的怀里才感到最安心。”他忽然道..“小嘉,我是说真的。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经历太多的尔虞我诈,对什么都不存信任感。”

  他的话让雅嘉再度叹息,怜爱而满足。

  即使整个世界都崩溃,只要他们还信赖彼此,又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第九章

  葡萄牙小镇Vila。

  阳光、蓝天、白云,这里的一切让人心旷神怡。近郊的一处小山坡上绿草如茵,各种不知名的野花错落其间,色彩斑斓,馥郁芬芳,高高的叶枝托出细长的花萼,美丽而可爱。

  忽然传来一阵“Animo!”(葡萄牙语,意即加油!)声音由远及近,一群少年欢快地从坡边跑过。

  他们的目标是前面的一座葡萄园。

  “Animo!”是雅嘉在大叫,她正等在葡萄园的入口。一袭湖水绿的长裙飘飘,乌亮的秀发披垂而下,在无风的静谧间柔顺得像块缎子,精致的五官,娇俏的身形,尽显东方女性的婉丽明媚。

  而在少年的包围圈中,正有两个人在赛跑,一个居然是祁风,另一个则是个年仅七、八岁的小鬼,他名叫里奥,生长于当地,皮肤黝黑,身体瘦小且灵活。

  男孩子们在周围起哄,其中一个跟在旁边,边跑边得意扬扬地对祁风说:“先生,我敢打赌你赢不了,里奥可是我们镇上的第一名!”他用蹩脚的英文说出这番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