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四十


  略显凌乱的发丝,浮滞迷蒙的眼神,看得出严重缺乏睡眠,雅嘉的心不由得揪紧。

  “祁风,你看上去很累。”她快步走过去,拿走他手里的咖啡杯,然后心疼地看着他,“这一段时间,你常常这样吗?”

  想到过往的几个月来,她无法为他分担什么,无力和心痛就不可遏制地浮上心头。

  “先别说那么多。”握住细滑的柔荑,祁风用残存的气力振作起精神,“我的确很累,所以你要陪我睡觉。”也不管秘书犹好奇地留在室内,他拉了未婚妻就往休息室走。

  雅嘉的脸上飞过一抹娇羞。

  这家伙,说那么白做什么?

  休息室的门装有感应装置,人一走近就自动开启。祁风一跨进去就开始解衬衫上的钮扣,雅嘉吓得赶紧止住他,“风,你、你没有话要交代小柯吗?”

  他“哦”的拍一下脑门,转头吩咐道:“从此刻——”他抬腕看一下表,“下午两点二十五分开始,一直到明天正午,任何人来访都不许来打扰我。除非兴臣大楼要被人放火烧掉了!”

  嗄,这算什么话?

  雅嘉和小柯同时在心里感慨。

  “好了,没事了……”他疲倦地闭闭眼,挥手示意秘书出去。

  两人步至休息室中央,随即自动关闭的门和绝佳的隔音设备使整个空间处于一种静谧状态。

  祁风不耐烦地甩掉外套、衬衫,顺便扒掉雅嘉的外套,然后拖着她倒入大床,动作有些粗鲁和霸道。

  “风,你不是很累吗?”小女人心理建设不够,吓一跳后,急急抵住未婚夫压来的赤裸胸膛。

  “没错!”他没好气地抓下她的手,强悍地把脑袋侧埋进她胸前柔软的丰盈里,“所以我现在没有别的动机,只不过想好好睡一觉。”说完,他就闭上眼睛。

  “风——”雅嘉扇扇长睫毛,感到不可思议。

  “别吵,宝贝。”渴睡的人低喃,环住腰际的双手拢得更紧。

  回复一室宁静。

  屏息静默三秒钟,她才又开始呼吸,小心翼翼,怕惊扰霸道又可怜的男人。

  唉,被当成活体抱枕了。

  亲亲近在眼前的发丝,享受着密密贴合的躯体所传来的温暖,雅嘉好笑地轻扬起唇角。

  喔,她的大宝贝!

  从略微受阻的视野静静观看久未谋面的心爱俊颜,心情恍如午后微风拂过的湖面,淡淡的涟漪,浓浓的幸福感。好庆幸他们这样彼此属于,他疲累的时候唯一需要的,是她的怀抱。她愉悦地想,并满怀感动。

  一辈子吧,她愿意一辈子做他的抱枕!

  时间,在亲密的挥发中逝去,雅嘉渐渐也产生睡意……

  没有想到的是,等祁风再醒来已是晚上九点,而这期间,雅嘉则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宝贝?”祁风吻她的脸,把他的睡美人吻醒了。

  “喔,现在已经很晚了……”雅嘉醒来第一句话就叹息,然后她回应他的吻,也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你睡饱了吗,先生?”她看着他露出温柔的笑意。

  “That's enough!”他眯起眼。

  雅嘉却忽然露出忧虑的神情,“你先前烦躁不安的样子把我吓坏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她抚摸着未婚夫柔软的黑发,像一个母亲一般心有余悸,“这三个月来,你常常如此吗?”

  “近几天是。”他翻了个身,把重量从她身上移去,两人一起仰躺在床上。

  “只是近几天?”她侧身,犹疑地睁大眼。

  祁风爬了爬头发,把目光投注在天花板上,“董事会马上要举行,但我们没有对外透露任何消息,等正式召开记者会的时候,一切都将尘埃落定。”停顿片刻,他转身将心爱的女孩搂进怀中,享受着她甜美的气息,“小嘉,我成功了。换言之,我既为自己,也为我们赢得一片天空。”

  惊讶和欣喜滑过雅嘉的心里,她都不知该回应什么才好。

  “好了,现在我已经有精力把所有经过慢慢说给你听。”他继续道。

  “我想先知道那位杜先生的事。”没多加思索,雅嘉脱口而出。那天弟弟那番“近墨者黑、近朱者赤”的话突然跳出来,让她有种难以排解的困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