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三十七


  她睁大眼,惊讶万状,“你也去了?为什么我不知道?你在派对上干了些什么事?”

  完蛋了,那些上流社会所谓的神秘派对,根本尽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她亲爱的小弟怎么可以沦陷其中?

  “能干什么呀,那是VIP会员才能参加的,好不好?”沈杰一看姊姊快处于暴走边缘,赶紧怕怕的声明,“再说了,是杜斌带我去的,他有急事找他小舅舅,我们也就进去不到十分钟,正巧听到有人在介绍那家伙。”杜斌是他大学的死党。

  雅嘉稍稍冷静,“杜斌的小舅舅也是会员?”

  “应该吧,”他往后一靠,懒洋洋地应声,顺手抛玩着手中的鱼骨形小抱枕,“要不然他怎么能在里面端着一只酒杯,跟人嘻嘻哈哈?”

  你没涉入其中就好!

  雅嘉大大松了一口气,“总之,你以后少跟他们搅和在一起。”

  “切,那些人!”他满脸鄙夷,“扯完亚里斯多德就会讨论女人的屁股和乳沟,甚至还会讲到女人的叫床声,我跟他们混?那是上流社会特殊品味,你老弟我——没那个命,也没那个兴致!啧啧,跟那些道貌岸然的绅士相比,本人简直算是惨绿少年一个,你以为他们看A片啊?他们喜欢出钱请真人来上演活春宫!”

  她倒吸一口冷气,“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

  “杜斌说的喽。”

  又是杜斌!

  雅嘉越听越火,“以后再也不准你跟杜斌鬼混!”

  “偶尔聊聊天嘛。”沈杰耸肩,笑得施施然。

  “聊天也不准!”她快气疯了。

  他们没事就瞎聊这些东西?

  “对了,”吸一口气,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那位戴牛仔帽的先生究竟叫什么名字?他是?”

  他的眼珠子转啊转,“好像是姓杜。”

  “咦,跟杜斌他们是亲戚?”

  “完全不相干!”沈杰大力一挥手,“八百年前是同宗罢了。”想了想,忽然又很不屑地说:“听说他非常风流,年仅三十五,世界各地的私生子却已不下二十个。”

  雅嘉沉下脸,“你关心人家这些?”

  坏小子一脸促狭,“干么,担心姊夫近墨者黑?”

  “傻瓜,祁风才不会咧!”雅嘉嘟起嘴儿,扭开脸。

  “你啊你,又相信又担心,就像那只倒楣的猫。”

  她知道他是指薛定谔的猫,那是量子力学中有名的经典悖论——

  把一只猫放进一只密闭的箱子里,箱中放有某种放射性物质,以及一只盛有致命氰化气体的小玻璃瓶。一种设计巧妙的连锁装置,使得当放射性物中的某个原子发生衰变时,它触发的信号能使一把预先定好位置的榔头落下,打破玻璃瓶使有毒气体逸出,从而把猫杀死。

  按照常识,猫是非死即活,但放射性衰变本身是种量子过程,因此它的发生只能在机率的意义上加以预测。按照量子力学原则,由箱子和其中一切物体所组成的系统,是由一个波函数来描述的,在系统的波函数中,就包含着这两种可能但相互排斥的观测结果。因而猫在同一时刻是既活又死。

  这是个让后世许多物理学家都深感头痛的问题,而沈杰只是用来比喻姊姊此时矛盾的心理状态罢了。他们姊弟数理都很好,所以闲谈时往往夹杂了些数理上的术语。

  雅嘉叹气,“祁风,跟那位杜先生……”

  “你看你,还不是在担心他近墨者黑?”沈杰笑嘻嘻地看一眼她。纯粹一个为情所扰的小女人。“安啦,姊夫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自有分寸,说不定那位杜先生能近朱者赤呢!”他把手臂枕在脑后,舒舒服服地跷起了腿。

  “少讲风凉话。”她白他一眼。

  “我还听说——”懒洋洋地继续开口,淘气小子忽然打定主意要吓吓姊姊。

  “你还有完没完?”雅嘉站起身,懒得再理坏蛋小弟。

  “很快就完喽。”沈杰跷着腿,吹了一记口哨,“听说,这人有一项最大的美德,喜欢把好东西跟朋友分享。”

  “分享?”她皱起眉。

  “是啊,”小坏蛋加油添醋,“譬如好酒好菜,古玩字画、钻石珠宝,只要他中意对方,哪怕彼此只认识不到三分钟,也一样乐于邀请对方加入他们的行列。更甚者,他还乐于和朋友分享他的女人。”

  果然威慑力十足!

  雅嘉几乎打个寒颤,深呼吸定定神,然后不满地大力扔过去一个抱枕,“臭小子,你不想活啦?”

  沈杰冷不防被砸中面部,怪叫一声,随之爆发一场枕头战。

  雅嘉和弟弟活像回到淘气的孩提时代,吵吵闹闹,追追打打,直到大厅里一片狼籍,两人才在沈母的喝斥声中完成三部曲——低头、缩颈、吐舌头,然后一溜烟逃命去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