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三十六


  沈杰差点化成一座冰雕。

  “回房去吧。”沈父催着妻子离开,不忘拍拍儿子的肩,轻声嘱咐,“再劝劝你姊姊。”

  晕!沈杰在心里吸口寒气。他就知道惊动母亲大人出来是件多么恐怖的事。

  等父母房间的关门声传来,臭小于施施然踱回姊姊床边,长舒一口气,“呼,老妈终于回去了,姊,你也真是的,吓我一跳,害我啤酒罐脱手,把老妈招来。”

  “我又不是故意的,”雅嘉懒懒地辩白,“谁叫你神经过敏。”

  “拜托!”沈杰挑眉,“谁晓得你会突然靠过来。”

  “干么,没被女生依靠过啊?”

  “依靠?”一向酷酷拽拽的小子忽然间神情不自然起来,“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有什么好依靠的?”

  “唉,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她叹了口气,“不过自从跟祁风订婚后,许多既定的想法都改变了,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女生也不必要百分百的坚强,有适当机会还是依靠男人比较有意思。”

  “切!”沈杰不屑。

  女生啊女生,都那么喜欢依靠别人!

  有个家伙更可恶,他暂时不让她依靠,她居然愤而跑到澳洲去了,说是跟老外拍拖都比跟他好,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嘛!也不想想当初是谁自愿大费周章,透过老姊来求他指导功课的?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雅嘉推一把小弟,“快去睡吧,臭小子!”

  思路有些滑坡的小子抓着头皮走出房间,下一秒却又给吓趴在墙角,两腿直打颤,“妈!你怎么又出来?”声音怯怯地变轻,“躲起来偷听?”

  一脸正气的母亲大人笑咪咪,“我怕小嘉又哭嘛。”

  唉——沈杰无声地长叹一声。母爱丰沛,幸也?不幸也?

  美国纽约,兴臣海外分公司。

  祁风正亲自送一位先生出大厦,对方身形修长,穿着十分休闲,跟他一身的西装笔挺形成鲜明对比。墨西哥式的宽边高顶帽沿遮住他的大半张脸,半敞的丝质碎花衬衫和亚麻色长裤更像是从游艇上钓鱼归来,或者刚跟一位漂亮女士参加完一场热情洋溢的阳光派对。

  从石阶旁两米高的盆栽后忽然冲出一名灰衣的记者,手拿麦克风迳自赶过去,“祁先生、祁先生,可否告知您跟那位先生……”

  镜头有些晃动。

  祁风目送对方乘车离去,才转过身摆手,笑而不答。

  随行人员立即挡下记者,并开始驱赶。

  镜头越加晃动,画面忽然转成一片蓝天白云,伴随着记者不屈不挠的声音。

  “祁先生、祁先生——”

  画面转回,镜头却已被迫拉远,祁风和随行人员全数返回大厦,当最后一道身影消失在大门后,小个子记者的身形才得以重现。原来是个尖嘴猴腮的家伙,黑亮的眼睛透着无比沮丧的光芒。

  “正如大家所见,祁风先生保持他一贯低调而神秘的态度,导致这连续七天的跟踪收获颇少。”他叽叽喳喳地推脱责任,“不过关于那位更神秘的墨西哥先生,不,我是说那位戴着墨西哥牛仔帽的先生,本记者将秉持一贯的专业精神,竭力追踪调查……”

  台湾这边,一阵大笑扬起,收看现场实况直播的沈杰,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我的天呐,哪里跑来的猴子?我敢说,他是我所见过最滑稽的一个记者了,长得滑稽,报导更有意思!”

  雅嘉也不理他,怔怔地盯着萤幕,手中端着的一碗汤早已凉了。

  “姊,你看傻了?”沈杰凑过来,伸手在她面前挥挥。

  “别捣乱。”她回过神,拍开他的手,闷闷地把汤碗放回桌上。

  沈杰吹口哨,“那位墨西哥先生我认得。”

  “你认得?”总算赢得姊姊的正眼相看。

  “嗯。”他漫不经心地点头,“听说……听说……”故意卖关子。

  “你到底听说了些什么?”雅嘉皱眉。臭小子敢再来一句“听说”,她就掐他脖子。

  “听说……嘿嘿,姊,你别发火嘛!”顿了顿,他娓娓道来,“他的祖先来自关东,曾在钱塘江畔经营绸庄、米庄、钱庄……总之就是一大堆买卖,后代子孙代代经商,富可倾城。直到二战爆发,举家越洋去了美国落地生根,继续他们的富贵生涯。”

  雅嘉听得一愣一愣的,继而又皱眉,“就这样?我还以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嘿,他们那类人算是上世纪的贵族,财大气粗,没有过人之处也照样做他的阔老爷、阔少爷。”沈杰笑嘻嘻,“看到刚才那辆加长型礼车了没?听说是那家伙出门必备的代步工具。”

  “你怎么认得他的?”

  “一次很神秘的派对上。”他轻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