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三十五


  如果不是恪守着当初的约定,她早就冲动打电话给他,甚至跑去祁家或公司找他了,不用苦熬这漫长的两个月。身为未婚妻,本该是他最亲密的人,却只能可怜的依靠媒体得到一些关于他的即时消息,看着他频频出境,周旋于纽约和兴臣总公司之间,来揣测他的举动和目的。

  噢,雅嘉沮丧地抓抓凌乱的发丝,怀疑自己是不是一谈恋爱就变成脆弱的草莓族。

  心不在焉地爬下床,推开门却见小弟的房间也传来灯光。

  “姊,这么晚了,你也还没睡?”沈杰的脑袋采出门外。

  根本是神游天外的姊姊睁大眼,“小杰,你干什么?”

  平白吓她一跳!

  “没什么,去楼下拿罐啤酒来解渴。”

  “喔,”雅嘉垂下眼,兴趣缺缺地继续挪动脚步,“我也下楼,找些水喝。”

  “喂,姊——”沈杰狐疑地盯住从他门口“飘”过的小女人,“既然这样,你帮我带一罐上来好了。”

  “嗯”了一声,一缕游魂飘过转角。

  几分钟后,终于等到姊姊回来,沈杰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要的啤酒,正被老姊一口口地吞咽。

  咦,她搞什么鬼,玩郁卒啊?

  玩游戏到深更半夜的小子狐疑万分,一手摸着脑袋,嘴巴张成O形。

  “喂,姊,那是我要的酒……”

  没有回应,身材迷人的美丽游魂继续往前飘,半仰着头,几乎是机械式地灌着略带苦味的液体。

  “姊——”沈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不会是在梦游吧?

  “不好意思,你自己再去拿一罐吧。”忽然停住脚步,雅嘉转过头,闷闷地说了句。

  他吓得赶紧窜到她身边,“姊,你没事吧?深更半夜干么突然喝酒?”

  “我不知道……”她放下啤酒罐,嘟着嘴摇了摇头,“就是觉得难受,喝了酒也许能好一点。”

  哪儿来的鬼道理?

  想也不想,他拿过她手里的啤酒罐,“你也真是天真,居然学人家用酒精来麻醉大脑。好啦好啦,剩下半罐我来解决,你还是回房去休息吧,省得明天早上醒来看见熊猫眼。”

  喔,真是不乖的小弟!雅嘉也懒得跟他斗嘴,扁扁嘴,乖乖地回房。

  沈杰反而更不放心。老姊什么时候把他的话当圣旨啦?

  连忙打开雅嘉的房门,借着窗外的月光仔细查看老姊的脸色,这一看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

  老姊居然流眼泪?!

  完了完了完了,事情大条了!

  “喂,姊,不就抢了你半罐啤酒嘛,你别吓我……”能让沈家的俊冷小子伤脑筋的事还真不大多,但老妈和老姊的眼泪攻势绝对排得进前三名。譬如现在,沈杰拿着啤酒罐的手都开始微微发抖,一边开玩笑,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姊姊拉到床边坐下。

  “小杰……”落难的美人姊姊委屈地呜咽,在冰凉凉的月光下,长睫毛扇啊扇的,“我好想祁风,我们已经有两个月没见面了……”不由分说,迳自扑进小弟怀中。

  “砰!”是啤酒罐落地的声音,在暗夜里特别惊魂。

  “哧哧——”啤酒从罐中涌出,横流地板。

  再然后,一串“叭嚏叭嚏”的脚步声,是沈家两老连袂出动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沈母抢先冲进宝贝女儿房中。

  可怜的沈杰头皮一阵发麻,“噢……姊哭了,我手里的啤酒罐掉了。”

  沈母走过来一把扯起儿子,“那你还杵在这里?快去拿抹布来整理干净!”转而心疼地轻抚女儿的秀发,“好了,小嘉,妈知道祁风这段时间很忙,你们也没办法见面,不过你就算想他,也不用在半夜哭嘛。”

  两位大家长一来,雅嘉的满腹委屈反而不敢释放,抬起脚往床的深处一缩,躲进阴影里抱膝、抿嘴,“爸、妈,我没事,你们去睡吧。”

  沈父看着女儿没有说话,等沈母絮絮叨叨安慰一大串后,才像总结陈词地道:“差不多了,小嘉也不是脆弱的小女孩了,她自己知道如何调整情绪,我们还是别再吵她。”

  “也好。”沈母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无意间碰到儿子的手臂,转过身摸摸他的脑袋,一边感慨地说:“不过,无论你们长得多大,在爸妈眼里永远只是小孩子啊。”

  好、肉、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