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三十三


  现在她已经深刻体会到祁风的那句话了,热恋中的两人的确是舍不得分秒相离的。

  在顶楼待了将近二十分钟,她百无聊赖地下楼,一推开门便见秘书端了杯咖啡和一碟小点心,正往内侧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咦,有客人拜访?

  她疑惑地撇了撇嘴,出声问道:“小祝,有人来找我?”

  小祝被顶头上司突然的出现吓了一跳,托盘一震,咖啡都差点溅出杯来,“总经理,你吹完风啦?”她笑嘻嘻地转头,“是莫小姐啦,我告诉她总经理在顶楼休息喘口气,所以她不想打扰你,就先在里面等着。”

  原来是Rita这家伙。

  雅嘉不以为意地点点头,“嗯。”跟在秘书后面一同走了进去。

  “小嘉,你还好吧?”Rita一见她就跳起来。

  “Just so so,死不了。”冲着她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懒洋洋地踱回办公桌后,坐回椅子上,“这些天有那么多传闻,我看了一条又一条,头痛得要命。”

  “哇,好香啊——谢谢小祝美眉!”喝下第一口热咖啡的Rita却无视好友的郁闷,发出一迭声的赞叹,满足地咽下第二口才把注意力转回来,“要我说呀,那些所谓金融专家的预测,你全都别理,当它们是狗屁!”

  准备发表独到见解的小姐满不在乎地端着咖啡杯,把身体往后一靠,“什么接班人危机,还不是他们危言耸听,弄出来混淆视听的?祁岳要选接班人,当然是子承父业,祁风是不二人选嘛,那些意见相左的股东不过想趁江山改朝换代的时候,再多捞些油水罢了!”

  雅嘉苦笑,“兴臣选下一任掌权者,必须经由董事会投票决定的。”

  Rita睁大眼睛,“可是祁岳占有45%的股啊,他是最大股东。”

  “剩下那55%如果造起反来,他一样招架不住。”用交叉的手指撑起下巴,她慢条斯理地道。

  “切!”Rita不以为然地讪笑,“拜托,人心哪有那么齐的时候?你以为是UFO入侵,地球人炮口一致对外啊?”

  “不,造反是‘乱’的表现,如果他们一致投票同意祁风的继任,那才是所谓的‘人心齐’。”雅嘉摇头,一脸认真地说:“只是依目前外界的推测,兴臣的另外几大股东似乎各有谋划。你看看这些金融报导……”

  她把面前的几份报纸递到Rita手中,神情颇有些无奈,“现在这些媒体似乎想借这次事件,来再次大张旗鼓地探讨关于‘世袭制’和‘禅让制’的孰优孰劣。说实话,我很替祁风感到不服,依他的能力,根本用不着被放上选择的天平上!”

  Rita一份份粗略地翻看,边看边读了出来,“尚未到薪尽火传的时候,兴臣总裁祁岳却决定提前卸任,其后继人选又风波陡起……祁风长年在国外,半年前方调回兴臣总公司,他的能力虽得到外界一致好评,但在未来能否独当一面,目前下结论为时尚早,况且最大的关键在于他回到兴臣仅不到半年,能否快速地融入到集团内部,以及新的管理模式是否适合兴臣未来的发展,都是值得商榷的……”

  其余更多的篇幅都花在对祁风个人的专题报导上,有的甚至还脱离工商范畴,对他的私生活以及他和雅嘉之间的婚约、恋爱大加着墨一番,所谓“江山、美人可否兼得”之类云云,看得Rita撇撇嘴,颇感无聊。

  她可是他们感情活生生的见证人,再去看这种半假半真的八卦报导,简直是浪费时间嘛!

  “看上去百家争鸣、众说纷纭……”Rita顿了顿,长叹一声,“实际上全是一派陈腔烂调加胡乱臆测罢了。谁说世袭制和禅让制就得争锋相对啦?祁风有能力,他接掌兴臣,既是世袭,也算是择优录用的禅让制嘛!真正有度量的做法应该是举贤不避亲才对。那些股东要真以那种僵化的准则来衡量,一定出问题!”

  “对了,据说那个姓傅的大胖子最近频频跟国外的一家神秘公司接触,他不会是疯到要把手头兴臣11%的股份卖掉吧?”

  面对好友的心直口快,雅嘉皱眉摇头,“但愿不会。”

  她知道Rita口中那位姓傅的大胖子,是指兴臣的另一位执行副总裁,傅远山,此人在兴臣发展的中期也曾立下过汗马功劳。但如今人心浮动,身居高位者亦难免不知足,所以她也不好担保什么。

  这时,内线电话响起,“总经理,瞿先生来了。”

  雅嘉的心思尚未从对兴臣接班人的忧虑上转回,随口应道:“请他进来吧。”

  反倒是Rita吓得站起身来,“你有公事要谈?那我就先走了。”她话音刚落,转头见来者,又立时眉开眼笑,“咦?瞿雷,原来是你呀,吓我一跳。”

  推门而入的瞿雷也吃了一惊,“莫妍,你也在这里。”

  莫妍,即Rita是也,在大学时,她也算是瞿雷和雅嘉那段短暂恋情的见证人,所以瞿雷乍看到她,尤其是看到她和雅嘉在一起,难免感到几分尴尬。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那个年代。

  “喂,既然是你老兄,我也就不急着走了。”她乐呵呵地走过去拍拍他的肩,一副豪迈状,“我们好歹同学一场,不介意我留下来叙叙旧情吧?”

  “难得的机会,我当然没问题。”他笑着点头。

  “Rita——”反倒是雅嘉有些嗔怪,“瞿雷是来跟我谈公事的,你想叙旧,等午餐时间嘛。”

  “安啦,反正我跟瞿雷两票通过,你一个人反对无效,嘻嘻。”调皮小姐把办公桌正对面的椅子让出,转而窝进几步远的沙发内,“呐,我就坐在这里,你们要谈公事就谈公事,思绪偶有走神的时候,我们三个就叙叙旧,OK?”

  “你呀你……”雅嘉含笑看向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