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二十八


  “抱歉,嘉嘉,”Rita转过身,“你跟祁风现在两情相悦,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还是听过就算,别放到心里去。其实人生也好,婚姻的道路也好,都要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旁人是喜是悲、是福是祸,别让它们影响到你的判断。”她吸了口气,淡淡一笑,“我相信祁风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你要是因为我姊他们的事产生动摇,他一定会把我当仇人的。”

  “不会啦,”雅嘉也笑笑,“我是那么没主见的人吗?”

  “不会最好。”Rita忽然扬起满脸灿烂的笑容,扑过来搂住好友,“你啊你,你永远是上天眷顾有加的幸运儿,你知不知道?你生来就是城堡里的公主,”说着伸指刮刮她的脸颊,“现在又有个骑着一匹英俊白马的王子来哄你开心。”

  雅嘉失笑,“老婆,你为什么不说王子英俊?”

  “哼哼,”Rita扭转脑袋,故作不屑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本小姐偏偏爱说白马英俊!他把我老公抢走了,还指望我会奉送给他赞美话吗?”

  “哈哈,小气鬼!”雅嘉大笑。

  然后两个女人又在小小的室内玩闹成一团。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散会。”雅嘉率先站起身。

  参与会议的各级主管陆陆续续从会议室里退出去。

  雅嘉等在门口,一一跟每个人微笑、点头,忽然开口,“王叔,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想跟你谈谈。”

  王恺,年约四旬,相貌平庸忠厚,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算公司元老级的人物,目前担任业务部的主管。

  “总经理,我们部门的业绩……”

  “跟业绩无关,”她淡淡一笑,“纯属个人私事,我只是想跟你随便聊聊。”

  “哦,好。”王恺略微狐疑地应声,面容上却仍带着一抹明显的心不在焉。

  两个人一起来到雅嘉的办公室。

  秘书小祝很快送上来两杯香浓可口的咖啡,王恺接过,益发忐忑不安,不知眼前这位年轻、美丽的总经理打算跟自己聊些什么。

  雅嘉的父亲沈颐早年开创事业的时候,招了一大批大学刚毕业、斗志旺盛的年轻人,王恺就是其中一位。可以说,沈氏企业的成长,甚至雅嘉的成长,他都有所目睹。也因此,雅嘉自到公司实习,一直到升任总经理,对王恺及其他年长的元老们总是持着恭敬的态度,当然,碍于各自身份,毕竟是上级对下级,她也尽量拿捏好分际。

  “王叔,我有句话想问你,希望你别见怪。”雅嘉首先开口。

  王恺赶忙放下咖啡杯,“总经理,你问吧。”

  她笑了,“这里没有外人,王叔,你还是叫我小嘉好了。”顿了顿,“从刚才开会开始,你就好像有心事?”她看着面前这位父执辈的部下,谨慎地选择措词。

  王恺一怔,继而把目光移开,低低地道:“是,对不起,总经理。是我公私不分,把情绪带到公司里来了,我回去一定检讨。”

  “没那么严重,”雅嘉刻意让声音听来随意、和缓,“王叔,我现在不是以上司的身份质问你,而是……王叔,你现在就把我当一个单纯的晚辈吧,就当是来自一个晚辈的关心,好不好?”

  他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动容,“好,小嘉。其实是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我太太她……唉,”他苦笑着摇头,“不提也罢,都老夫老妻了还跟我闹别扭。”

  又是有关婚姻?

  雅嘉心里陡然泛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似好奇,又似惶惑。

  “出了什么事?呃……不方便说的话,那就算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尽快地调整好状态,将心思投入到工作上来。”

  “我太太她……吵着要跟我离婚。”王恺垂着头,言语苦涩。

  雅嘉怔住了,她自然地联想起Rita的姊姊和姊夫,忽然内心一阵莫名的寒意升起。

  难道婚姻这座堡垒真的处处充满危机?

  浮生常恨欢娱少,情爱这种东西,能带给人的欢乐、明媚是不是真的只有短暂的瞬息?过了最激情的时刻,即使有道义和责任的双重束缚,一切都化为枉然……

  那么她和祁风呢,现在是不是正处在甜蜜的颠峰?

  然后很快将像阳光下的雪堆,慢慢地消融?

  她的胸口有些紧窒,不由自主地失神了。倒是王恺突然像想通了什么,抬起头来,猛喝了一大口咖啡,把手一摊,“这些年我在外打拚,为的还不全是那个家?可到头来,她居然一点都不体谅我,还怪我冷落她……真是无可理喻!”只是碍于雅嘉在面前,他勉强咽下“女人真是难缠的动物”这句话。

  他的话让她惊醒过来。

  冷落?看来症结是在这里。雅嘉脑中飞快地盘算着,然后淡淡一笑,“王叔,我决定放你一个月的长假。”

  “什么?一个月?!”王恺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