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二十二


  她的眼珠子转丫转,叹了口气,“你还真是四处撒网,跟R.J的合作案刚敲定,又已经选好度假村的开发地。”

  祁风笑咪咪,“没什么,及早做准备总不会吃亏。”

  雅嘉拉开他的手,跳上旁边一块裸露在外的大石,举目远望,忽然惊喜地叫,“看,那边还有一道瀑布!”

  “小嘉,你下来,危险。”祁风张开双臂,复把娇躯抱满怀才又解释道:“那边共有两道瀑布,一大一小,宛若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所以以后很可能会把那景点命名为‘子母瀑’。”

  她乐孜孜地搂住未婚夫的脖子,“这么说,这一片地你都逛过了?”

  他笑着摇头,“我没那么空。是那些负责勘察的工作人员,他们乘直升机在这一地带完完整整地巡视过,利用红外线扫瞄就可以制作出精细的地貌特征图。”不经意地拨拢未婚妻背后被风吹乱的长发,“有了那些图,我们才可以因地制宜地拟定出完美的开发计划。”

  说完,他拉着她往回走,“来吧,我们先把东西从车里拿出来,然后带到湖边去,接下来我们有整整一天的时间可以消磨在这里。半个月后,这里的宁静将被打破,不复存在,第一批休闲设施要准备建造了。”

  “哇,这篮子好重!”

  “笨蛋,我来拎。”祁风从面有难色的未婚妻手里接过野餐篮,“我让酒店准备了很多东西。”

  “祁风、祁风——”雅嘉拖着其余各色物品、用具兴匆匆地跟在后面,“我们来钓鱼,怎么样?”

  他笑笑,顿住脚步,“今天在这里,你是女王。”

  雅嘉的脚步差点踉跄。

  晕晕晕,这比喻怎么听怎么别扭,都害她立即起了不好的联想。

  鱼饵穿好、钓线抛出、浮标尖浮起,雅嘉的懒人钓鱼法付诸实施,她把钓竿搁放在竿架上,然后自己就懒洋洋地在湖岸边、餐布旁的绿草地上仰面躺下来。

  蓝天、白云,周遭是蓊郁葱笼的树林,偶尔还有缕缕清风拂面而过,带来草木清香,她惬意地眯起眼,忍不住轻轻地吟道:“待在这宁静的自然山水中,感觉与天好近,不禁想抛却笨重的肉体,飞向天堂!”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笑而不语。

  “祁风——”

  “嗯?”相较于懒姑娘,人家祁风就比较敬业,一直手不离竿,安静地坐在湖边。

  在一片几近完美的宁静中,雅嘉忽然叹了口气,“你说人为什么总是摆脱不了对名和利的追逐?”

  祁风重抛了次钓线,故意调侃道:“不见得,有些人一辈子都在围着情和爱打转。”

  这个家伙!

  她没好气地睁开眼,“你吗?”阴凉凉的语调。

  “嘿,我比较贪心,”他又回头望她一眼,似笑非笑,“名、利、情、爱我都要。小嘉,你的浮标有动静。”

  “是吗、是吗?”雅嘉一听就兴奋,欣喜地撑起身望去,却见水面一片宁静,波澜不兴,白色的流线形浮标依旧安安静静地排列在那里。“喔,大概只是碰了下。”她失望地又躺回去。

  祁风的声音变轻,“你别放弃,它在试探。”

  “随它便啦,爱吃就吃吧,我还是先躺一会儿再说……”她含含糊糊地低喃,赖在干燥柔软的天然绿地毯上,她根本不想再动弹。纯白色的棉质衬衫好像草地上的一朵白蘑菇,顺滑乌亮的长发披散在肩,背,弯曲的身躯形成一道诱人的弧度,还有那一双赤裸着清秀而小巧的天足。

  “你啊你——”祁风微笑着摇摇头,目光转到娇躯时却戛然而止。

  眼神变得几许幽黯而深邃。

  又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一丝急切起来,“小嘉,快,这回动得很厉害!”

  “等等!我自己来——”懒人儿终于来了精神,她阻止祁风要帮忙的姿态,赶紧乐不可支地爬起来。

  不过她有幸看到的一幕,十分滑稽和难得——水面晃动得十分厉害,水花“哗哗”,明显有鱼在下面挣扎翻跃,而竿架上那根短而细长的钓竿开始抖动着向湖面移去,竿梢接触到水后速度陡然加快,整根钓竿在极短的时间内没入水里。

  “喂,我的鱼竿咧!”雅嘉急得对着水中大叫。探着身子,伸手去捞却已经来不及,鱼竿的最后一截竟在她面前半米处急速沉入水中。

  “咕噜咕噜”只浮起几串气泡。

  祁风“奉命”在旁袖手旁观,此时脸上带着一分的悲悯和九十九分想笑出来的冲动,“这鱼饿疯了。”

  “有没有搞错?”雅嘉嘟着嘴,转瞬间变得垂头丧气,在未婚夫身边一屁股坐下来,“这条该死的鱼一定很大!”

  “嗯。”他好笑地伸过手拍了拍她的肩,“所以你该庆幸,它没有把你也拖下去。”

  “去!”气恼的一拳挥去,她懊恼地直哼哼,身躯却顺势偎在他身上,“你又不是死人,不会帮我吗?”

  “小姐,是你要自己来的。”祁风干脆放下钓竿,半侧过身专心抚慰她。

  “总之……就是你不对!”雅嘉此时的姿态、神情、语调都是十足的撒娇。

  “好好好,都是我不对。”他哄她,“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嗯……好吧。”她的气无端消了一半。

  他暂时放开她,打开野餐篮,“喜欢哪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