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十三


  雅嘉陪在旁边,看看小的,又忍不住看看大的,心里渐渐充满一种异样情愫,柔柔软软的,温温热热的,就像春日里午后的熏风,让她舒服得几乎快阖上眼睑。

  回过神来,小的在看她,大的也在看她,吓得她赶紧立身站定,却又发现——

  噢,大的居然还把手揽在她的腰上!

  眼看着粉颊泛红,祁风好心情地稍稍用力,把欲挣脱开去的娇躯揽得更近,亲匿地耳语,“怎么,我讲得不好听,让你想睡觉,嗯?”

  她猛摇头,脸也更红了,为自己的失态,也为此刻的亲密姿态。

  “那为了什么?”未婚夫还在逗她。

  “不为什么。”她倔强地抿紧嘴。

  “你不说我不放手。”黑眸幽深,半真半假地要胁。

  “祁风,你怎么这样可恶?”被困的人又羞又恼,顾虑着小婴儿又不敢太用力挣扎,以免搂着两边的人一时失衡,连累到宝宝。

  小东西却看好戏似的睁大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们,直到疲倦感袭来,小小地打了个哈欠,并且毫无征兆地开始大声啼哭。

  另一边两个暧昧不清的人都吓了一跳,雅嘉神经质地盯住哇哇大哭的宝贝,脑中差点变得一片空白,只不断地重复着三个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祁风不得不收回另一只手,抱着啼哭的小东西不断地轻轻摇晃着,却丝毫不见效,一向吃得开的俊帅公子也终于大皱其眉,低喃道:“是不是饿了?”

  雅嘉听到这句话简直像得到特赦令般几乎跳起来,连声附和,“对对!很有可能!快快——”她把小东西抱回来,“祁风,麻烦你快去泡奶吧!喏,在那个蓝色的塑胶袋子里,奶粉,奶瓶、尿布一应俱全,刚才她小阿姨都带来了。”

  祁大公子挑眉,把手一摊,好像在说——为什么是我?但接收到未婚妻很没骨气的哀求表情,只好无可奈何地摇头苦笑。

  “乖,乖,你的食物马上就来了。”逃避重责的人抱着哭闹小婴儿在厅中不停地踱来踱去,头胀欲裂。

  “OK,泡好了。”终于,祁风拿着一只已装满牛奶的奶瓶从厨房转出。

  “好喽,宝宝你的食物来啦!”雅嘉如释重负,几乎要飞奔过去拿救命仙丹,却在下一刻如遭电殛,表情古怪地僵立在原地。

  “怎么了?”祁风挑眉。

  “是……是……”她顿时哭丧着一张脸,“好像是她拉屎了。”抱在小屁屁上的手掌明显感到一团热呼呼的柔软,虽然隔着婴儿尿布,还是无可避免地让她发现异状的存在。

  再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变故了!

  真是晕了,这个臭小鬼居然敢给她撇黄金?

  祁风的表情也有近一秒钟的呆滞,但他却很快地笑出声来,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揶揄,“她好像特别厚待你喔。”

  去死啦!

  在心里叫苦连天的人狠狠地白他一眼。

  “现在怎么办?”她立刻很没骨气地放低姿态。

  “嗯……”祁风故意让表情看起来很郑重,“当然是给她换尿布喽。”

  “我知道——”她谄媚地点头附和,满脸假笑,“问题是谁来帮她换?”

  他一摊手,“我从不看女人的裸体。”

  雅嘉急得跺脚,“宝宝才五个月大,有什么关系?”转眼间凶相毕露,近乎龇牙咧嘴地瞪向他,“你跟女人上床的时候呢?”

  孰料未婚夫居然对她眨眨眼,“我一般关灯后比较放松。”

  噢,谁要跟他讨论这个啊!

  一抹飞红爬上雅嘉的脸颊,“无聊,懒得理你。”愤愤地甩出一句。

  屋漏偏逢连夜雨,怀中的小东西大概太久没人理会,又感到极度的不舒服,哭声一下比一下响亮,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哭闹起来。

  雅嘉慌了神,“乖乖,宝贝,好宝贝,阿姨马上帮你换尿布,好不好?你要乖乖的,宝贝乖,乖宝贝……”她立刻冲到沙发边,把小宝贝放倒,嘴里神经质地絮絮叨叨之余,动作僵硬且生疏地试图解开小婴儿身上包裹的尿布。

  总算,祁风看不过去,开始插手帮忙,而她很快就沦为助手。

  “尿布我已经包好扔掉了。”雅嘉惨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地挪回来。一想起那些黄黄绿绿的就觉得反胃,她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小婴儿的粪便在颜色上会如此怪异,呃,算了……

  呼呼,在此类问题上,一颗数学资优生的脑袋起不了一丁点作用。

  “现在必须帮她洗个澡。”祁风双手横托在小婴儿的腋下,小心翼翼地把她举在半空。小家伙缩着腿,兴奋地“啊啊呜呜”淌着口水,看起来就像只剥了皮的青蛙。

  雅嘉一看见小屁屁上尚未清理干净的残留物,只觉得喉管里一股酸味泛出来,赶紧以手掩口,跌跌撞撞地跑开。“我去拿热水,你等我一会儿。”

  很快地,一只装了热水的大脸盆被端了出来。

  祁风一看就皱起眉,“太烫了,再弄些冷水加进去。”

  “我用手试过了呀。”雅嘉狐疑地看看冒着热气的水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