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橡果 > 吃定未婚妻 >


  她倒抽一口冷气,“知道你还给我赖在上面?!”

  换来的却是对方毫不在意的浅笑,“小嘉,拜托别做这么咄咄逼人的主人,好不好?我丝毫没有要侵占你地盘的意思,不过是临时性的借来享用一下,你又何必在意?”说罢,鸠先生恰然自得地把双臂枕在脑后,“再说,你的房间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也没必要太拘谨。”

  切!充其量不过是第二次,还好意思说?!

  “是,不过,”咬牙切齿地关上门踱到床边,她居高临下,阴沉沉地道:“不管来过几次,你有必要熟稔到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卧室吗?”

  可怜的是,床上的人根本无动于衷,甚至阖上了眼睑。

  想当她不存在?

  雅嘉大为光火,“祁风,你给我起来啦!你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要是让别人看到,肯定要被误会——”

  他打断她的抱怨,淡淡地道:“要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好了,脑袋长在人家的身上,你控制得住吗?”

  “控制不住他们的脑袋,总可以控制他们的眼睛吧?”她立即恨恨地嚷回去,“要解决误会,最好的办法就是杜绝一切的发生,不让这一幕落入他人眼中!”

  祁风睁开眼,“好啦,小嘉,你该放松下来,好好地享受这一刻难得的安静和闲暇,嗯?”

  俊美公子看着正处于极度烦躁状态下的未婚妻,却笑得一脸云淡风轻,“至于别人?他们有自己的事要做,谁也不会无聊到来打探我们的隐私。况且,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就算在你爸妈看来,会发生些什么也都是理所当然的。”

  他在身侧的床畔拍了拍,示意她坐下来。

  “理所当然?哼哼,当然你个大头鬼!”保守到要死的人却恨恨地冷笑。

  “要不然你以为会怎么样?”他反问。

  她抱胸站定在床边,嘟着嘴看向他,“你这个赖皮鬼,你明明清楚的,我们只是需要摆摆样子,干么要里里外外都搞得那么逼真!”

  “你认为我一直都在摆样子给别人看?”对于她一再的强调,祁风终于有些厌烦,干脆懒懒地闭上眼睛,无可奈何地扯起嘴角,“小嘉,我是个商人,可不是戏子,就算是表演,绝大部份时候都是率性演出的,好不好?”

  不知道他的公主是真的不懂,还是孩子气地在逃避。

  雅嘉的嘴儿嘟得更高,“我不管你是真性情还是刻意扭曲,总之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快从我的床上起身,然后去那边的椅子上端端正正地坐好,别让人产生错误认知就可以了!”

  “抱歉,我现在懒得动。”他却故意对她眨眨眼。

  有没有搞错?!

  气急败坏的人已经开始亲自动手,去拖拽她存心刁难的未婚夫的手臂,并伴随着咬牙切齿的低嚷,“死、祁、风,你给我快起来啊!听见没有?”

  可惜成效实在太差。

  人家只要稍稍用力,足以把局势翻转,香软娇躯反被他拉到胸前。

  偏偏雅嘉还不死心,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爬上床,两脚跨定在他的身侧,打算凭杠杆原理来达到目的,盛怒之下却忽略了这是个极其危险的姿势。

  “来,小嘉,你需要再用一点力。”俊美公子玩心大起,可恶地继续逗弄天真的佳人。

  “祁风,你真是太坏了!”杠杆原理行不通,努力过头的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几乎立足不稳,“早知道今天晚上我就不该允许你来我家,更不该允许你进入我的房间——”

  抱怨声突然被打断,“姊,老妈叫我送水果来。”声音落下,门被踢开,一个阳光俊美、瘦瘦高高的少年双手端着托盘走进来。他是雅嘉的小弟,沈家有名的淘气小子,沈杰。

  在声音响起的一刹那,雅嘉就吓得一屁股跌坐在祁风身上。

  当然,造成两个人的姿势更暧昧。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眼看着弟弟放下那装得满满的托盘,又转过身来,双手插在裤袋里,半歪着脑袋,一脸气定神闲地看向他们,雅嘉只觉得自己整张脸都要被烧穿了。

  “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终于决定先声夺人,她恶狠狠地质问。

  撞破好事的小子不以为然地撇撇嘴,“我是想敲,不过你也看到了,我刚才手上很忙。”

  羞愤交加的老姊吃瘪,气焰陡然下降,几乎有点怯生生地间:“那……你有看到什么吗?”

  拜托,两个人现在还维持着这种姿势,要他没看到,除非他在瞬间双目失明!

  沈杰很不耻地瞟了老姊一眼,拽拽地吹一记口哨,“也没有什么啊,只不过一些儿童不宜的画面。”

  简洁、拽、酷!

  “死小子,你少胡说八道!”雅嘉气得跳起来,跌跌撞撞地从未婚夫身上爬下来,一在地上站定就把身子挺得笔直,咬牙抬首,以示清白。

  却看到小弟眼中的悲悯——晚啦!

  她气得大叫,“你这是什么眼神?!我们有做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吗?”

  拽拽的少年通常都懒得跟陷入半疯狂状态下的女人计较。

  沈杰又吹一记口哨,“切!姊夫都没亢奋起来,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接收到一记杀人的眼神,他身手俐落地避向门口,直至关门前又不怕死地补上一句,“啧啧,姊,实话告诉你,你们这种传统体位比我看的片子差劲多啦。”

  反了,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