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菜鸟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当赵雅纤手落在琴上后,一段优美的乐音传出,一开始如小溪潺潺般清新,接着拔了几个音阶后,如同在山上层层转了又转,于高耸处一跳,落入了雄浑磅砖的大江,乐音转为厚实激昂,最后渐渐收束,又细腻婉似情人的呢喃,直至结束。

  这段表演,连师元儿都听得入迷,不得不佩服赵雅的琴艺已然出神入化,当然也博得场上众人的喝采。

  慕韬天鼓着掌,不吝赞美道:“雅儿琴艺了得,为兄久未聆听,今天才知有多可惜。”

  “表哥若喜欢,可常来找雅儿,雅儿愿意随时为表哥弹琴。”赵雅的话有些大胆,但由自信的她口中说来却是一点也不突兀。

  “这是当然,朕以后会常去你那走走。”话虽是这么说,但慕韬天的目光却是投向了师元儿。

  师元儿只觉胸口泛酸,她不想当皇后的原因,有很大部分就是因为这个。她不想看见慕韬天与别的女人相好,不想在别的女人面前强颜欢笑,可当相守相爱的对象是皇帝时,就免不了要和其他嫔妃捻酸吃醋,她不觉得自己能承受这样的痛苦承受一辈子。

  既然他不能只爱她一人,那不如就让她离开,至少她有了自由,也不必让嫉妒折磨自己。

  “似乎不是每个秀女都表演了才艺?”皇太后突然道。

  众人眼光全看向师元儿,役者只是低着头,紧咬着下唇,一种羞愧感直袭而来。她不像其他人都是好人家出身,平时揽钱的时间都不够了,哪里有闲有钱去学习那些琴棋书画?

  赵雅很清楚自己姨母的意思,也顺水推舟道:“能选作秀女的,基本上琴棋书画都会先有一定的考核,不如师姑娘也来弹个琴,替宴席增添精采?”

  都被逼到这个程度了,师元儿仍是不为所动,慕韬天深深盯着她,突然开了口,“准!”

  闻言师元儿娇躯一震,难以置信地望向他。在座的秀女确实每个都有长才,唯独她是钦定入选的平民秀女,柴米油盐还说得过去,要她琴棋书画还不如要了她的命,他明明是懂她的,为什么要帮其他人逼她?

  慕韬天知道,凭她的急智,这一关很轻易能避过,只要她愿意花点脑筋,他自然也会帮她,还能安抚他的受挫心情,让他明白她是愿意为后位而努力的。

  心中下了某个决定,师元儿突然起身坐到了琴前这下,换成慕韬天脸色难看“”。

  她素手往琴弦上一摆,铮铮纵纵的琴音传出,然而曲不成曲、调不成调,低沉时嘈杂难听,高亢时尖锐刺耳,偶尔还会有指甲刮在琴弦上的声音,让人头顶发麻,简直不堪入耳。

  “叮!”一条琴弦被她弹断了,差点弹起伤到她无瑕的脸蛋,还在手背上刮出一道小血痕,然而她却毫无所威,仍是不断地弹着。

  “够了!”慕韬天看不下去了,打断了她的弹奏。她只是藉此向他抗议,这不是弹琴,是自残。

  “天啊!这是什么噪音?!”皇太后夸张地尖叫起来,“师元儿,你将皇上的宴会当成游戏吗?弹出这样的曲子,真是胡来!”

  “殷禀太后,这是胡曲,由著名西戎乐师呼衍哈克欧托浮毗所创,您没听过真是太可惜了。”师元儿脸不红气不喘地道。

  呼衍……什么什么浮毗?皇太后气得都有些发抖了。“这琴弦都被你弹断了,你还敢狡辩?”

  “太后言重了,少了一根琴弦还能弹奏,这便是胡曲的特色啊。”师元儿像是对皇太后的怒火毫不在乎,有些挑畔地看向慕韬天。

  慕韬天知道,师元儿终于开始挑战了,但她挑战的却不是后位,而是权威。

  她是在告诉他,她会尽力让自己当不成皇后……“你……你……”皇太后几乎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罢了,既是西戎乐师呼衍哈克欧托浮毗所创名曲,我们也算开了眼界。此事就到此为止,师元儿,你退下吧。”慕韬天淡淡地帮她解了这个围。

  师元儿闻言谢恩回座,连西戎乐师呼什么毗这个她瞎掰的名字他都能流利地复诵出来,她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但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只是个开始——

  这不是礼遇,而是束缚。

  师元儿几乎是大闹皇筵一事,在短时间内便传遍了皇宫,有人称她胆大,有人笑她愚蠢,但至少整个宫里,都知道了有她这么一个人物。

  慕韬天对她的特殊待遇,并没有替她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让她成了秀女们眼中的假想敌,所有排挤、嘲讽、谗骂、陷害全遇上了。

  每个秀女都对她视而不见,以赵雅为首的小团体,更是觎准了机会拚命欺负她。她每天的膳食不是被掺了沙石,就是极酸极苦难以入口;常常有人往她的绣窗丢石头,却永远找不到凶手;甚至还有一次秀女们练武,一把箭就这么直挺挺地往她房门射来,要是她当时刚好开门,肯定一箭毙命。

  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每当她吃了一次亏,隔天一定有秀女床帐上出现蜘蛛蜈蚣,或是衣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破了一个大洞,让人遮无可遮,羞傀哭逃;又或在三更半夜人人熟睡之时,储秀宫又响起了西戎乐师的“仙乐”,吵得众人苦不堪言,鸡飞狗跳。

  因此,有关师元儿的流言,就越传越难听了。人人都说她区区一个宫女就想藉吸引皇帝注意而麻雀变凤凰;又或者说她心机深沉、骄傲嚣张等,但她都充耳不闻,反而觉得事情闹越大越好,她要让慕韬天知道,她不是能任他摆布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