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菜鸟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事情至此已无挽回之地,然而北征军对上禁卫军,杀的都是自己人,不如我们两个决斗,胜者为王,也不至于让自己人自相残杀。”慕听天提出一个乍听之下很公平的决斗,却不知他究竟暗藏什么居心。

  高毅心头微动,本想替主子接下这一仗,慕韬天却阻止了他。“我的帝位要自己夺回来,我的父仇,也要自己报。”话说完,他便骑着马,独自往大光明殿的方向去。

  同时,慕听天也策马趋前,两人在广场正中央停下,相距约一个骂身,四周站满了军队与士兵,还有一些不怕死偷跑出来看热闹的民众,全场鸦雀无声。

  气氛渐渐凝室,两人动都没动,只是眼神对视着,但彼此间的内力牵引已让四周刮起了风,方圆数十步内仿佛罩上一层透明的罩子,沉重的压力令人无法呼吸。

  不知是谁先出手,两匹马儿同时往前冲,慕听天持的矛与慕韬天手中的刀清脆地发出铿锵交击声,接着彼此错身而过,又恢复对峙的场面。

  “我低估你了。”慕听天神情复杂,不难看出他对于错估形势的挫败。

  “我也低估了大哥。”原以为勤于政事的大皇子武艺顶多平平,但就这么一招,慕韬天已掂出大哥的分量,算得上是高手了。

  彼此心中都有了底之后,两匹马儿又长嘶一声,矛与刀再次对上,在四周人的眼里,只觉得阳光映照在刀身矛尖上的反射相当刺眼,而他们的动作太快,根本让人眼花得看不清楚。

  突然,两人停下了手,各自退开一步。慕听天目光沉沉地望着冷静的慕韬天,倏地喷出一大口鲜血,由马上坠到了地上。

  “你输了。”慕韬天淡淡地道。

  周围属于慕听天阵营的士兵,见状纷纷害怕地扔下手中兵器,属于征北军一方的士兵迅速控制住场面。

  慕听天见大势已去,不怒反笑道:“我从小就不服气,凭什么我是长子,只因不是皇后生的,就不能当太子?我在政事上比你出色,练武也从不懈怠,兢兢业业这么久,却还是败在你手上?”他又吐了口血,眼神渐渐变得怨毒。“你不敢杀我的,你从小就仁和懦弱,我早看穿你执着于虚无的手足之情,不可能下得了手。”

  慕韬天没有回应,只是微微皱起了眉。

  慕听天心知自己猜中了,更放肆地笑,不管牵动的内伤让他痛苦不已。“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放弃追逐帝位。父皇挡在我面前我就杀他,你挡在我面前,我也会杀了你。”大皇子留着必为后患,何况他弑父早就罪无可逭,篡位后大肆杀戮不从他的大臣们不说,还勾结异教与外族,种种罪行皆令众人觉得他该死,可是同样地,大家也都觉得太子下不了手。

  慕韬天眼光一沉,不知在想些什么,就在这电光石火间,慕听天拚着最后一口气,忽然由地上爬起,一矛刺上慕韬天的心窝。

  由于事情来得突然,慕韬天即使反应极快的后仰,仍被那一矛刺中胸口,眼见矛尖就要透进胸膛,四局人不禁惊叫起来。

  中了这一记突击,慕韬天必死无疑,然而在众人惊惶讶异时,他突然顶着矛尖立起身,那尖端仿佛怎么也刺不进他的身体。接着,他再没有犹豫,挺身的同时蓦地大刀一挥——慕听天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血由胸前喷出来。

  “怎么可能……”他口中也流出大量鲜血,表情十分狰狞。

  慕韬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拉开衣襟,露出里头的护心镜。

  此时此刻,他真的感谢师元儿,因为有她的深情与保护,让他避过了这一劫,也让国家避过了苦难。

  慕听天终于知道自己败在哪里——皇宫里亲太子派的突然反扑,还有北征军对于禁卫军布置的了解,再加上慕韬天胸口精致的护心镜……该死的!他居然忽略了那个小宫女……

  连句后悔都还来不及说,慕听天头一偏,结束了他悔恨的一生。

  在大皇子叛变终于平定的这一刻,慕韬天将手上的刀往天上一举,此举代表着他成功为父报了仇,也在所有臣民军士的面前建立了威严果敢的形象。

  “吾皇万岁万万岁……”

  广场上,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迎接新皇的诞生。

  接受欢呼拥戴的慕韬天,眼神坚毅地直视着众人,心中却闪过一丝柔情。

  元儿啊元儿,你看到了吗?我成功了……

  宫变动乱平息,慕韬天继位,慕戎天授司马大将军,镇守北疆,其母庄氏成了皇太后,并嘉奖有功人等,扫除朝廷中有异心者,一时间政治清明。

  北方狼族此役元气大伤,短期内无法恢复过去荣景,加上附近异族同样对他们虎视眈眈,估计约莫数十年间,狼族都不可能再有南侵的能力。[梦远书城]少了狼族和大皇子支持的罗刹教,则是突然低调地隐匿了形迹,即使朝廷派人搜捕,也总是一无所获。

  风波过后,慕韬天忙于政事,自然是由师元儿去将避居师宅的慕宛蓉迎回宫内,而当她一脸深思地来到御书房时,慕韬天也不由得纳闷地放下手中的笔。

  “宛蓉回宫了吗?”他问。

  “是啊,不过我觉得她不是很高兴……”师元儿的表情有些苦恼。

  “怎么说?”慕韬天好奇地问。如今还有什么事,能让这个小丫头烦得好像天塌了一样?

  “小公主似乎和定平产生了情愫,根本不想回宫。”想到那小俩口依依不舍的样子,她还是觉得硬要将小公主带回宫的自己很残忍。“我和小公主一块儿回来,她一路都是哭着的呢。殿下……喔,不,现在该叫你皇上了,你能帮帮她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