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菜鸟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慕宛蓉见众人不语,转向师定平可怜兮兮地道:“定平哥哥,拜托你让我留下好吗?你真忍心看我嫁到狼族那血腥残暴的地方吗?”

  从小到大只接触过姐姐一个女人,更别提这个女人还古灵精怪、刁钻胡闹,师定平哪里看过慕宛蓉这种如水般温柔的女孩儿,在她那娇柔的眼波攻势之中,他简直快融化了。

  但一天读八个时辰的书,锻链出来的坚毅心志可不是盖的,因此他逼自己沉声道:“和亲之事攸关国家颜面,岂可逃婚如此儿戏?”

  “二哥都帮我了,国家颜面的事,自然有他扛着。”

  太子都被搬出来了,他还能说什么?只好转个方向。“孤男寡女,岂可共处一室?”

  “并没有孤男寡女?我还有宫女呢。”慕宛蓉幽幽指着身旁的宫女。

  “我这里远离京城,衣食住行诸多不便……”

  “这我随侍宫女会帮我处理的。”

  “我明年尚要赴京赶考,万一被你吵得我读不下书,无法考取怎么办?”

  这下慕宛蓉无言了,她楚楚可怜地直盯着师定平,眼泪突然就这么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

  “真的不行吗?”

  师定平陷入两难,手足无措起来。

  “呜……若不能留在这里,我便要出家为尼了……”慕宛蓉哭得十分压抑,看来倒比大哭大闹更要可怜百倍。

  “别哭……唉,你住西厢房好了。”居然才一眨眼的时间,师定平便屈服了,让一旁的师元儿和慕韬天不由得面面相觑。

  “呜呜……那你被我吵到,无法考取功名怎么办?”慕宛蓉还是惨兮兮地哭着,仿佛他不答应,天就垮下来了。

  “没考上就再考便是,别哭了。”接下来,师定平竟做了一个令众人讶异的动作——他取来一条乾净的布巾,递给梨花带雨的小公主擦眼泪。

  就这样搞定了?师元儿除了傻眼还是傻眼,她当下觉得自己和慕韬天想了满肚子的理由要说服她弟弟,结果一个也没用上,简直笨到了极点。

  “公主,我告欣你,我这弟弟啰嗦得很,麻烦你多担待了。”她叹了口气,轻拍了拍公主,这才发现小公主的泪水早就没了,化成一朵朵可爱的笑花。

  见状,她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看来这小公主说哭就哭、说停就停的功力已臻天人合一的境界,难怪自家老弟一下就中招。

  “你说什么?我都没嫌麻烦了,到底是谁担待啊?”师定平听到姐姐奚落自己,克制不住便反击,连他也不明白自己方才怎么糊里糊涂就答应了?

  “喂,你说麻烦的人可是个公主呢!”

  “呜呜呜呜呜……”

  屋子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慕韬天觉得自己像看了场闹剧,好气又好笑地出声震住了他们,否则这几人还不知要闹到什么时候。

  虽然暂时是说服了师定平让慕宛蓉留在这里,但慕韬天仍是简单说明了一下目前朝廷里的紧张关系,以及与北方狼族和亲之事下的重重黑幕,这也令师定平对于慕宛蓉更多了一份使命威,定要护她周全。

  慕韬天与师元儿终于放心地走了,至于留下的师定平与慕宛蓉之间那种古怪难书的气氛……就到时候再说吧!
  
  ***

  当天早朝过后,后宫便爆出了小公主失踪一事,皇帝果然因公主不见而气得跳脚,可这件事又不能声张,怕北方狼族知晓后以此做文章,因此皇帝只能出动私军暗地里大肆搜寻京城内,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早已出了城。

  这会恰逢慕戎天班师回朝,没人敢告诉他这个消息,就是怕他鲁莽冲动的性子会做出什么难以收拾的事,而大军告捷,也稍微减轻了皇帝对小公主逃婚一事的愤怒。

  如此一来,慕韬天也算是替自己争取到时间和机会,而且时机算得很精准。只是他也明白,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隐瞒过去,只希望别再节外生枝便好。

  由于打了胜仗,皇帝特地举行一场宴会以贺天朝大捷,三位皇子及重要的大臣们皆参加了这次宴会。

  其实若是可以,慕韬天希望这个宴会的规模小一些,甚至取消最好,只要适当封赏有功人士即可。因为宫墙之内歌舞欢宴,宫墙之外却是民怨冲天,让他也不禁为父皇的好大喜功而叹息。

  席罢酉官散去,接送慕韬天回宫的宫轿早已等在外头,师元儿也穿着白色厚氅在一旁等候,外表看来就像消失在雪中一般,令见到这一幕的慕韬天觉得有趣,在席中所生的感叹也不再那么令他心情沉重。

  他对宫轿摇了摇头,师元儿便了解他的意思,遂打发了抬轿的奴仆们。此时只剩慕韬天和几名太监在宫门前,孰料大皇子在此时也出了宫门,和他打了个照面。

  慕听天见到慕韬天,并没有兄弟间的寒喧,也没有假装热络,不过倒是露出了意味深远的一笑,接着便搭乘自己的宫轿离去。

  他这一笑,令慕韬天心中有些不舒服。

  师元儿回来后,也不由得望着那个方向喃喃地道:“大皇子笑起来的感觉,真令人不寒而“他不可能不知道宛蓉的失踪和我有关,那个笑容只是个警告。”而且还是在这个时机……慕韬天眉间不禁深锁。“恐怕更大的麻烦要来了,如果我没料错,他会去煽动戎弟。”

  “三皇子?”师元儿完全想不到这其中的关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