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菜鸟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即使后宫他一个男人不便进来,但她去膳房、去织造局、去酒醋局,甚至还主动揽下其他工作往后宫外走去,也从来没有再遇过他。

  她只知道他是太子底下的一名要员,其余一概不知,难道要她冲进东宫,再顺便举面牌子画上他老兄的长相,敲锣打鼓地找人?

  明明是他的错,要嘛也是他来找她才对,偏偏她等了几十天,那个人就像是消失了,完完全全没了音讯。仔细想想,她掏心掏肺的帮他,却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职位,说不定他的心里根本不把她当成一回事,所以才会利用完了就丢,不是吗?

  越是往这方面想,师元儿越是心酸,她要自己狠下心来,一辈子别再想、别再理会那个人,无奈脑子总是不受控制,偶尔仍会浮现起那人的身影。

  看来这相思病,害得不轻啊……

  不过依那人的表现,恐怕他根本不会重视她的情意,相思又如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到如今她当然不敢再抱任何希望。

  此际又是一朝日出,她懒洋洋地如往常般打扫庭院后就没事情做了,平素这时她早就拿着做好的小钱囊偷溜到宫外换钱,然而自从那天之后,她却没了这兴致,连日来的烦心,使得连她最喜欢的赚钱工作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反正那王八蛋帮她加了俸禄,多少已能补贴一点。

  这或许是截至目前为止,他唯一帮过她的一件事了。

  于是她就这么懒洋洋地混到中午。这时通传管事命令的小太监突然来了冷宫,要她们这些无事的小宫女全到奉天殿帮忙,因为北方狼族突然派出大批使者朝贡,皇上龙心大悦,欲于晚上宴请外宾。

  要是换成以前,师元儿必然不情不愿,因为做这种自身工作外的事,薪俸也不会增加,不过现在她可是一千一百个愿意,因为让自己忙碌一点,脑子才不会一直胡思乱想。

  换上了入宫的衣服,将发辫梳成规定的样子,她便和一群宫女一起到了奉天殿。夜晚,宴席开始,宫女依序接待宾客、上菜、侍酒等。待宾客一一入座,丝竹声起,景象一片热闹。

  通常在宫里,要能直接接触到重要宾客,还得资深的宫女才有资格,至于师元儿这种半生不熟、少有接待经验的,自然只能在殿外帮忙。

  夜渐渐深了,这一场夜宴似乎宾主尽欢,师元儿和其他宫女们在殿外站成一列恭送宾客,她正心想着这么累,等会儿回冷宫后应该可以睡得很熟时,想不到才抬起头,映入眼帘的脸庞却教她为之一震。

  是他?!当她的目光锁定慕韬天时,他像是有所感应般,也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一时之间,惊讶、慍怒、依恋、难过等各种情绪在她心中交错,忍不住便出口唤了一声,“喂!你……”

  但她才刚出声,围在慕韬天身边的侍卫们马上齐看过来,她知道他看到她了,也等着他说些什么,但他却面无表情,仿佛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一样。

  师元儿不由得往前踏了一步,两名侍卫反应很快地冲过来,粗鲁地用长枪的柄挡住她,将她带到一边去。

  这么重要的场合,当然不容许一个宫女破坏。师元儿想着,挣扎了一下,急忙向侍卫解释道:“我向他说句话就好,要不……要不让他过来……”

  “你是什么身分?竟敢如此僭越?”侍卫们完全不怜香惜玉,只想赶快挡住她,别让宴席在最后出了纰漏。

  这下师元儿只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慕韬天,诅料他仍是那副冷淡的样子,见她陷入此种境地,竟连眉毛也没皱一下,就这么漠然地别过头,继续往外行去,甚至还和其他宾客有说有笑,仿佛她的出现就像踩到颗石头般不痛不痒。

  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空了,让师元儿顿时感到一种空虚的恐慌。她方才看清楚了,慕韬天身上的衣服不是一般官员穿得起的,而他站在百官之中,那种高贵的气势居然压过了所有人,足见他的职位远比她猜测的大得多。

  可他从头到尾都没告诉她,他究竟是谁,所以从前与她交好,真的都只是在利用她、耍着她玩,现在她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可以丢一边了?

  戏弄一个小宫女,这么有趣吗?

  坚强的师元儿第一次觉得自己难过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是因为侍卫抓得她手疼,而是因为自己的心摆错了地方,被人狠狠地摔碎了。

  她不再挣扎,乖乖尥随着侍卫走远,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惩罚,都不重要了。

  然而,与她的悲凉相对映的另一端,一群欢欣的宾客中,慕韬天正以太子之尊送客,没有人看到他袖中紧握的拳头,没有人知道,他强颜欢笑下的痛苦无奈。

  ***

  她知道了他就是太子吗?

  由方才宴席时的热闹,直到独处时的清冷,夜越来越深,慕韬天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师元儿,想不到最后仍是无法避免地伤害了她。

  整整个把月的时间,他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及巩固势力所努力,所以逼自己将儿女情长扔在一旁,心想反正宫女一入宫就永远是皇宫的人,她会一直在冷宫里待着,直到他有能力保护她,有能力……光明正大的爱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