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菜鸟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啊,偷偷告诉客官,听说渔获短少的原因,和最近势头很旺的罗剎教有关,他们是这两年才兴起的教派,势力大着呢,所以没什么人敢去问。唉,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店小二直摇着头说,“两位若要点鱼鲜类,小店真的没有,尽管请便。如果要点别的菜,再叫我就行了。”

  语毕,店小二沮丧地走了,想必今天他已因这个原因走掉了不少客人,连留客都懒得留了。

  慕韬天心忖这件事可大可小,但那所谓的罗剎教若没有人撑腰,生意如何能做得如此无法无天?

  心想自己该查查这件事,他目光又不由得望向师元儿,想不到入目的画面却让他忍不住想发笑,一向淡漠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

  只见她投给他一个十分哀怨的眼神,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瘫在桌上,和刚才点菜时的神采飞扬简直判若两人,口里还不住嘟囔着,“唉……我的酥鳞鳜鱼啊……”

  “你真这么想吃?”他扬起眉问。

  “当然,难得有机会敲你……啊,不,有机会帮太子查明这民生大事,当然要亲身试验,以身报国啊。”她说得悲愤,天知道是不是悲愤自己吃不到高级佳肴?

  算她的歪理过关。慕韬天只觉得和这丫头相处,简直比和高毅那闷棍子相处要有趣千倍,更比在宫里面对那些太监、大臣、太傅要有趣万倍,思及此,他居然有些舍不得放她回去了。

  “走吧。”他突然起身,望着她的眼神有种不明的情绪。

  “咦?你要去哪儿?”师元儿急忙起身拉住他,“吃不到鳜鱼时鲜,还有别的嘛。八宝饭、酱烧肘子、蒸肉包……”

  慕韬天压低了声音,“如果是到东市吃这三道菜,外加酥鳞鳜鱼呢?”

  “走!我们马上走!”师元儿不再啰唆,反而主动拉着他就要离开。

  慕韬天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个几不可见的笑容,也不介意她拉着他衣袖的态度是否合宜,就这么任她拉着走。想来隐在暗处的高毅看到这一幕,应该眼都凸出来了吧?

  至于会任由她这般放肆,是因为他觉得这样直率的她,其实挺可爱的。

  ***

  师元儿与慕韬天到了东市里临河的一家大酒楼,选了三楼一个近窗的位置。

  这家酒楼最大卖点,就是河岸的美好风光,常有京城里的纨袴子弟在此办诗文会,名为吟诗作曲,实为风花雪月,也让酒楼染上附庸风雅之气,因此,来到这里的人肚里都有点墨水,店内的气氛自然高雅不落俗套。兼之此处近临码头,各地运来的时鲜都能第一时间送达,高朋满座自是不在话下。

  点了快十道好菜——当然还有师元儿一直垂涎的酥鳞鳜鱼,慕韬天便问起近来京城里渔获运送量锐减的情形。

  那店小二闻言同样苦着一张脸,却是有苦难言,只能依慕韬天吩咐去楼下请能解答的人上来,其中一个就是掌柜。

  在他们刚进门时,掌柜就觉得此二人虽然衣着平常,但气质不凡,所以才给他们有个临河的好位置,如今又问到这么敏感的问题,他自然要亲自过来看看。

  至于另外一个人,便是那漕运众帮派里拥有最多船只的船东陆老大,他恰好也在酒楼里用餐,在掌柜的邀请下,一同上楼了解情况。

  众人见面后先是寒暄一番,陆老大听了慕韬天的问题后,诧异地问道:“不知老弟怎么会问起我们鲜鱼短缺的问题?若你只是好奇,那我建议老弟你还是别管,这事恐怕不是你管得起的。”不知道自己叫“老弟”的对象便是当今太子,陆老大叫得还挺亲热的。

  由于菜还没上桌,师元儿听得有趣,就替慕韬天答道:“陆老大你可别小看了这位……呃……这位‘老弟’,他可是能直接上达天听的人呢。”她淘气地指了指天空。

  众人不解地看向慕韬天,只见他表情不变,不疾不徐地亮出一面腰牌。

  掌柜与陆老大长年在东市混,见过的达官贵人多了,怎会不知那是什么,随即脸色一变,态度马上不同起来。

  陆老大一个抱拳,语带歉意地道:“失礼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见慕韬天使了个眼色,他随即改口道:“老兄请勿见怪。”

  此时菜一道道上桌,掌柜的招呼也变得更殷勤,众人用了点菜后,他才长叹口气道:“这位老兄问起鱼鲜,的确是问到了点上,断货的原因却很难一言以蔽之……这该由我们陆老大来替你解释解释。”

  听到“老弟”在一转眼全变成了“老兄”,师元儿忍不住噗哧一笑,结果被慕韬天不着痕迹地横了一眼,以示警告。

  陆老大只能苦笑,“其实不只京城的渔获运送量短缺,只要是往北的货物,无一不漫天喊价的。这个中原因老兄你往窗外码头一看,便可稍见分晓。”

  众人遂往窗外看去,但见河岸天清气爽,河道上船只三三两两,只有些游舫什么的,码头处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倒是有几只雀鸟,争着吃栈道上散落的榖米。

  师元儿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也拉长了脖子往窗外一看,“咦?以前都是满满卸货的船呀,现在怎么只剩几条渡船呢?连河道上航行的船只都这么少,这是怎么回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