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菜鸟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我早上就不会见到你了。”放假的宫女一早就该打包走人了,哪里还会在宫里晃来晃去?

  “好吧,我承认我是溜出来的。”师元儿睁着灵动的眼,心思急转着,“不过大哥应该也是溜出来的吧?否则你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他算是偷溜出来吗?慕韬天思忖着。

  这回出宫他只带了高毅,只是因为后者长相气质太过惹眼,因此还是隐在暗处,除此之外,宫里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所以……应该算是偷溜吧。

  见他默认了这回事,师元儿那另一半悬吊的心也放了下来。“既然咱俩都是偷溜的,那老大也别笑老二,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说完,她又想故技重施,掉头便走。

  但这次没那么容易,也不知道慕韬天怎么出手的,居然拎着她的衣领,又将她揪了回来。

  “你不能走。”他紧盯着她,试图从她的表情里看出蹊跷。“你认为我会第二次放走一个大清早在太子静修处鬼鬼祟祟、如今又偷溜出皇宫的宫女吗?”

  “我手无缚鸡之力,能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瞧他依旧一脸冷淡的表情,师元儿没辙,只好双肩一垂实话道:“好吧,我老实告诉你,我出宫是为了攒点钱。”

  “宫女有俸禄。”虽然他不管事,却不代表什么都不知道。

  “那一点儿哪够啊?”说到这个,师元儿就来气。“你知不知道我服侍的……那一宫,宫女月俸一个月才六两,但如果要让自己日子好过些,光是孝敬上头的管事太监就要先花掉一半。万一管事太监想讨好主子,又再从我们小宫女身上扒一层皮,这样哪里够用?”

  “区区一个管事太监,居然能只手遮天?”慕韬天表情一沉。

  “这大哥就不懂了,宫里管事的都是太监,那太监是谁管的?司礼监嘛。司礼监最大的总管太监服的是谁,你想一想就明白了,我们小宫女哪敢吭气?”师元儿说得隐讳,但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虽然脸上表情没多大变化,慕韬天却有些意外自己听到的事实,他知道宫里结党营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若最后结党结成了一个大党,权力全倾向一个人,那么哪天这个人在暗地里兴风作浪,谁管得住?

  宫里司礼监的总管太监,慕韬天记得……是杨伟吧?而杨伟最亲近的人……

  是大皇子慕听天。

  师元儿见他表情阴晴不定,知道自己的话说动他了,便开始装可怜。“大哥,你可别说是我说的,若是传出去,明日你大概就看到我吊死在宫里了。你要知道,我出来攒钱是因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儿……”

  她话说得天花乱坠,慕韬天可没昏了头,又恢复那冷然的模样。“你看来不过十八上下,不可能有个八十老母;入宫服侍的宫女,更不会有嗷嗷待哺的孩儿。”

  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她只好讪讪地道:“是没有,不过我确实有个寒窗苦读的弟弟,全赖我这份俸禄生活着,这我可没骗你。我弟弟天资聪颖,必然是国家未来的栋梁,若你告发了我,他顿失依靠届时无法科举,那是朝廷的损失,你便成了大罪人。”

  这……这算什么指控?慕韬天被她说得啼笑皆非,淡漠神情有了一丝松动,不过她说的什么寒窗苦读的弟弟,他倒是信了一半。

  “你还是不能走,等我回宫查明了你的身分,证明你没有诓骗我,自然会放了你。”他没再揪着她,因为凭她三脚猫的身手,不可能从他身旁逃脱。

  她无奈。“那现在该如何是好?要我跟着你走?可是我宫里还有事要做,万一误了工作,我连这个月的俸禄都有问题。”

  “若查明了你没有骗我,我自会为你说情。”既然她认为他是太子的随侍,慕韬天便顺着她,也免得曝露了自己的身分。“走吧。”

  师元儿在心里叹了口气,认命的跟在他屁股后头,心里直想着脱身之计。然而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只见眼前这家伙在东市里晃来晃去、东看西看,却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你究竟要去哪里?”她终于受不了的发难了。她可没像他体力这么好,走了半天脚都不会酸、口都不会渴的。

  “我……太子想体察民情,我便到这市集上代为看看百姓生活的情形……”慕韬天坦白地道,但还是巧妙地隐瞒了身分。

  “天啊!我以为当朝太子已经够……够脱离世俗了,想不到连你这个随侍都这么清高?”师元儿硬是忍住批评上层那些会被杀头的话,谁教眼前这人是太子的人马。“东市聚集的都是些有钱人和大官,个个钱赚得盆满钵满、人吃得脑满肠肥,哪里瞧得出什么民生疾苦?”

  “那我该去哪里?”这时候,慕韬天突然发现眼前这丫头的用途了。

  鬼点子在心头一闪而过,师元儿嘿嘿一笑,要拜托她,可不是平空就能让他如意的。“我能带你去,包准你有收获,不过咱们得交换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很简单,回宫之后你就当没见过我,更不准告发我,否则你在太子面前可是无法交代啊,嘿嘿嘿……”

  达成协议后,师元儿二话不说带着慕韬天来到了西市。

  见到和东市完全不同的风俗民情,人山人海、闹市嘈杂,慕韬天难得和人群靠得这么近,只觉得快不能呼吸了。

  但同时,他也感到很新鲜,第一次知道原来这肉是摆在光天化日下血淋淋售卖的;第一次看到原来京城的姑娘家很大胆,会对着他抛巾子;第一次发现外头很多在宫中看也没看过的外族新奇商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