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菜鸟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冷宫,有史以来皆为失宠抑或废黜妃嫔所住之处,通常位于皇宫内最偏远的一隅,人声寂寥,清肃冷僻,不知困死多少寂寞芳心。

  只有一个人,在冷宫内活得自得其乐,甚至暗自希望这个鬼地方永远别感受到皇恩浩荡,她便是这冷宫里屈指可数的小宫女——师元儿。

  由于当朝皇帝不好女色,在皇后范氏过世后,只将贵妃庄氏扶正,其它妃嫔的数量则一只手指数得出来,后宫在强势的庄氏掌理下全乖得像绵羊似的,哪里会有被贬到冷宫的机会呢?

  因此,师元儿便捡了个大便宜,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日出前起身洒扫庭院,再换壶热茶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的主子,然后就……就……就没有了。

  这代表着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全都是她自己的,别人不但管不着,也懒得管。毕竟“冷宫”就代表着“不能出头”,能不被分到这里就不被分到这里,若不是老到觉得人生没希望,或者被其它有权势的宫人排挤,谁想待在这冷冰冰又混吃等死的地方?

  只有师元儿,她是自动争取到这儿来的,因为冷宫宫女的月俸并不比其它宫室差,虽然少了各宫娘娘们的赏银,但她有的是攒钱的法子,这里拼一拼、那里凑一凑,除了每月拿钱回老家给寒窗苦读的亲弟弟,还能存些银两。

  谁教她父母双亡,一切只能靠自己呢?

  这天,师元儿一如往常在天还没亮前起身,打理好自己后,便想着先至膳房沏壶热茶,然而才出门口还没走至中庭,就看到花丛深处亮着一抹红光,在天将明未明之时乍隐乍现。

  “那是什么?红灯笼?”她纳闷地往前几步,果然看见一盏红灯笼,虽然在阴暗中显得模糊,却也能看出提着灯笼的,是个身着宫女服的老妪。

  在冷宫里混了两、三年时间,师元儿已经算是地头蛇了,这宫里上至树上的鸟儿下至搬稻米的老鼠,她没有不认识的,但就是没看过这个老宫女。

  平时宫里人大多嫌这地方晦气,没事是不会来的,那眼前人究竟是谁?

  她不由得提防了起来,防备地唤了一声,“喂!是谁站在那儿?”

  老妪并没有反应,仍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这位嬷嬷,你不是这一宫的吧?你不出声,我就过去喽?”师元儿起了疑心,又靠近了一些,那抹惹眼的红灯笼居然在一眨眼间不见了。

  她急忙跑到方才老妪站立的地点,正怀疑自己是否遇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时,眼角余光却又瞄到花园入口的地方有个人影,那老妪已不知何时移动到那儿了。

  “你等等!别走!”她急忙喊道。

  虽说自己任职的是没有主子的冷宫,但让不认识的宫女这么自由的来来去去,行踪又如此可疑,万一哪天上头的管事太监发现,她的悠闲生活大概会从此告终。

  师元儿朝花园追去,那老妪却又走到花园外面;她跑出花园,老妪就立在廊下;她朝着回廊狂奔,那老妪却又换到别处,总是能先她一步,且和她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她跑到气喘吁吁,几乎要叹息自己是否该去和御医大人套套关系抓药补身,否则怎么体力这么不济,连个嬷嬷都追不上?更惨的是,即便是一大清早,偌大的皇宫也应该有一大堆人,但她这一路上偏偏就是一个都没遇到,连想请个人帮她拦住老妪都没办法。

  突然,鸡鸣声起,天已大亮,师元儿脚步乍停,这才惊觉自己早上该做的事都没做——冷宫里满院的落叶还等着她,昨天泡的茶现在搞不好结冰了,她自己甚至连早膳都还没吃……

  而那老宫女呢?如今早已不见踪影。

  “糟了!”她急忙回头,想快些将自己的事情做完,但在看清了四周景色,假山流水、草木扶疏,还有个小湖在前头时,她不禁怔愣了下。

  这……这什么鬼地方啊?

  打从进宫后,她任职的地方就是冷宫,平时行动范围也局限在冷宫方圆不出一里的地方,皇宫里最远顶多走到膳房,这会儿光顾着追人,也不晓得到了哪里,教她怎么回去?要是擅闯了不该闯的地方,可是要杀头的啊!思绪至此,她一张小脸不由得皱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身后传来一道温润却低沉的男声,听起来就像是在上位者的语气,令她全身寒毛瞬间直竖,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僵了一下,她怯怯地回头,先行了一个宫礼,而后才慢慢抬起头。偷偷扫了一眼来人的模样,她不禁脸色一白,差点连冷汗都吓了出来。

  “这位大人,奴婢……奴婢只是迷路了。”她战战兢兢地试探着说,毕竟眼前人看来十分不凡。

  长相不俗,体格也算挺拔,身着文士服,质料看来不差,可身上却没有任何佩饰。虽然对方穿的不是龙袍也非蟒袍,但那不怒而威的气势,还真不像一般人会有的。

  “我不是大人。”那男子沉吟了下,仍是面无表情,口气倒算温和,就是有种莫名的威势尽显于言语之中。

  不过他的回答却令师元儿微微松了口气,开始敢直视他了。

  这一大清早,有头有脸的官都上早朝了,他大概是哪位王公大臣的谋士或随侍之类的,才会穿得这么轻便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