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备选佳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尽管表现得一副勉强模样,可她心底是高兴的。

  因为他确实在乎她,才会病一好就匆匆跑来。

  “请进吧。”崔妏蔷退了两步,“不过我正在整理手工皂,所以客厅有点乱,你随便坐,我去泡茶。”

  “无妨,你慢慢来。”

  韦佑书慢慢走进客厅,将带来的东西顺手搁在桌上。

  这是他第二次走进她家,感觉又比上次更明亮温暖了几分,虽然还是老旧得令他想皱眉。

  韦佑书走至显然是刚她工作之处,弯腰自皂篮里拾起一块颜色很眼熟,却长得奇丑无比的皂。

  这就是那天他来找她时,她手边正在做的皂吧?

  想起那天她发现手上正在打的皂打过头唉唉叫的模样,他不觉微笑。

  然而当他再捡起另外一块已包好的皂时,那抹笑顿时凝冻在唇角。

  那包装方式以及上头娟秀的字迹……他太熟悉了。

  因为他家里正好就有一块放了两年多却始终舍不得用的手工皂。那是他家唯一留存至今,妏蔷送他的东西——虽然那块皂根本可说是他硬拗来的。

  而这两块皂的包装及字迹,几乎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注:皂液需经皂化反应才能变成固态的皂体,因此一般会不断搅拌皂液至浓稠状(trace)后,再将皂液灌入模型中,等待冷却变硬。若未达trace状态便将皂液入模,可能会使皂化反应不完全,无法成皂;反之若搅拌超过变成overtrace,则会因皂液已变成固态,直接在锅子里凝结成块倒不出来,即便弄碎了另置入模中,形状也会极不平整,且皂体出模切块后,更会在表面看到许多小洞,影响美观。

  第九章

  崔妏蔷端着托盘走至客厅时,便见韦佑书望着自己露出一脸深思的表情。

  “怎么了吗?”她不解。

  “没事。”韦佑书摇摇头,“这是什么茶?”

  “肉桂橘子,”她微微一笑,放下托盘,上头搁着的是一组漂亮的瓷器杯壶,“我还加了一点蜂蜜,对感冒挺有帮助的。”

  “谢了。”他接过她递来的瓷杯,“这杯子很漂亮。”

  “是啊,上上个月特地去买的,喝个茶没好的容器实在太痛苦了。”

  “如果你先前就有在喝茶,家里怎么会没有好杯子?”这套瓷器茶具一看便知价格不菲,再回想起上次来时她拿马克杯装花茶给自己,这落差也未免太大。

  若她真是那么讲究的人,何以先前家里连好一点的杯子都没有?而若她不讲究,又何必花大钱去买好的茶具?

  再加上那块皂……

  他突然想到三个多月前,妏蔷和叶瑾彤好像是同天出事吧?

  那天她们还被送进同间医院,只是后来妏蔷死了,叶瑾彤却是失忆。

  这其中还有什么内情吗?可怎么可能有这么荒谬的事?他甩甩头,暗斥自己异想天开,然而心底那份怀疑却怎么也甩不去。

  “呃,喝茶是我最近才培养的兴趣嘛!”她顿了会儿,忽然瞥见桌上另摆的东西,“咦?这是……”

  她拉开纸袋,发现里面装的是他们曾一起去买,要送给“崔妏蔷”的礼物。

  “这是我早上去崔家时,崔伯伯和崔伯母还给我的。”

  “还给你,为什么?”她一愣。

  “他们说……其实早就看出我对妏蔷的心意。”他微微苦笑,“他们向我道歉,说以前觉得我不够成熟稳重,很担心妏蔷和我在一起会不幸福,所以经常在妏蔷面前说我大哥的好,又时不时的说我的缺点,就是不想她选择我……”

  崔妏蔷越听眼睛瞠得越大。

  是这样吗?真的是因为父母不断灌输她“韦佑书为人轻浮”的想法,所以她才对他有偏见?

  她试图回想,发现似乎真的有些蛛丝马迹。

  韦佑书续道:“不过妏蔷去世之后,他们对照我和我大哥的言行,便觉自己看走了眼,因而对我感到很歉疚。”

  “但是……我认为崔小姐自己也有责任。”她轻轻说道,“她都那么大的人了,有眼睛能看、有脑袋能思考,就算别人灌输了她什么观念,她也应该自己去看、去感受,而非直接否定你。”

  他摇头,“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我并不怪她。”

  是这样没错,但她仍觉得对他很抱歉。

  “那……他们为什么把礼物还给你?”

  韦佑书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因为我对他们说,这是一个我很在乎的女孩陪着我去挑选的,而他们听闻你也喜欢做手工皂之后,便说若不介意的话,希望你能收下这份礼物,毕竟东西还是该送给有需要的人,想来妏蔷也不会希望这些东西永远都没被使用过就过期被扔了。”

  她的眼眨了又眨,他话里带的讯息太多了,让她不知该先消化哪个好。

  “瑾彤,我承认自己对他们说这番话是为了安他们的心、希望他们别再觉得有愧于我,但我并没有说谎。”他很慎重的望着她,“虽然我没法这么快忘记妏蔷,可我对你也是认真的,所以我今天来,便是想知道那些你没告诉过我的事。”

  他不晓得究竟是什么困扰着她,让她认定他知晓后便会想放弃她。而那跟她失忆后突然剧变的性格,以及那与妏蔷相似的喜好习惯甚至字迹,又是否真的只是巧合?

  崔妏蔷轻抚着那些包装精美的礼物。

  她没眼盲,自然看得出纸袋里除了那天他们一起去挑选的礼物外,还多了不少瓶瓶罐罐,有高级有机精油也有有机冷压油。

  想来那是他另外专程跑了趟门市,特地买给她的吧?

  他买的都是很实用、她常用到的原料,肯定事先做了番功课。

  那是特别为她而买的,而不是为了“崔妏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