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备选佳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只是她总还有些疑虑。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只是因为发现了我有和崔小姐有相同的兴趣,才对我产生兴趣的?”

  “怎么可能?”他淡淡一笑,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起初我确实因为发现你和她有几分相似才注意到你,甚至还怀疑过你是不是特意模仿她,要不我怎么老在你身上看到她的影子?当然我也知道是自己多想了,毕竟你又不认识她,只是难免会有那种感觉。不过现在我已经很清楚你们是截然不同的个体了,如果是妏蔷,被绑架不可能冷静勇敢的脱身……”

  “哪里冷静勇敢了?那天要不是你即时出现,我还真不知会变得怎么样。”说起来还是得感激他。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没多少人能做到像你这样。”毕竟身体还很虚弱,韦佑书说了一会儿话后,便觉累了,慢慢躺回床上。

  “好了,你先多休息,别再说话。”见他面露疲惫,她忙道。

  崔妏蔷低下头,见自己再度披他紧握的手,感觉心跳又失序了。

  她知道他的为人,也相信他刚才对她说的那些是发自内心,没有半分虚伪。

  可是她还藏着很多秘密没告诉他,不确定他是否能接受……

  “所以瑾彤,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答案。”韦佑书盯着她,心中难得忐忑,“你愿意等我吗?”

  “我……”其实根本没有愿不愿意的问题,因为两个女人都是她呀!她花了好些时间将思绪整理一番,最后才下定决心的开口,“你肯对我说这些,我很开心了,当然不会不愿意,不过有些其它事,可能有必要先告知你。”

  “什么事?”韦佑书略蹙了眉。

  不知怎地,她的表情让他有些担心。

  “这事可说来话长,还真不知该从何讲起。”崔妏蔷轻轻苦笑,“这样吧,你现在生病,我也不想说这些事让你烦心。你这几天好好休养,等感冒好了。我们再来讨论,如果到时你听了我告诉你的事,觉得无所谓,还肯和我在一起的话……我自然也是愿意的。”

  “如果你想告诉我的秘密是你曾经未婚怀孕、有私生子、私生女之类,我想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并不介意。”

  “当然不是了。”她被他逗笑,心底多少觉得轻松了些。

  “真不能现在说?”其实只要是关于她的事,不管什么时间地点,他都愿意听的。

  她摇头,“我不想害你病得更厉害,还是等你身体完全康复再说。”

  “你这是标准的吊人胃口。”

  “我是在变相鼓励你快点康复好不好?”

  “这种事是我能控制的吗?”感冒又不是他想立刻好就能好的。

  “那你就多吃多睡多休息,让身体保持良好状态。”

  “听起来像是在养猪。”某人不大满意的咕哝,难得展露孩子气的一面。

  “哎呀,被你发现了呢……”

  “你呀……”他轻轻一笑,真是拿她没办法。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轻轻洒落在老旧公寓的小小客厅里。

  一个穿着白色睡衣裙的身影跪坐在磁砖地板上,原本干净整洁的地板上散落着各种工具和用品。

  崔妏蔷将一头长发盘在头上,月鲨鱼夹随意夹着,专心低头做劳作。

  她身旁搁了两个草莓篮,里头放着她这阵子以来做的各种皂。

  而她现在正在做的,就是处理那些已熟成的皂。

  脱模切块后,还必须放上四至八周时间等待熟成,避免皂体太软以及硷度太高的问题。

  这是由于手工皂是细致且敏感的东西,极容易因天候、温度、湿度的改变而延长或缩短熟成期;再者虽然一般说来说当皂熟成就可以使用,但一块手工皂的洗感也会随着时间改变,通常头几个月都会稍微差一点。

  因此她特地多晾了一阵子的皂,直到今天才准备把两三个月前做好的皂一一包好收存起来。

  不过手工皂需要通风,所以她只是将纸张裁成适当大小,简单的包了四边,并在上头注记日期名称。

  而当她将第一篮的皂都包好,把空篮挪开,正准备处理第二篮皂时,乍见一批切成七八块、样貌丑丑的马赛皂,心绪突然远扬。

  她还记得,这批马赛皂是她参加了“崔妏蔷”的丧礼之后几天,在心情很沮丧的情况下打的,里面还混了几滴眼泪。

  没想到那时韦佑书却忽然跑来,尽管和他聊过后她的心情好了不少,但这批马赛皂却也因此打到overtrace(注),最后只能慌乱狼狈的入膜,做出这条很丑的皂。

  崔妏蔷拿起一块马赛皂,轻抚着上头不平整的纹路。

  若以她过去追求完美的性格,早就把这类失败的皂切碎了混入另锅皂液中重制了,但这批皂,她舍不得。

  又摸了好一会儿那块丑丑的皂后,她才拿尺量下它的三围,为它裁剪大小合适的纸张包装。

  没想到才包了两块,门铃却突然响起。

  会是谁呢?她疑惑的将东西都先搁在地上,前去应门。

  “韦经理?”她惊讶的脱口,“你感冒好了?”

  她还叫他韦经理?韦佑书脸上闪过一丝不满。

  “托你的福,别人都要病半个月,我一星期就好了。”他淡声道。

  看来他还在记恨她当时在医院里卖关子,崔妏蔷感到好笑。

  听他的声音似乎有点哑,不过确实比先前好了许多。

  但她仍不太放心,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额,确定温度正常,才略松了口气。

  然而当她收回手,抬头却迎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却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摸他额头的举动未免太自然了点,不觉“啊”的一声,后退了两步。

  “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他都这么问了,她还能说不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