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备选佳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嘎?”这跟iPhone有什么关系?

  “我先前顺手帮你灌了个应用程序,只要手机开机,就能查到在哪里了,本来是为了防窃,没想到却先拿来找你。”他淡淡说着。

  “这么厉害?”她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哎,我先前还老嫌它难用,触控键盘小,手写辨识功能又差,对方说话音量也不能调,没想到这次居然是它救了我。”

  他被她的语气逗笑了,但嘴角才刚上扬,在瞥见看到她身上的伤后脸色又沉了下去。

  他真不敢相信李俊嘉居然胆大到直接掳人,他眼中是没有王法了吗?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赶来救我,谢谢。”

  他一怔,抬眼望向她,却见到她眼中微泛泪光。

  虽然她始终没说什么,但先前应该很害怕吧?想到她遇上这么危险的情况,都还逼着自己保持理智,他的胸口就莫名闷痛。

  韦佑书下意识的避开那快令他窒息的目光,然而当他的视线下移至那双微颤的唇瓣……

  或许是为了忍疼,也可能是才经历可怕的绑架事件,总之她的唇白得像没了血色,偏偏他不知像中了什么邪,居然突生一股冲动,几乎要低头吻了下去。

  待他回神时,两人的距离已剩不到十公分,而差点被偷袭的被害者,仍一脸娇怯懵懂的看着他,像是浑然不觉发生何事。

  会不会太单纯了啊她?韦佑书冒了身冷汗的同时,真不知该庆幸还是失望。

  可恶,怎么搞得他好像是想对小女孩下手的变态叔叔?

  他抹了抹脸,强迫自己退开,“你遇到危险,我赶去本来就是应该的。”

  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谢,甚至还很气恼自己竟让她受到这种惊吓。

  他无法说明自己满腔的愧疚与恼怒从何而来,只能解释为他气自己身为上司却没保护好她,害她因公被绑架,担心受怕。

  崔妏蔷唇微微动了动。

  其实方才韦佑书的举动并不是没对她造成震撼,事实上,她根本惊呆了。

  她怎么也想不透为何他会突然……好像要吻自己似的,但,应该不可能吧?

  他爱的是“崔妏蔷”不是吗?以往这张脸打扮得漂漂亮亮都入不了他的眼,何况她现在既邋遢又狼狈?

  对,一定是这样,她还是别想太多了。

  她不断的说服自己,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但……今天是崔小姐的百日,我那简讯又传得没头没尾,你没把它当成恶作剧我已经很感激了……”

  她本来几乎不抱期待了。

  “我知道你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不管怎么说,已死之人都没有活人重要。”也幸好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一收到她的求救简讯便马上行动,否则不晓得李俊嘉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韦佑书光用想的就背脊发凉,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根本不该去崔家……

  突然意识到自己心中居然冒出这样的念头,他不觉怔住。

  “已死之人都没有活人重要”这话说起来容易,情感上却不一定那么容易接受。

  一个是他深爱多年却始终没能为她做什么的女人,一个是近几个月来他才慢慢将她当成朋友的下属,无论怎么看,他在乎前者甚于后者都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今晚他在情势不明的状况下毫不犹豫的放下妏蔷,选择去找瑾彤,现在甚至还后悔自己稍早前没能陪在她身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此时情绪激荡的不只他一人,崔妏蔷听着他的话,心底突然涌上澎湃的情感。

  尽管知晓他深爱“崔妏蔷”,但那毕竟是她“死后”的事,她对他感激、有歉疚,却多少有些隔阂,彷佛是在看别人的事。

  可今天他为了几封意涵不明的简讯舍了崔妏蔷的百日,来寻她这个伪叶秘书,这份心思带给她的冲击又不一样了。

  明明知道他心中的人是“崔妏蔷”而非“叶瑾彤”,但他对“叶瑾彤”的所作所为却又让她感动莫名。

  到底是过去的“崔妏蔷”瞎了眼才没注意到他的好,还是成了“叶瑾彤”就注定爱上他?

  发现思绪兜兜转转又绕回了“爱”上,崔妏蔷不觉暗暗苦笑。

  这就是爱情的滋味吗?有酸涩、有倜怅……甜蜜明明少之又少,却让人舍不下。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很怕自己会重蹈过去叶瑾彤的错误。

  “我看以后你上下班都跟着我吧,我送你回去。”

  “啊?”她呆了下,“不、不用吧?这样太麻烦你了……”

  她就快守不住自己的心了,哪还敢和他有更多接触?

  “你以为李俊嘉这么容易放弃?他敢掳走你一次,就敢掳走你第二次。”韦佑书没想到她都遇上这种事了,居然还拒绝接受他的保护,心中有几分不满。

  她被他瞪得浑身不自在,“既、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他要也是去威胁你,怎么还会找我?”

  她这么说是合理推断,韦佑书既晓得她被威胁的事,日后自会让她远离暴风圈,不让她经手李俊嘉有兴趣的案子,如此一来就算李俊嘉再重施故计抓了她,亦什么都问不出来。

  “你以为他没找过我?”韦佑书冷笑,“他就是在我这吃了大亏,才会把主意打到你身上的。”

  “他也威胁过你?”她瞠大眼。

  “三年前他曾找了十几个小混混来堵我。”所幸李俊嘉的头脑虽然不怎么好,记性却还不错,今天才没蠢到对他下手。

  不过绑了瑾彤、让她担心受怕,最后甚至还受伤的这笔帐,他总会好好和李俊嘉算清楚。

  “他是笨蛋吗?”崔妏蔷想也未想的道:“你可是韩门这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那七十二手擒拿能赢得过你的还真不多,李俊嘉想找人堵你根本是找死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