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备选佳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喝花茶、做手工皂……这些明明都是妏蔷的兴趣,要不是他已相信叶秘书是真的失去记忆,而且也不认为叶秘书会晓得妏蔷这些小小喜好,他都快怀疑她是为了引起自己注意才做这些的。

  她的手顿了会儿,又继续搅拌,“你真的很关心她。”

  她的确爱打马赛皂,一方面是享受打皂的过程。另一方面也喜欢马赛皂温润的洗洁感,但她不晓得他居然连这都知道。

  “爱一个人时,不需要特别注意,关于她的所有讯息就会自动被捕捉吸收,不知不觉就了解她的一切了。”

  他淡然的笑着,可她却听得心痛。

  “她是笨蛋,才会选择你大哥那劈腿烂人……”她喃喃的道,觉得鼻子又发酸了。

  如果当初她选的是韦佑书,他们现在就不一样子吧?

  “连你也看出我大哥和他秘书不寻常了?”原来连自个儿秘书都在丧礼上看出端倪了,韦佑书苦笑,实在为妏蔷感到不值。

  “哼,看那模样,说不定她很快就变成你大嫂了。”想起先前听到韦佑伦与袁予情的对话,崔妏蔷心头便又冒出一股火——非关嫉妒吃醋,纯粹是气自己识人不清,竟想将后半辈子交给一个只图她家财产的劈腿男。

  “她进不来的,韦家的媳妇可不是那么好当。”韦佑书淡声道,省去自家兄长挪用公款与自己威胁的部份。

  他简单的告诉她今天韦佑伦本想与袁予情结婚,却被韦家父母阻止一事。

  他早就知道父母不可能赞同韦佑伦与袁予情的事,他们太重视“出身”,袁予情不过是小户人家出身,就算怀了孩子也不可能入得了他们的眼。

  “若非韦崔两家是世交,妏蔷是我父母从小看到大、打从心底喜爱的女孩,又有强力的娘家后盾,嫁进来也未必能讨好,更何况是个勾引上司的秘书?”他说着,却突然见眼前的女人一脸古怪,随即想到两人也是上司与秘书的关系,不觉笑道:“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指桑骂槐的意思。”

  这么一笑,他竟感觉连日来心头的阴霾消散许多。

  好神奇,过去他明明一点都不喜欢她,为什么现在不过和她讲了几句话,心情就莫名变好?

  “放心,我对嫁进豪门当小媳妇没兴趣。”崔妏蔷对他眨了眨眼,那俏皮的表情令他不觉莞尔。

  “其实我不是很赞同我爸妈那种自认高高在上的态度和想法,在我看来人本就无贵贱之分,我当初之所以早早离家自立门户,有部份也是因为没法认同他们的观念。”他顿了会儿,狡狯一笑,“当然,如果对象是袁予情,我一点也不同情。”

  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才如此恼韦佑伦与袁予情,崔妏蔷很难不感动。

  “韦经理,虽然你曾经说过崔小姐不喜欢你,不过我想你对她的心意……她总会明白的。”她望着他,很认真的道。

  不管自己爱不爱他,她仍深深感谢曾那样默默爱着、却又不愿带给她困扰的他,那让她不至于因为韦佑伦的背叛,而对人性彻底失望。

  他觑了她好一会儿,笑道:“你的安慰很没说服力,不过谢谢。”

  从前的叶瑾彤人很机敏,伶牙俐齿、能言擅道,身为上司他欣赏她的能力,然而他却觉得眼前失忆的她,虽然连安慰人的话讲得笨拙,但也许是语气里的诚恳和神情间的焦急关切,让他心中有种暖暖的感觉。

  自己难得努力想安慰人却被说没说服力,崔妏蔷没好气的道:“真不好意思哦,如果你下次要来之前有先告知我一声,我会准备好演讲稿的。”

  “哈哈哈……”韦佑书的反应是一阵大笑。

  那天下午他们聊了很久,因为气氛太和谐聊得太愉快,害崔妏蔷差点打皂打过头,让皂液直接在锅子里变成固体状,做出锅子形状的手工皂,最后只好既匆忙又狼狈的将半固态状的皂液入膜。

  而韦佑书也忘记自己原只是打算来“慰问”她的伤势,他在她家待了一整个下午,喝了好几杯花茶,最后还顺便拎她去吃晚餐,直到很晚才放她回家。

  第五章

  “喂,你好。”崔妏蔷一面处理公事,一面抽空捞起桌上那支铃声大响的iphone。

  “嘟嘟嘟……”

  手机彼端只传来挂断的嘟嘟声。

  “奇怪?”她喃喃的道,困惑的调出来电,发现显示的又是不明来电。

  算算她成为“叶瑾彤”已逾三个月,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与努力,她在公事上慢慢进入状况,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只是不晓得为什么自这个月开始,她突然常接到这类彷佛恶作剧般的电话。

  没显示号码、一接起就挂断,完全不知对方到底想干么。

  究竟谁这么无聊一直打无声电话骚扰她,她应该没得罪过什么人吧?崔妏蔷有几分不安。

  电话铃声再度响起,这回是她桌上的分机。

  她深深吸了口气,拿起话筒,“喂,你好。”

  “电话会咬人吗?”电话那头传来句没头没脑的问话。

  她听出是韦佑书的声音,略略放了心,“什么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