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备选佳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为此他还特地去了趟公司,翻出员工资料好确定她住在那老公寓的几楼。

  他说服自己,他只是担心那天在妏蔷丧礼上自己那一推对她造成的伤害,因此特地来确认一下她的情况。

  “啊?”崔妏蔷呆了呆,“呃,那你先坐一下,我去泡茶。”

  虽然她还是搞不懂他到底来做什么。

  韦佑书在听到泡茶两个字时微微挑了眉,但他终究没说什么,只是依言在客厅沙发上坐下,顺便好奇的观察桌上那锅不知名液体。

  五分钟后,她捧着一个马克杯走出厨房。

  “我家有点简陋,只能请你将就一下了。”

  “其实就算你端杯白开水给我也无妨。”韦佑书勾了勾唇,他本不是大哥那般讲究生活品味的人。

  不过当他接过那杯黄澄的茶水.一股清雅的香味随着袅袅白烟飘上窜入鼻尖,却有些意外了。

  “这是花茶?”

  “是啊,花茶没什么咖啡因,比较不会影响睡眠……呃,我家只有花茶,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再去倒杯白开水给你好了。”

  “我怎么记得你以前一天至少要喝两杯咖啡?”他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你……也知道我失忆,根本不记得自己过去是什么样子。”这理由她发现自己越用越驾轻就熟了。

  “失忆后连喜好都会改变,倒也挺特别的。”他轻抿了口那杯洋甘菊薄荷茶。

  听出他话里带着的试探意味,崔妏蔷隐隐感到心惊,只得勉强一笑,“就算没失去记忆,这世上又有哪个人一辈子都没改变过喜好?”

  “那也是。”他点头,忽然指了指桌上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是皂液,刚打到一半。”结果他就来了。

  她说着,重新戴上手套,轻轻搅动观察皂液的状态。

  “所以你刚一面搅拌皂液一面哭?”方才她应门时脸上未擦干的泪,莫名灼得他心口刺痛。

  崔妏蔷怔了好一会儿,淡声道:“韦经理怎么对我的私事这么有兴趣,不怕我会错意,再次爱上你吗?”

  从他先前的反应,不难看出“叶瑾彤”先前对他的爱慕,多少引起他的反感。

  “你会吗?”他不答反问。

  她还没失忆前种种殷勤追求的行径确实令他很困扰,若不是看在她工作能力强,早就请她走人。

  相较之下,虽然听说现在的她工作效率比以前低一倍不只、偶尔还会犯一些菜鸟才犯的错误,但光安份乖巧不多话这点,就让他欣赏多了。

  “那可难说……若你一直这么关注我的话。”崔妏蔷咕哝着。

  这话虽不真,却也不尽然是假话,现在她对他的感觉真的很复杂。

  相识二十多年,她却在变成“叶瑾彤”后才发现对他的认识少得可怜。

  她总以为他吊儿郎当、无所事事,不像韦佑伦努力上进,没想到其实他自食其力,不愿留在韦家的公司受家族庇荫,反而与朋友开了间公司,尽管规模不大,每年却赚了不少钱,比韦佑伦争气得多。

  她以为他没有烦恼,整天漾着阳光的笑脸,不料他的笑容原来只会在“崔妏蔷”面前出现,偏偏过去的她甚至不愿多看他一眼。

  她以为他从不对谁用心,却不知他早将一颗心系在自己身上。

  她以为他没他大哥优秀,可事实却是无论在才华、努力、对待感情方面,韦佑书都比韦佑伦强上百倍。

  他唯一输给他大哥的,只有她这个识人不清的笨蛋竟然弃他选择韦佑伦。

  崔妏蔷当然不可能因为知道韦佑书喜欢自己就立刻爱上他,但现在若要她在韦家兄弟中择一,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韦佑书大胜。

  想着,她的胸口居然闷闷的痛起来。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我相信日后你不会再做出那些让我为难的事了。”韦佑书淡淡扬唇,“而且你够聪明,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人,应该不会傻得投入感情在一份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上。”

  “……”崔妏蔷很想八卦的问“叶瑾彤”过去究竟做出哪些让他为难的事,不过犹豫半天终究还是没胆问出口,只能继续郁闷的打她的皂。

  “你那锅皂液还要搅拌多久?”韦佑书的注意力突然转回她正在打的皂上。

  她想了下,“我今天做的是马赛皂,要打挺久的,三四小时跑不掉吧。”

  她原是故意挑这种皂打好消磨点时间,免得自己一直胡思乱想。

  不过他的突然来访显然比打皂更有效果,从他进门到现在,她完全没再想起那些烦心的事。

  “妏蔷也喜欢做马赛皂。”韦佑书忽然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