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备选佳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这得说回三年多前,那时他看中了某块郊区的地,据一位自称是政府相关单位人士所言,那里日后很快将有开发计画,若先一步买下土地,待该地区开发起来后,土地价值必然立刻翻上数倍,利润极可观。

  他本想以公司名义买下它,然而董事会却质疑他的判断,不愿出资购地。

  韦佑伦深信该情报无误.不愿错失良机,因此决定自己将地买下。但由于他手边能动用的资金不足,于是勾结会计做假帐,暗中挪用大笔公司资金,又向银行借了不少钱,硬是买下了那片土地。

  之后的结局当然很好猜,他用较市价高了三成的钱买下那块荒地,可是半年后新的都市计画出来,上头却未包括这块地所在的地区。

  他被骗了,那位什么“政府相关单位人士”其实根本是原地主派来的,拿了钱后便迅速出国,让他再也找不到人。

  韦佑伦起初不甘心,打算把土地先放着,存着有没有机会增值的想法,只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还款日逼近,如今他却是想贱价出售都卖不掉了。

  这期间唯一对他这块地表示有兴趣的买主,直接将他的开价往三折砍,摆明了要狠削他一顿,尽管他还不愿松口,却心知自己如今不过是在做垂死的挣扎。

  这也是当初他急着娶崔妏蔷的原因。这事他不敢告诉父母,只能期盼透过崔妏蔷自崔家的口袋挖钱出来。

  韦佑书仅用一种轻鄙的眼神睨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冷笑,“是啊,你没有,是我诬陷你。”

  韦佑伦被他阴冷的语气震慑得说不出话。

  “佑伦,你弟说的是真的?”韦父皱眉道。

  韦佑书不等兄长开口,抢先接话,“爸,大哥都说了他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您就当我刚才在胡言乱语吧,反正就算真被我蒙中了,最后大不了也就是进去吃个几年牢饭而已,没什么。”

  韦佑伦闻言,脸色更难看了,“韦佑书,你别太过份……”

  韦佑书并不恼,只是微笑,“既然大哥问心无愧,那我这做弟弟的,就先预祝你和袁小姐百年好合了。”

  他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韦佑伦想娶袁予情可以,但就别想他会在挪用公款这事上帮他一把。

  韦佑伦极好面子,若换作以往,肯定宁愿咬牙撑着也不愿求人,可如今情况不同,现在就算把手上的地全卖了,也不足以将挪用的公款填补回去,如果弟弟或父母不愿出手相助,恐怕他就真的得去坐牢了。

  思及此,他又怕又怒。

  韦佑伦恶狠狠的瞪着弟弟,“哼,你以为这么做是在为妏蔷抱不平?我早看出来你喜欢她,只可惜她似乎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在任何方面赢过这优秀的弟弟,除了妏蔷。

  他和妏蔷交往、甚至后来的求婚,除了想得到崔家帮助外,另一方面也是想藉此打击弟弟。韦佑书在其它方面胜过他又如何,崔妏蔷还是选择了他呀!

  韦佑书在听到兄长揭破自己心意时微沉了脸,但他很快就恢复过来。

  “是啊,我是喜欢妏蔷,也承认自己是在为她报仇。”他大方承认了,“但那又怎么样?你尽可不理会我,和袁小姐结婚去,我绝对不会出声阻挠的。”

  他太了解自家兄长,韦佑伦除了自己谁也不爱,最后一定会放弃袁予情。

  果然,韦佑伦的脸色由红转白,犹豫了半天,咬牙切齿的开口,“如果我不和予情结婚,你就会帮我?”

  “不,你得辞退她,并和她分手。”反正那袁予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一点都不同情。

  “佑伦,你不会真的答应他吧?他根本是见不得你好啊!”袁予情揪着男友的衣袖嚷着。

  “闭嘴,这哪有你开口的余地?”韦母厉声道,怎么看怎么讨厌她。

  韦佑伦没理会两个女人,只盯着弟弟,“要是我和她分手了,你真的就肯帮我?”

  他知道弟弟的能耐,只要弟弟愿意出手,事情或许真能解决。

  韦佑书没直接回答他,却望向母亲,“妈,你怎么说?”

  “只要别让这女人进门,那点小事算什么?”韦母不耐的挥手。

  其实她本来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大儿子去坐牢,毕竟韦家丢不起这个脸.因此就算心底再不高兴,对外她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帮他。

  不过若能藉机除掉那个袁予情,她求之不得。

  “大哥,你听到了?”韦佑书再度转头瞧向他。

  事实上韦佑书了解自己的父母,他很清楚他们若知道韦佑伦出这么大的包,恼怒归恼怒,最后一定还是会出手帮忙,自己本不可能在这事上给予韦佑伦什么重大打击。

  他故意挑这时间点把事情爆出来,只是想逼韦佑伦亲口说出放弃袁予情的话。

  果然,韦佑伦在得到母亲的承诺后,迟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