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备选佳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她印象里韦佑书明明总是一副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样子,哪见过他露出这种表情了?两次以叶瑾彤的身份与他对话,都让她有点难适应。

  崔妏蔷突然想说点什么,好打破现状,因为她不想见他这个样子。

  “如果是要挑礼物给做手工皂的朋友,像你这种门外汉这样看是看不出个所以然的,或许我可以推荐你几样值得购买的商品……”她看着他突转惊讶的神情,后面的话就慢慢转小声了,“可、可是就不是在一般这种小化工原料行了……”

  呃,他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她?崔妏蔷有点不安。

  “叶秘书,你似乎和以前变了很多。”他忽然道。

  闻言,她突觉喉咙像是被什么梗了下。她哪知道原来的叶瑾彤是什么个性呀?

  “咳咳,大概因为我失忆了的关系吧……”她僵硬一笑。

  “是吗?”韦佑书若有所思,暂时抛开心里的结,将注意力移至她身上,“你失忆的方式倒是挺奇特的。”

  听她的说法明明还记得很多事,偏偏和自身相关的差不多都忘光,甚至连个性都和从前不一样了。

  若不是这张脸太熟悉,他都要怀疑自家秘书是不是换了个人。

  “现在这样我也很困扰……”这可是实话。

  “我能想象。”他点点头。

  他能想象?他又没有换了副身体的诡异经验,能想象什么?崔妏蔷没好气的想着,再加上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决定还是快快闪人为妙。

  反正附近还有其它化工原料行,没买到的东西她可以去别家买。

  “咳,那……老板,我东西买得差不多,先走了,您慢慢逛。”说完她拎着提篮到柜台,让店员替她结帐。

  “小姐有会员卡吗?”

  她点头正想报上手机号码,却瞥见韦佑书也跟着走至自己身边,才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叶瑾彤,忙改口道:“啊,我没有会员卡。”

  “哦。”小姐将她提篮里的东西拿出,开始算金额。

  “你买这么多东西,搬得回去吗?”韦佑书挑眉看着那整整三大篮的战利品,一脸怀疑。

  他知道许多女人爱逛街,不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败的不是美美的衣服皮包手饰化妆品,而是琳琅满目的化工原料。

  而且她脚还受伤了不是吗?

  “应、应该可以吧?”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没把握。

  哎,逛化工原料行很容易失心疯的好吗?

  “一共是八千六百二十元。”店员小姐刷完商品后开口。

  “哦,好。”她没多想的捞出钱包,却在看到那粗劣的仿冒包后呆住了。

  啊,她完全忘记自己现在是叶瑾彤,身上哪有这么多钱了?

  崔妏蔷硬着头皮打开钱包,想当然耳里面只有薄薄的两张小朋友跟几张百元钞,她不安的继续翻找,好不容易发现一张信用卡。

  呼,还好还好,她大大松了口气。幸好还有信用卡,不然就尴尬了。

  然而当她看到信用卡背面的签名时,又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她从没练习过叶瑾彤的签名,怎么办?

  正当地犹豫之际,身旁却伸过了另一只手。

  “刷我的卡吧。”韦佑书将信用卡递给店员。

  崔妏蔷吓了跳,张口就想拒绝,但再想到自己身上的钱不够付……哦,对了,她现在不是崔妏蔷而是“叶瑾彤”了。

  天啊,她怎么把这些重要的事都给忘了,居然还跑来败家!信用卡不能用,她又没办法去银行户头领钱的话,之后日子要怎么过?

  “谢谢……”她向他道谢之余,心中却又暗暗叫糟。

  “用不着道谢,这是我的谢礼,你不是要推荐我适合送朋友的商品?”他淡声道。

  她愣了下,“如果你有需要,我当然可以开张清单给你。”

  “不陪我去挑?”

  “这个恐怕……”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包成一团的左脚,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她有点不懂,明明前几天在医院时他还一副不想和她多牵扯的模样,今天怎么突然态度大变?

  “你都大老远跑来逛化工原料行了,还在意再跑趟别的地方?”可惜韦佑书不打算放过她,“再说我猜你是搭计程车或公车来的吧,到时挑选完礼物,我还可以顺便送你回家,也省得你提大包小包去拦公车。”

  他边说着,已边拿起笔在信用卡帐单上签了字,并替她提起那两大袋重量惊人的战利品。

  “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