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丁苓 > 笑果美女 >
三十三


  “他们好像很生气。”董伯儒几乎可以闻到浓浓的烟硝味了,看来这次她们姐妹俩绝难逃被教训的命运了。

  他们?这次董伏心和董降心听得一清二楚了,大哥口中的他的确是复数没错。

  “呵……”大难临头,两姐妹摒弃前嫌,重修旧好的互望苦笑一声。

  惟一的生路被堵死了,怎么办?两人相视对看了眼,很有默契的拔腿就往二楼逃,可惜她们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她们的丈夫,腰马上被粗壮的手臂勒住了。

  “这是什么?”火冒三丈的幽厉,忘记董降心是个孕妇,拿出她留下的离婚协议书,气炸的朝她咆哮。

  “离……离……离……”搞着耳朵,董降心惊吓过度,一时无法言语。

  “离什么?”他愤怒的大吼。

  “离婚……离婚协议书。”知道害怕了,她低垂着头认错。

  “好!很好!咱们上楼,到你房间算这一笔帐!”幽厉搂着她上二楼,动作温柔不粗暴,与兇神恶煞的表情成反比。

  “没有解释?”相对于愤怒得咆哮大吼的幽厉,古玄风的冷静就令人觉得很不正常。

  “呃……嘿……”没料到会这么快就被找到,董伏心只能皮皮的干笑。

  “一个理由也没有?”他等着她的解释,如果办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到时看他怎么修理她。

  “有……我有,可是……来不及编。”都这个节骨眼了,她实话实说了。

  他的速度快得离谱,快到让她连真正坐下来喘个气的时间也没有,更遑论还有时间去想借口。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到你的房间去好好谈一谈,你认为呢?”无害的表情、无害的眼神,构成一张没有威胁性的脸孔,古玄风笑得诡异的询问她。

  董伏心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没有被他温和的皮面假象给骗,反而提心吊胆的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因为她知道这是暴风雨欲来的前兆。

  “能不能……能不能在这里谈?”明知不可能,她仍心存冀望。

  两人私处太危险了,这里比较安全,有大哥还有古玄火、古玄雷两兄弟在,她不怕他敢在众人面前对她拳头相向。

  “你说呢?”古玄风愈笑愈阴森,笑到最后半眯的眼眸,隐约可看出有怒焰在跳动。

  “不能。”她完蛋了。呜……惨啊!谁来救她呀?

  大哥?别指望了,他摆明了这是他们夫妻俩的事,他不便插手管。至于古玄火、古玄雷那两个傢伙,更别做梦了,早已露出幸灾乐祸的嘴脸,等着看她如何被修理一顿。

  最后的结果是,楼下的董伯儒、古玄火和古玄雷惬意的品茗着香茶,楼上受刑的董伏心和董降心,两人受皮肉痛的大声唉唉叫,叫到后来一致变成小声的嗯嗯叫,声音完全变质加变调。

  可想而知,那两位火冒三丈,打屁股以示教训的丈夫,禁不起诱惑,打着打着就打到床上去恩爱了。

  第九章

  “狼狈!淒惨!没用!可恨!”每挥出一拳,董伏心就咬牙咒骂了句。

  “住手,伏心。”董伯儒感到不对劲,想停止这一场打斗,她却不愿意。

  说好过招只为了切磋武艺,点到即可,然而实际情况却不是这个样子,伏心彷彿受到了什么刺激,将他当成活动沙包,拳拳兇狠不留情的东揍、西打、南踢、北踹着他出气。

  “打得好,打得好……继续!继续,不要停……”盘腿坐在一旁吃着果冻,董降心闲闲没事做的充当啦啦队,边欣赏搏击、边呐喊加油。

  “董降心!”董伯儒横了她一眼。

  不帮他劝伏心停手,却帮倒忙的继续鼓舞伏心,她也气昏头了不成?

  “叫我的名字不会赢的,我的名字现在带衰。”董降心舀了一大口果冻塞进嘴里,恨恨的咀嚼着出气。

  只剩下一天可以逍遥,明天她就要被逮回“地狱岛”禁足了,这一禁,恐怕没个一年半载,她是出不来了。而这全拜她大哥所赐!就是他通知幽厉来捉她。

  可恨!可恨!她的自由就在一通电话之下飞走了。

  “伏心,出手重一点,连我的份一并算上!”如果不是有孕在身,她早就自个儿上场了。

  “你的份?什么意思?”董伏心纳闷。

  “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前脚进武道馆,幽厉后脚就追进来了,原来就是大哥通知他来捉我的!”董降心气得咬牙切齿,“大哥是叛徒!”

  “幽厉是大哥通知的?”白白损失一次赚钱的机会,董伏心变脸了。

  “嘿……呃……这个……”不能怪他啊!他也是迫于无奈,谁教他天不伯地不怕,就只怕二妹婿幽厉。

  “大哥,你拿了幽厉多少好处?”眼见钞票长着翅膀飞走了,董伏心出拳更狠了,“算百的,还是算千的?”

  “什么算百的、算千的?”他一句也听不懂。

  “还装糊涂?”比她还会装蒜,肯定有数千万,“五五分帐。”

  “分什么帐?”董伯儒真的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大哥,男子汉要阿莎力一点,五五分帐很公平了。”董降心彷彿已习惯被当成货物出卖般,不生气反倒扮演起仲裁者,想调解他们的金钱纷争。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我只拨了一通电话,讲了一句话,告诉幽厉降心在我这,这一通电话费有没有超过一千元我是不知道,如果你们硬是要抢着付的话,我是不会反对的。”有人抢着付电话费,他乐意的很。

  “啊?”搞了老半天,原来他们在鸡同鸭讲。董降心夸张的睁大眼,觉得荒谬的笑出声,最后克制不了的笑得前俯后仰,差点呛了气。

  “呃?”牛头不对马尾,如此说来,大哥不就将消息免费送给幽厉了?

  这个笨蛋大哥!有钱不知道要赚,难怪他会一贫如洗,穷到几乎要喝西风的地步。

  “小心!伏心!”董降心大叫。

  “啥?”愣了下,就在失神之际,董伏心的手臂被擒住了。

  “你输了。”一个过肩摔,宣告一场搏击赛的结果,董伯儒以胜利者之姿向她宣佈输赢。

  “砰!”下一秒钟,他被打飞了出去。

  “哦喔。”来不及阻止大哥做出蠢事,古玄火、古玄雷两兄弟互望了眼,决定明哲保身的待在门口观战就好。

  眼见历史重演,幽厉挑了挑眉,没发表任何意见的往董降心走去,将捂住眼不敢看的她拉离战区。

  “你……揍他?你……揍了他?”董伏心傻眼了,不敢相信大哥又被妹婿揍了一拳,而且一次的伤势比一次严重。

  “没一拳打死他,算他好狗命!”古玄风脸色阴沉得几近铁青,浑身散发出一股杀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