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丁苓 > 笑果美女 >
十一


  深知他得不到答案绝不罢休的个性,为了让他停止逼问,无技可施的董伏心,也只有下下策的随便编个名字敷衍他。

  “美……丽,我叫……曾美丽。”屏住气的等待他们三兄弟的反应,见他们全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她洩气的垮着双肩。

  真是笨得可以去当猪了!怀疑她脑袋是不是装了馊水?要不然什么名字不编,却偏偏编出这么烂的名字来。

  美丽?美丽?这么俗气又爆笑的名字,别说他们三兄弟不相信,连她自个儿都不相信了,更何况是别人。

  “曾美丽?你在说什么鬼话?”古玄火首先发难,搞不懂她为什么打死也不让他们知道她是谁,甚至还千方百计的编出这个烂名字。

  难不成承认自己是董伏心,他们三兄弟会将她拆吃入腹不成?

  啐!也不秤秤自己有多少斤两,瘦巴巴的跟根竹竿没什么两样,身上一丁点儿肉也没有,就算再饥饿的猛兽也不会吃她,保证只不屑的睨了她一眼,就立刻掉头另觅食物去了。

  “如果你真叫曾美丽,我头就砍下来让你当球踢。”古玄雷也不相信她胡诌的鬼话,早已从她像见到怪物般的恐慌表情,认定她就是董伏心本人没错。

  因为女人见着他们的表情不是这种反应,只有视他们如青面獠牙,能避多远就避多远的董伏心,才会有这种天快塌下来的死定表情。

  “这么令人难以信服的名字,你认为我们会相信吗?”不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她,古玄风步步朝她逼近,牢牢锁定她的眼眸,有着不隐饰的嘲讽笑意。

  说她是笨蛋,好像还太恭维她了,简直就是白癡一个。真的是令人想不透,为什么平常精明机灵过头的人,会在遇见他们三兄弟时就突然间变成智障了?

  是他们会吃人吗?要不然她干么一脸恐惧万分的盯着他们,彷彿只要她一松懈让他们逮到机会,就会被他们生吞活剥入腹般。

  董伏心觉得自己快昏倒了。在发现古玄风打量她的肆无忌惮眼神中,有着一抹出奇闪亮的诡异光芒,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脸色发白的看着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有股冲动想奔下楼撞倒他后拔腿就跑,只是她才有这个念头,古玄火和古玄雷马上洞悉她企图的堵在门口前,阻断她惟一可逃命的生路。

  “再给你一次机会。”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古玄风虽衣着正式,却掩饰不住西革履下的野蛮气息。

  他的身材非常的高大壮硕,外表虽然没有幽厉那般粗犷吓人,但两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强悍气魄和磅气势,以及一种特殊又独有的恐怖气息,可以轻易的使人慑服于他们。

  眼见他愈来愈逼近自己,董伏心这时才发现到他不仅体格相当骇人,连蛮悍的表情都非常的可怕,犹如一只盯住猎物的狮子,一副非捉到她不可般。

  倒抽了一口气,无法招架他威胁的攻势,她给予的答案就是——像尊木雕娃娃,脸色发白,身体僵硬的走回房间去。

  “呃?”见到熟悉的景象,古玄火控制不住的爆笑出声。

  错不了的!她百份之百就是董伏心没错!因为只有她才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

  “啊哈!终于逮到她的小辫子了!”古玄雷双手环胸的看着像根木头似走回房问的董伏心,没想到事隔二十年,她的小鸵鸟心态还是没有改变。

  她怪异的举动勾起他们的回忆,古玄风也跟着咧嘴笑了。

  女人他随手可得,只有她例外,不管是小时候或是现在,她见着他的第一个反应还是拔腿就跑。真想不透,他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为何她就是这么害怕见到他?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她对他如此的恐惧?连过了二十年,她仍旧这么怕他?

  锐利有神的绿眸倏地半瞇,他对天发誓,一定非找出这个答案来不可!否则他古玄风就被罚……娶她好了。

  “起来。”跟着她后头走进房间,他居高临下的站在床旁,感到好笑的俯视着她幼稚的举动。

  “不要。”闷闷的声音从被单中传出,整个人埋在被单中的董伏心,非但没有意愿出来,反倒往另一侧的床边退去。

  “你真的不起来?”霸气十足的声音里有些怒意,古玄风不喜欢她的抗拒,冷酷的俊脸渐渐出现可怕的危险气息。

  只可惜,躲在被单中的董伏心没瞧见,要不然她哪敢说不,恐怕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就是不起来。”她头壳又没坏掉,干么出去让他吼骂凌虐,用膝盖想也知道,他这个鸡肠鸟肚、有仇报仇的小人,铁定是要跟她算她踢他那十几脚的帐。

  十几脚耶!不是一、两脚而已,光是想象他粗暴的踹她一脚……天啊!她一定会被一脚踹到太平洋去,不死也剩半条命了。

  忍不住的,她打了个冷颤,有点害怕的抖了起来,不敢去揣测他会怎么对付她。不过,猜也猜得出来,他的报复方式一定是她踢他几下,他就回踢她几下。

  这……这……呜……她好想哭,因为她总共踢了他将近二十下,如此说来,他岂不是也要踢她二十下?

  不会吧?他忍心下得了毒“脚”伤害她吗?以她这么柔弱的娇躯,别说是二十下,恐怕只要他兇悍的一脚,她就可以上天堂去报到了。

  他不会这么无情吧?

  看来,现在的重点是得赶紧跟他沾些关系,要不然真的会被骨扬灰,死得很淒惨。

  微掀起被单的一角,偷觑了下他愤怒的表情,见他像想杀人般的冰脸瞪着她,她恐惧的睁大双眼,差点没昏倒。

  这下死定了!他一定是打定主意要踢她、踹她了,否则他脸色不会那么的恐吓人。

  “你到底起不起来?”他的耐性快告罄了,再不给他滚出来,当心他动粗揍人了。

  “不要,你要踢我,我才不要出去。”他是个以暴制暴的野蛮人,认识他又不是一、两天的事,哪不晓得性子火爆的他会有用什么样的报复行为。

  白癡才会乖乖的出去受死,她又不是笨蛋,当然……继续当鸵鸟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