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丁苓 > 笑果美女 >


  可恶!这该死的女人,显然是向天借胆了,居然又违忤他的命令,简直嫌活腻了!

  “我叫你过来扶我!”他火大了,如一头被惹怒的狮子,开始咆哮吼人。

  嗯嗯!听听这是什么语气?这个傲慢的男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嚣张哦!瞧瞧他那得什么德行的嘴脸,直教人想一拳揍坏他的下巴。

  “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他以为他是谁呀?凭什么对她颐指气使的,天王老子也没他那么狂妄。

  有求于人,态度不谦卑也就算了,居然还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她又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不会反击呀!

  “你不知道我是谁?”他微愕的瞇起眼,不敢相信以他这样有名气的男人,她竟然会不认识他。

  “我该认识你吗?”她一向对“阿都仔”没什么好感,尤其是绿眼、红发的外国人,会让她想起小时候的噩梦。

  “我是古玄风!”神气的抬起下巴,他傲慢的表情彷彿是惟我独尊的帝王,得让人想痛扁他一顿。

  古玄风?是谁啊?没听过。

  “哦。”她一脸兴致缺缺,表示知道的敷衍一声。

  哦?就这样?古玄风瞪着她,不敢相信她的反应会这么奇怪,居然没兴奋的大叫,也没露出半点爱慕的眼神,反而当他是瘟神般,站得离他远远的,然更气人的是她的表情,不仅有厌恶的成份,还有更多的鄙视。

  “知道我是谁,还不过来扶我!”恼羞成怒,他恶声恶气的朝她大吼大叫。

  他不是笨蛋,岂会看不出她点头是在应付他,只是天底下还有女人不知道他这一号人物!这对高傲自负的他而言,是一项严重的打击。

  “你瘸脚、断手吗?”看不惯他这富家大少,样样都要人家服侍,她很不客气的讽刺他的无能。

  又不是没手没脚,亏他还长得那么高大壮硕,竟需要娇小的她去扶他!丢不丢脸啊!

  “你——”古玄风气炸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有如此大的胆子,敢以轻蔑的眼神,当着他的面羞辱他,甚至冷嘲热讽的讥诮他。

  “我?我怎么?”她愈来愈瞧不起他了,原来高大壮硕的外表是假相,想不到他是泰山的体格、阿婆的身体,难怪一直坐在地上起不来。

  羞羞脸唷!

  古玄风瞪着她,气得说不出说话来。此刻的他,就像被拔光利牙的雄虎一样,空有令人敬畏、慑服的吓人外表,却一点也不具危险性,所以只能任由她挑衅。

  “瞪什么瞪!搞清楚你现在站在谁的地盘上,这里可是台湾!你这个‘阿都仔’想欺负我,门儿都没有!”瞪人?谁不会。比眼睛大?难道她会比输他吗?哈,笑话。

  对外国人没什么好感,董伏心对他充满敌意。

  “你向天借胆了?”敢这么大声对他说话,她是不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是啊!怎么样?”这个阿都仔显然头壳坏了,也不搞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敢兇她?不怕她拿石头扔他吗?

  怒火冲天的朝他走过去,她最讨厌男人理着三分头了,看起来不仅有点桀骜不驯,还有点狂妄傲慢,就像他——已经处于任人宰割的地步了,还得跟什么似的。

  她真的是打从娘胎出生以来,头一次见识到这样狂傲的男人。有助于人,态度不是低声下气的恳求人家帮他,而是趾高气扬的命令人家服从他。

  她实在怀疑这种男人,怎么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存活在世间上,而没有被人揍花他那一张神气得意的嘴脸。

  见她走来,古玄风以为她慑服于他的怒气,不敢得罪他这人称恶魔,名声响亮的混世魔王,所以识时务的过来要扶他起来,谁知出乎预料,她走到他面前,举起脚彷彿和他有仇似的,很不留情的就往他腰际一踹。

  “你踢我?”按着发疼的腰部,他气绿一张脸怒瞪着她,无法置信她竟这样对他,“你竟敢踢我!”

  该死的女人,简直可恶透顶了!她就祈祷千万不要让他恢复体力,否则他发誓一定会找她报这个仇,绝对会慢慢的一刀、一刀的凌迟她,让她生不如死。

  “踢你又怎么样?没一脚将你踹下山去,你就该阿弥陀佛,感谢我的慈悲为怀,肯宽宏大量的原谅你这个‘阿都仔’。”她还想痛扁他一顿呢。

  “‘阿都仔’又怎么样?”难道不是人吗?何况他也算是半个中国人。

  “不怎么样,只不过我讨厌、憎恨而已!”不乘机报复再踢几下,她就不是畏强权、怕恶人,只会欺负“弱小”,专挑软柿子吃的董伏心了。

  “唔——”吃痛的闷哼一声,古玄风这一刻只庆幸自己有一身结实的肌肉,否则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禁不起她那一种要人命的踢法。

  “我最厌恶红发、绿眼的‘阿都仔’了!红发、绿眼的洋鬼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例外!”红发绿眼的外国人,跟她结的仇可深了,见他像团烂泥般的瘫在那,完全没有能力反抗她,她悻悻的又多踢了两脚。

  “你这个女人!”差点被踢中命根子,古玄风十分火大的瞪着她,若不是他全身没有半点力气,此刻他真的恨不得能掐死她。

  “有本事你咬我啊!”像踢上瘾般,再踢他一脚,她才满意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叫什么名字?”该死的女人!哪里不踢,居然踢他的鼠蹊部,存心想让他绝子绝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