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丁苓 > 笑果美女 >


  男人当她是蠢蛋的睥睨着她。

  “那么……”咬牙忍住怒气,董伏心皮笑肉不笑的俯视着他,语气轻柔的教人寒毛直竖。“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如果不是两手提食物,裙子又被他拉扯住,她真的有股冲动想揍人,然后拔腿就跑。

  打从娘胎出生以来,她生眼睛、长眉毛,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傲慢的人,彷彿当他自己是九五之尊的皇帝,他的命令就是圣旨,她非听不可。

  “你没瞧见我受伤了吗?”如果不是麻醉药效还没消退,他早就爬起来掐死她了,哪容得她装糊涂。

  敢对他如此不尊敬,还不知死活的违逆他的命令,简直活得不耐烦了。她就祈祷别让他恢复体力,否则到时看他怎么对付她。

  “有吗?在哪里?”她纳闷的轻呼一声,非常夸张的睁大两眼,顿时惹得男人很不悦。

  “这里!”男人呼风唤雨惯了,受不了被愚弄,发誓等他可以行动自如时,一定非扭断她的脖子不可。

  “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为了摆脱他这个麻烦,她睁眼说瞎话。

  没看见?男人双眼冒火的瞪着她,怀疑她若不是近视几千度,就是她在装傻。

  “这是什么?”他怒气腾腾的将满是鲜血的手掌,伸到她面前。

  “手。”三岁小孩也知道那是什么。

  “既然看得见我的手,你没瞧见它流血了吗?”谁说中国人最有人情味,眼前这该死的女人见他受伤了,非但不愿意帮忙他,还无情的想一走了之。

  “瞧见了。”她又没瞎,哪会没看见。

  “那你还见死不救!”男人指控她的无情,居然冷漠的走过他身旁,连瞧也不瞧他一眼。真的是没心、没肝、没肺的可恶女人!

  见“死”不救?他有伤得这么严重吗?董伏心疑惑的瞅着他,瞧他既没断手,也没断脚,更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这句话亏他说得出,她连听都不敢听。“你是我什么人?”她又不是笨蛋,干么为他去送死。

  要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为一个素昧平生、非亲非故的陌生男人去拚命?她头壳又不是坏掉了,肯报案顺便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就不错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真的是好心没好报。看来,这个年头好人果然是当不得的,做善事没得到人家的感激也就罢了,竟然还反倒被恶言恶语的指责冷漠无情,简直没天理了嘛!

  男人十分生气的眯起眼瞪着她,不仅在气她该死的说得有理外,还在气自己虎落平阳被犬欺。

  见他答不出话来,彷彿打了一场胜仗,董伏心的表情可得意了。

  “所以我为什么要救你?”她很恶劣的微笑着,笑容中有着明显的讽刺。

  “你……”无话反驳,他气得咬牙切齿,阴沉的脸色像想杀人般的恐怖。

  “好了,既然你没事了,你要回去了。”见他还有体力生气瞪人,表示他应该没什么大碍,不想等一下被请去警局喝茶作笔录,她急于想脱身。

  “哼。”傲慢的冷哼一声,男人不是瞎子,岂会看不出她想摆脱他这个麻烦。

  “请你放开我的裙子。”不想裙子被拉扯下来,她和颜悦色的请他高抬贵手。

  “不放。”当他是笨蛋吗?尚未知道她是谁,若是一松手让她跑掉,往后他怎么报这屈辱大仇。

  “你不放手,我怎么离开?”无赖一个,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拉着女孩子的裙子不放,真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

  “我受伤了!”男人气呼呼的瞪着她,这个该杀千刀的女人,见死不救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想弃他于不顾,根本没有良心。

  “看不出来。”她讽刺的看着他的手,只不过才一道小伤口而已,也能被他渲染成重伤,她着实打从心底佩服他的大惊小怪。

  “你——”从来没人胆敢以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她算是第一个不怕死的人。

  可恶!此仇不报非君子。他发誓,一旦他恢复力气,他一定非整得她跪在地上磕头求饶不可。

  “气死人不偿命唷!你慢慢气吧!不过,气死之前,麻烦请你先放开我的裙子。”

  存心想气死他似的,她也学他瞧不起人的眼神,很不屑的睥睨着他。

  好,很好,非常好!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小人报仇一天都不嫌早,她死定了!

  男人不悦的脸色更加阴沉,沸腾的怒气全抑遏在一双喷火的眼睛里。

  “扶我起来!”习惯于下达命令,他的语气是狂妄自大的。

  “我没有第三只手了。”虚情假意的朝他歉然一笑,她无奈的举了举提满两袋食物的双手。

  “那就放下袋子!”她是猪是不是?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懂,脑子里装了馊水不成?

  “OK!”晶亮的美眸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她依言放下两袋重得要命的食物,只是目的不是扶他,而是从他手中抢回自己的裙摆。

  “你……”男人突然一怔,才在怀疑她怎可能那么好说话,谁知下一秒钟手中的布料竟被抽走了,难怪他觉得她的笑容很诡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