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丁苓 > 笑果美女 >


  所以不听他沈振中言,交不到女朋友是活该,娶不到老婆是应该,怨不了别人啦!只能怪他们自己太桀骜不驯了,这叫现世报啊!哈哈哈!

  “脱褪华丽的外衣!竟发现是丑陋的身体,就这个意思喽!”沈振中拐着弯损人,也就是说女人们的眼光都是雪亮的,没有被他们外表毫无瑕疵的完美假形象所骗。

  如果不明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道理,只要跟他们三兄弟相处一小时……不,一分钟就行了,保证让人眼界大开,见识一下什么是裹着糖衣的毒甜点,不小心误吃了,哈!绝对不会马上一命呜呼翘辫子,也不会慢慢的毒性发作而亡,只会像甕中憋一样任人宰割。

  呵……就不知道哪个可怜的女人,能够有这个“荣幸”,倒霉的获得恶魔的青睐。

  不过,就以这几年来,他们连连提亲失败的辉煌纪录看来,这辈子恶名昭彰的他们是甭想娶得到老婆了。只是有个特殊例外,就是董伏心,为什么?因为她与古玄风从小指腹为婚。

  指腹为婚?都什么时代了,还流行这个吗?所以生性叛逆的古玄风,根本不理会上一辈在某一次宴会中,双双喝醉时许下的承诺,我行我素的向他看中的女方提亲,完全不将董家放在眼里,招摇得简直和挑衅没什么两样。

  所幸董家也不将指腹为婚这事当真。在事过境迁两年后,两家因无生意往来,慢慢的也就断了讯,再加上董家主事者对于“大某”和“细姨”,为儿子争权夺产这件事,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天天苦思良策想解决之道,久而久之,自自然也慢慢的把这件事给淡忘掉了。

  然而,目前问题的症结就出现在这,董家主事者忘了向女儿提这件事,理所当然董伏心也就不知道有这件事,惨的是当时两方互许下承诺时,并没有第三者在场,而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更糟糕的是,两方家长已先后过世好几年了。

  所以在死无对证之下,古玄风想要董家履行上一代长辈许下的诺言——将女儿嫁给他,简直就是在做白日梦!

  先别说现在当家的林肇堂不同意,就连董伏心本人也头摇如波浪鼓,甚至以行动表示一切,包袱款款的不知跑到哪个老鼠洞去躲起来了,让他找也找不到,害得他名侦探这块金光闪闪的招牌,就快被她给砸坏了。

  想到僱主兼“活帖”的古玄风在履次提亲被拒后,死皮赖脸的转而硬要董家承认有这件事,结果落得差点颜面尽失的被人家拿扫帚给轰出门去的尴尬场面时,沈振中嘴角忍不住的微微往上扬,露出一抹耻笑的弧度来。

  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权、有势、有钱的单身贵族,没有一个不将婚姻视为一种束缚,也没有一个会笨得为婚姻抛弃自由,除了中了爱情毒这种无药可救病症的傻子。

  只是他是吗?

  呵呵……要他相信古玄风已中了爱情毒?那倒不如告诉他,恐龙已经诞生了,他或许还有可能会信些。

  算了!既然想破头也猜不出他为何要结婚的原因,也只好放弃猜测了。

  男人哪!长得太过完美不算是错误,表里不一才是罪过,他们三兄弟就是最好的例子,庆幸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女人被他们所骗,要不然那些女人可能就要为自己识人不清哭死了。

  唉!感慨万分的轻歎口气,他怀疑自己上辈子大概忘记烧香拜佛了,这辈子才会结识古家这三个……怪胎!

  说他们三个是怪胎,还真的一点都不为过,就以想娶老婆想到快发疯的古玄风而言,他的求亲方式真的会教人大开眼界,手段强硬到令人不敢苟同和恭维。

  现在好了,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古玄风这辈子想娶得到老婆,可以说是难上加难,寡妇死了儿子——没有指望了。

  可是就是有人偏偏不信邪。以董家这么明白又直接的拒绝,他原以为古玄风会打消想娶董伏心的念头,却万万没料到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了,突然间指名她为未来的老婆人选,连目标也锁定她一个人。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也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古玄风到底在搞什么把戏,猜不透他为何会在刹那间对董伏心有兴趣。

  “沈大侦探,忘了你的骨头有几根了,是不是?要不要现在来数一数?”性子火爆刚烈的古玄火,双手扳着手指关节,故意制造出喀喀作响的可怕声音来。

  “我看你太久没活动筋骨了。”古玄雷也一副奉陪到底的表情,威胁的一步步朝他逼近。

  “没错,你的确需要好好活动、活动一下筋骨才行。”古玄风附和的冷笑一声,模样如同两位想揍扁人的兄弟一样吓人,差别在于他仍慵懒的坐在椅内。“忠言逆耳啊!”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们恶魔三兄弟,岂会不知道一旦惹火他们后,下场会有多么的淒惨,沈振中干笑的直往大门退去。

  “这不叫忠言逆耳,叫讽刺!”一针见血被人说中要害,古玄火恼羞成怒的直想揍人。

  “他在嫉妒我们比他完美。”人呀!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不爱听实话的,古玄雷也不例外。

  “嘿……讽刺!对,没错,是讽刺……哦,不,是嫉妒……是嫉妒才对!我嫉妒你们十全十美,比我十全九美多一美,这样你们满意不满意?”开什么玩笑,此刻若再拿他们的缺点作文章,保证他绝对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所以喽!识时务者为俊杰,马屁就尽量拍,好话也尽量说,铁定能够化危机为转机。

  “从来没见过这么狗腿的表情。”像被一盆冷水浇熄了怒火,古玄火此时想气也气不起来了。

  “有够贝戈戈的。”古玄雷有同感的睨了他一眼,转身往酒柜走去。当真没见过这么没骨气的男人。

  不过,与其说他没骨气,倒不如说他已经摸清他们三兄弟的脾气,否则怎能每次挑起他们的怒气却能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