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神雕侠侣[旧版] >
一〇一:群豪献寿


  大头鬼打开酒坛,一股浓冽的酒香,扑鼻而至,他捧起坛子喝了几口,连赞:“好酒,好酒!”拿到神雕嘴边。神雕的铁嘴一啄,已在瓦坛上啄了一孔,伸嘴入坛,片刻间将一坛酒饮得干净。黄蓉心中暗骂:“襄儿这小鬼当真该打,胡乱拿我这九花玉露酒去给一头扁毛畜生喝,岂不糟蹋了?”原来这酒调配极是费事,乃是黄蓉依照父亲配制九花玉露丸的方子,采集花露,和以珍贵药草,再酿入一等一的陈年佳酿而成,若非至交好友,决不轻易奉客。

  郭襄笑道:“雕大哥酒量真好,咱们走吧!”当下二人一雕,奔往大校场。一走进丐帮大会的场子,群雄见到神雕躯体雄、伟形相丑怪,无不啧啧称奇,郭襄引着大头鬼和神雕来到台边,拣一处空地坐下。负责知宾的丐帮弟子见大头鬼是生客,当下过来招呼,请问姓名。大头鬼冷然道:“我没名字的,什么也不懂得,郭姑娘带我来,我便来了。”

  这时武敦儒、修文兄弟全已被人打下台来,朱子柳的侄儿、泗水渔隐的三个弟子、丐帮中的四名八袋弟子、六名七袋弟子,均已先后失手,台上耶律齐正施展周伯通所授的七十二路空明拳,和一个四十余岁的壮汉交手。这壮汉名叫蓝天和,是贵州的一个曲人,幼时随人至四川青城山采药,失足堕入山崖,得遇奇人,学得了一身刚猛险狠,兼而有之的外门武功。他的掌力中隐隐有风雷之声,轰轰发发,果然是威风凛凛。耶律齐的拳法却是拳出无声,脚去无影,飘飘忽忽,令人难以捉摸,两人一刚一柔,在台上打了旗鼓相当。

  番功夫一显,台下数百名本来大想上台一较的好汉,无不自愧不如,均想:“幸亏我没贸然上台,否则岂不是自献其丑?人家这般的内力外功,我便是再练十年二十年,也不能是他对手。”

  蓝天和的掌力虽猛,但狂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夕,毕竟是难以持久,虽听他一掌一掌发出去时呼呼之声越来越天,其实中间所蓄的潜力却已大不如前。耶律齐的拳招既不比前快,亦不比前慢,始终是轻描淡写,见招拆招,他知今日之斗不是击败一个两个对手便算了局,上台来斗的敌手多半愈来愈强,因此必得留下后劲。蓝天和久斗不胜,心下焦躁起来,自思在西南各省二十余年,从未遇到过一个能挡得住自己三十招的劲敌,想不到今日在天下英雄之前,偏偏奈何不了一个后辈,当下催动内劲,不住增加掌力。两人回旋反复的又拆了二十余招,蓝天和陡然间见到对方露出一个破绽,机不可失,喝一声:“着!”

  一掌“九鬼摘星”,往耶律齐胸口打去。他满心喜欢,眼见敌人胸口门户洞开,这一掌非中不可,只听得砰的一声,一掌果然是结结实实的打中了。台下观斗的群雄齐声惊呼,因为从这掌力中胸的声音听来,耶律齐非死必受重伤,适才梁长老曾谆谆告诫,此次比武点到即止,倘若蓝天和这一掌把耶律齐打死了,他是郭大侠、郭夫的爱婿,只怕马上便会掀起轩然大波。

  但蓝天和一掌既出,立时脸上惨白,踉踉跄跄的退了两步,拱手说道:“佩服,佩服!”他走到台口,朗声说道:“耶律大爷手下留情,没要了兄弟的性命,果然是英雄仁义,兄弟心悦诚服。”说完一跃下台。众人面面相觑,不明其中之理,再看耶律齐时,只见他脸露微笑,浑若无事。众人均想:“明明是蓝天和打中了耶律齐,怎地反而是耶律齐饶了蓝天和,便算他有内功,也决不能如此取胜啊。”原来蓝天和一掌打在耶律齐胸口,猛觉着手之处,突然间变得虚虚荡荡,但却又不是一掌打空,只是便如伸手入水,似空非空,似实非实,另有一股黏稠之力缠在他的掌上。

  但这一股似虚非虚的知觉,瞬息间便从对方胸口传到自己手臂,再自手臂通到自己胸口,直降丹田,小腹中登时便如积蓄了十多碗沸水,挤逼着要向外爆炸,蓝天和这一惊之下,自是魂飞天外,急忙运劲后夺,但手掌竟如给极韧的胶水黏住了一般,虽向后拉了尺许,却是离不开耶律齐的胸口。当日师傅授他武艺之时,曾说他这一路风雷掌法,以之行走江湖,大是绰绰有余,但倘若遇上了内家高手,千万要小心在意,只要给对方内力侵入丹田,纵不是当场毙命,这一身功夫可也废了。但三十年来他始终未曾遇到强敌,师傅这一番话也就早已置之脑后,只道师傅只是告诫他须知强中更有强中手,不可骄傲自大之意,以自己外门功夫之强,出手之迅捷,敌人便真有神奇内力,也决无机会传入自己体内,岂知到头来终于遇上了克星,眼前这个中年人,果真有如此功夫。

  这番念头只如电光石火般在脑海中一闪,双目一闭,只待就死,陡然间掌上黏力忽失,跟着丹田中郁热之气也缓缓消散,蓝天和微一运劲,竟觉全身功夫丝毫未损,那自是耶律齐饶了自己一命,因此上感愧之余,站到台口向群雄交代了几句。

  适才二人这一场龙争虎斗,台下人人得见,蓝天和掌力之威猛凌厉,自是有目共睹,但耶律齐居然将他败于无形,凡是稍有见识之人,再也不敢上台挑战。耶律齐是郭靖、黄蓉的女婿,可说与丐帮大有渊源,四大长老和众八袋弟子都愿他当上帮主。他又是全真派耆宿周伯通的弟子,于是全真派的俗家弟子、东邪南帝各系的弟子也均不再与争。只有几个不自量力的莽撞之徒,才再上台领教,但都是接不上三招,便即落败。

  郭芙见丈夫惊压当场,心中的欢喜自是难以言宣,但一瞥眼间,只见一只奇丑的巨雕和那在风陵渡见过的大头矮子分坐在妹子两侧,不禁一怔。当郭襄和大头鬼、神雕来到大校场时,耶律齐和蓝天和正斗得激烈,郭芙全神贯注在丈夫身上,因之那神雕虽然形貌惊人,她却是视而不见。这时劲敌已去,她才想到何以妹子说过不来却又来了?一转念间,暗道:“不好!杨过自称‘神雕大侠’,这只穷凶极恶的大雕,想来便是什么神雕了。神雕既来,杨过也必在左近,他若是来抢帮主……他若是来抢帮……”一剎那间,心中自喜变忧,当日杨过拂袖将她长剑击弯的情景,历历如在目前,“齐哥武哥虽强,能不能敌得过这个独臂怪人呢?唉,这个人自幼便是我命中的克星,今日当此要紧关头,他却又出现了。”

  但她游目四顾,并不见杨过的踪迹,这时天色将黑,耶律齐已连败七人,再也无人上台较艺。只见梁长老走到台口,朗声道:“耶律齐大爷文武双全,我帮上下向来钦仰,若能为我帮之主,自是人人悦服拥戴。……”他说到这里,台下丐帮的帮众一齐站起,大声欢呼起来。梁长老又道:“不知有那一位英雄好汉,还欲上来一显身手?”他连问三遍,台下寂静无声。郭芙大喜,心想:“杨过此刻不至,时机已失!待齐哥一接任帮主,他再要为难,也是来不及了。”

  便在此时,忽听得蹄声急迫,两骑马向大校场疾驰而来,听那马蹄之声,马上乘客显是身有急事。郭芙一惊:“终于来了!”但见两骑马如飞般驰进校场,乘者身穿灰衣,却是郭靖派出去打探军情的探子。郭靖虽然瞧着台上比武,心中可无时无刻不念着军情,一见这两个探子如此纵马狂奔,心道:“终于来了!”郭靖、郭芙父女心中说的都是“终于来了”四字,但女儿指的是杨过,父亲心中所指的却是“蒙古大军”。

  两名探子驰到离高台十余丈之处,翻身下马,上前向郭靖行礼,郭靖与黄蓉来不及等二人开口,先留神瞧他们的脸色,盖军情好恶,脸上必有流露,却见这二人满脸又是迷惘又是喜欢之色,似乎见到了什么意外的喜事。只听一名探子报道:“禀报郭大侠,蒙古大军右翼前锋的一个千人队,已到了新野。”郭靖心中一惊,暗道:“来得好快。”又听一名探子道:“禀报,蒙古右翼前锋的一个千人队,已抵邓州。”郭靖“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心想:“北路敌军又分两路,军行神速,锋势锐利之极。”要知新野与邓州离襄阳都不过一百余里,由两地南下,而至襄阳对岸的樊城,一路都是平野,并无山川阻隔之险,蒙古铁骑如狂风暴雨般驰骤而来,只须一日便能攻到。却听第二个探子喜孜孜的说道:

  “可是有一件奇事,邓州城郊的蒙古千人队,一个个都死在就地,长官士卒,无一得生。”郭靖奇道:“有这等事?”第一个探子道:“小人所见也是如此,新野的蒙古前锋,一千人全变了野鬼,只见遍地都是尸首。最奇怪的是,这些蒙古兵尸上的耳朵都给人割了去。”第二个探子道:“邓州的蒙古兵也是这般,人人没了左耳。”

  郭靖和黄蓉对瞧了一眼,心下均是惊喜交集,寻思:“蒙古两路先锋都是全军覆没,那是大大的折了锐气,虽说来攻的人马至少有十余万之众,损折二千人无关大局,但讯息传去,三军为之夺气,于我大吉大利。却不知是谁奇兵突出,将这两路蒙古兵尽数歼灭?”郭靖问道:“新野和邓州的守军怎样了?”两个探子齐道:“两城守军闭城不出,蒙古军死在郊外,守城的将军只怕此刻尚未得知。”黄蓉道:“你们快去禀报吕大帅知道,他一高兴,定然重重有赏。”两探磕过了头,欢天喜地的去了。

  蒙古先锋队尚未与襄阳守军交战,即已两路齐歼,黄蓉站到台上将这消息一宣布,登时全场欢声雷动。黄蓉道:“丐帮新立帮主,固是喜事,可怎及得上这件聚歼敌军的大事?梁长老,快命人摆设酒筵,咱们得好好庆祝一番。”这酒筵倒是早就预备下了的,丐帮今晚本就要大宴群雄,祝贺新立帮主,这时锦上添花,又传到大捷之讯,人人均是兴高采烈。武敦儒等较艺落败,心中虽不无怏怏,但满场喜气洋溢,却把少数人的郁闷,剎那间冲得干干净净。丐帮宴客不设桌椅,群雄东一团、西一堆的在大校场上席地而坐,便此杯觥交错,吃喝起来。这筵席模样虽陋,酒肉菜肴却极之丰盛。

  群雄都道那是郭靖黄蓉安排下的奇计,流水价过来敬酒祝捷,郭靖不住口的说绝非自己之功,但他向来谦抑,群雄那里肯信?黄蓉道:“靖哥哥,这件事好生奇怪,此时实在琢磨不透,咱们且别分辩,且候确息。”原来黄蓉一得探子之报,知道其中甚有蹊跷,当即派了八名精明强干的丐帮弟子,骑下快马,分赴新野、邓州再探。

  郭襄和大头鬼、神雕三个坐在一起,旁人见了神雕这等威猛模样,谁也不敢坐近。郭襄只问:“大哥哥怎地还不来?”大头鬼道:“他说过要来,总是会来的。”一言甫毕,忽道:“你听,那是什么声音?”郭襄侧耳静听,只听得远处传来一阵阵狮吼虎啸,猿啸象奔之声,她心中一喜,道:“史氏兄弟来啦!”过不多时,群兽的吼叫之声越来越近,校场上群雄先是愕然变色,跟着纷纷拔出兵刃,站了起来,只听得场中乱成一片:“那里来的这许多野兽?”“是狮子,还有大虫!”“大家小心!”“提防恶狼,提防豹子!”

  郭靖却甚是镇静,对武修文道:“你去城内传我号令,调二千弓弩手来。”武修文应道:“是!”刚欲转身,忽听得远处有人长声叫道:“万兽山庄史氏兄弟奉神雕侠之命,来向郭襄郭姑娘祝寿,恭献寿礼。”那声音非一人所发,乃是史氏五兄弟齐声高呼,他五人的内功另成一家,虽非一等一的高手,但纵声长啸,竟同具宫、商、角、征、羽五音之声,铿锵豪迈,震人耳鼓。黄蓉向武修文一挥手,命他即去传令,盖人心难测,史氏兄弟虽如此说,未必定无他意,宁可调集弓弩手有备而不发,胜于无备而受制于人。武修文跃上马背,驰入城内调兵。

  过不多时,第一队弩手已到,布在大校场之侧。郭靖在蒙古习得骑射之术,以此教练士卒,是故襄阳兵精,甲于天下,遂能以一城之众,独抗蒙古数十年。那弓弩手人人能挽强弓,发硬箭,射术实不逊于蒙古武士。

  弩手刚布好阵势,只见一条大汉身披虎皮,领着一百头猛虎来到大校场外,正是白额山君史伯威。那一百头猛虎排得整整齐齐,蹲伏在地下。接着管见子史仲猛率领一百头金钱豹、金甲狮王史叔刚率领一百头雄狮、大力神史季强率领一百头大象、八手仙猴史孟捷率领一百头巨猿,各列队伍,排在校场之外。群兽猛恶狰狞,不断发出低吼,然行列整齐,竟是丝毫不乱。大校场上群雄个个见多识广,但斗然间见到这许多猛兽,终不免中心惴惴。

  史氏五兄弟手中各提一只皮袋,走到郭襄身前,躬身说道:“恭祝姑娘长命百岁,芳龄永继。”郭襄忙起立还礼,道:“多谢五位史家叔叔。”史伯威指着五只皮袋道:“这是神雕侠送给姑娘的第一件生辰礼物。”郭襄笑道:“真是生受不起?那是什么啊。嗯,我猜你的皮袋里装着一只小老虎,他的装着一只小豹子,是不是?”史伯威摇头说道:“不是,这件礼物,是神雕侠率领了七百多位江湖好手去办来的,费的力气可真不小。”说着打开了手中的皮袋。郭襄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叫道:“是耳朵!”史伯威道:“正是!五只皮袋之中,共是两千只蒙古兵的耳朵。”郭襄尚未会意,惊道:“这许多蒙古兵的耳朵,我要来干么?”

  郭靖、黄蓉却听得分明,一齐离座,走到史伯威身前,就皮袋中一看。再想起适才探子之言,不由得惊喜交集。黄蓉道:“史大哥,原来新野和邓州城郊的蒙古兵,是神神雕侠率人所杀?”史氏五兄弟当下向郭靖、黄蓉一齐拜倒,郭靖夫妇拜倒还礼。史伯威才答道:“神雕侠言道,郭姑娘身在襄阳,蒙古蛮兵竟敢无礼前来进犯,那是非杀不可,只恨蛮兵势大,不能尽诛,因此带领豪杰,杀了他作先锋的两个千人队。”郭靖道:“神雕大侠现在何处?小可当亲自拜见,为襄阳合城百姓致谢。”要知这十多年来,郭靖专心练兵守城,江湖游侠之事久已不闻不问,而杨过隐姓埋名,所交又多是介乎邪正之间的人物,因此他竟不知“神雕侠”便是杨过。

  史伯威道:“神雕侠连日忙于为令爱采备生日礼,未克前来拜见郭大侠和郭夫人,请予恕罪。”忽听得远处啸声又起,一个声音叫道:“西山一窟鬼奉神雕侠之令,来向郭襄姑娘祝寿,恭献寿礼。”声音尖细,若断若续,但人人听得清楚。郭靖见第一件寿礼实在太大,忙提声叫道:“郭靖谨候台驾。”他的话声浑厚和平远远传送出去,跟着走到大校场入口之处相迎。黄蓉和他并肩而立,低声道:“你猜神雕侠是谁?”郭靖道:“我猜不出。”黄蓉道:“便是杨过!”郭靖一呆,随即满心欢畅,说道:“了不起,了不起!他立下如此奇功,当真是大宋之福。”黄蓉道:“你猜他第二件寿礼是什么?”

  郭靖微笑道:“过儿才智卓绝,只有你方胜得了他,也只有你才猜中他的心思。”黄蓉摇头道:“这一次我可猜不中了。”

  片刻之间,长须鬼樊一翁领着八鬼来到校场,向郭靖夫妇见了礼,径自走到郭襄身前,说道:“恭祝姑娘康宁安乐,福泽无尽!神雕侠命咱们来送第二件礼物。”郭襄道:“多谢,多谢。”只见西山一窟鬼手中各自拿着一些或大或小的盒子,生怕他们又送什么人鼻子、人耳朵来,忙道:“若是难看的物事,就别打开来。”大头鬼笑道:“这次是挺好看的。”樊一翁打开盒子,取出一个极大的流星火炮,一晃火折点着了,那火炮冲天而起,在半空中一声爆炸,散了开来,但见满天花雨,组成一个“恭”字,郭襄大喜,拍手笑道:“好玩,好玩!”那吊死鬼接着也放了一个烟花,却是一个“祝”字。西山一窟鬼各放一个,组起来是“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十个大字,十个颜色各不相同,高悬半空,良久方散。这烟花乃是汉口镇天下驰名的巧手匠人黄一炮所作,华美繁富,妙丽无方,端的是当世一绝。

  郭靖微微一笑,心想:“小女孩家原是喜欢这个,也亏过儿觅得这制烟花的巧手匠人。”半空中这十个大字刚散,北边天空突然升起一个流星,相距大校场约有数里,跟着极北远处,又有一个流星升起。黄蓉心想:“这流星取法于烽火报警,顷刻之间,便可一个接一个的传出数百里之遥,只不知杨过安排下了什么。他这第二件礼物,决不只是放几个烟花,博我襄儿一粲便算。”当下吩咐丐帮弟子安排筵席,宴请史氏兄弟和西山一窟鬼,斟酒未定,只听得北方远远传来犹如闷雷般的声音,一响跟着一响,轰轰不绝,只是隔得远了,响声却是极轻。

  史氏兄弟和西山一窟鬼听了这声音,突然间一齐跃起身来,高声欢呼,大叫:“成功了,成功了!”群雄愕然不解,大头鬼指着北方,大叫:“妙极,妙极!”这时天已全黑,北面天际却发出隐隐红光。黄蓉又惊又喜,叫道:“南阳大火!”郭靖拍腿大叫道:“不错,正是南阳!”黄蓉向樊一翁道:“愿闻其详。”樊一翁道:“这是神雕侠送给郭襄姑娘的第二件薄礼,烧了蒙古二十万大军的粮草。”黄蓉心中本已猜到三分,听他如此说,不禁与郭靖相顾大喜。

  原来蒙古大军南攻襄阳,以南阳为聚粮之地,数年之前,即在南阳大建粮仓草场,跟着四处征发,成千成万米粮,成千成万担草料,如水流般汇向南阳。常言道:“大军未发,粮草先行”,那米粮是士卒的食物,干草是马匹的秣料,实是军中的命脉所在。蒙古自来以骑兵为主,这草料更是一日不可或少。郭靖曾数次遣兵袭击南阳,但蒙古官兵守得牢固,始终无功,想不到杨过竟在一夕之间放火将它烧了。

  郭靖眼见北方红光越冲越高,耽心起来,向樊一翁道:“出手的诸位豪杰,都能平安归来吗?”樊一翁心道:“郭大侠不问战果,先问将士安危,果然是仁义过人。”说道:

  “多谢郭大侠挂怀,神雕侠早有安排。在南阳城中纵火的,是圣因师太、聋哑头陀、张一氓、百草仙这些高手,共有八十一人,想来寻常蒙古武士,也伤他们不得。”郭靖恍然大悟,向黄蓉道:“你听!过儿邀集群豪,原来是为立此奇功。若非这许多高人同时下手,原也不易便两千蒙古精兵全军覆没。”樊一翁又道:“咱们探得蒙古蛮兵要以火炮轰打襄阳,南阳城的地窖之中,藏了数十万斤火药。因此一见咱们的祝寿烟花放起,流星传讯,埋伏在南阳的八十一位前辈同时动手,先烧火药,再烧粮草,蒙古大军的士卒马匹,这番可要饿肚子了。”

  郭靖和黄蓉对视一眼,均是暗自心惊。他夫妇俩当年随成吉思汗西征,曾亲眼见到蒙古军以火炮轰城,当真有崩山裂石之威,只是火药和铁炮殊不易得,因此蒙古数攻襄阳,都未用炮。这次宪宗蒙哥御驾亲征,自是携有当世最厉害的攻城利器了,若不是杨过这一把火,襄阳合城军民尽遭大劫。两人又想:“歼灭敌军两个千人队,固然是大杀其威,但烧毁了蒙古在南阳积贮数年的大军粮草,只要他粮运稍有不继,那就逼得非退兵不可,这功劳是更大了”,当下夫妇俩向史氏兄弟、西山一窟鬼连连称谢。

  这时远处火药爆炸之声,仍是隐隐传来,只是隔得远了,听来模糊郁闷。斗然之间,几下声音略响,接着地面也微微震动。樊一翁喜道:“那个最大的火药库也炸了。”郭靖叫过武氏兄弟,说道:“你二人各带二千弓弩手,掩袭南阳。敌军倘若部伍齐整,那就不要下手,若是惊慌混乱,可乘势发箭杀伤。”二人接令而去。

  两件事接踵而来,校场上把盏敬酒、猜枚行令之声,响成一片,言语之中,人人都称颂神雕侠的功德。郭芙眼见丈夫艺冠群雄。将这丐帮帮主之位拿到了掌中,在当世豪杰之前扬眉吐气,那知蓦地里生出这些事来,杨过人未露面,却已将丈夫的威风压得丝毫不剩,虽说歼灭蒙古先锋,火烧南阳粮草,实是两件大大的好事,但她心眼儿窄,不免有点悄然不乐;又听史氏兄弟和西山一窟鬼说,这是杨过送给妹子的两件生日礼物,相形之下,自己更加没了光采。她转念一想:“好哇!杨过这厮恨我斩他的手臂,故意削我面子来着!”想到此处,更是勃然而怒。

  梁长老和耶律齐、郭芙同席,眼见人人兴高采烈,郭芙却是脸色不豫,微一沉吟,已知其理,笑道:“老头子可真的老胡涂啦,这一喜欢,竟把眼前的大事拋到了脑后。”于是纵身跃上高台,朗声说道:“各位英雄请了,蒙古蛮兵连遭两大挫折,咱们自是不胜之喜,可还有一件喜上加喜之事。适才耶律大爷显示了精湛武功,人人钦服,咱们便立耶律大爷为本帮之主。天下英雄,可有不服的么?本帮弟子,可有异言的么?”

  他连问三声,台下无人答话。梁长老道:“如此便请耶律大爷上台。”耶律齐跃上高台,抱拳向台下团团行礼,正要说几句“无德无能”的谦抑之言,忽听得台下有人叫道:

  “且慢,小人有一句话,斗胆要请教耶律大爷”耶律齐一怔,眼见这句话是从丐帮弟子的人丛中发出,于是拱手道:“不敢!请说便是。”只见丐帮中站起一人,大声道:“耶律大爷的令尊在蒙古贵为宰相,令兄也曾居高官,虽然都已逝世,但咱们丐帮和蒙古为敌,耶律大爷负此重嫌,岂能为本帮之主?”

  耶律齐恨恨的道:“先君楚材公被蒙古皇后下毒害死,先兄耶律晋为当今皇帝所杀,小可与蒙古暴君,实有不共戴天之仇。”那乞丐道:“这话是如此说,但令尊之死,甚为暧昧,下毒云云,只是风传,未闻有何确证。令兄犯法获罪,死有应得,此仇不报也罢,倒是本帮大仇未复……”郭芙听他出言讥刺丈夫,再也按奈不住,喝道:“你是谁?胆敢在此胡言乱语?有胆子的,站到台上去说。”

  那乞丐仰天大笑,说道:“好,好,好!帮主还未做成,帮主夫人先显威风。”也不见他移步抬腿,身子微晃,已站在台口。群雄见他露了这手轻功,心头都是一惊:“这人武功强得很啊,那是谁?”台下数千对眼光,一齐都集在这乞丐身上。

  只见这乞丐身披一件宽大破烂的黑衣,右手持着一根酒杯口粗细的铁杖,满头乱发一张脸焦黄臃肿,凹凹凸凸的满是疤痕,背上负着五只布袋,原来是一名五袋弟子。丐帮中本乏相貌俊雅之人,但这人更是奇丑无伦。丐帮帮众识得他名叫何师我,向来沉默寡言,随众碌碌,并无定见,只因十余年来为帮务勤勉出力,忠心耿耿,才逐步升到五袋弟子,但武艺低微,才识卑下,谁都没对他丝毫重视,料想他升到五袋弟子,已是极限,再也不能向上升迁,那想到这样一个庸人,竟会突然上台向耶律齐提出质问,而武功之强,更是大出帮众意料之外,人人均想:“这何师我从那里偷偷学了这一身功夫啦?”

  何师我为人虽然平庸,但相貌之丑,却令人一见难忘,因此耶律齐倒也识得他,当下抱拳道:“不知何兄有何高见,要请指教。”何师我冷笑道:“指教两字,如何克当?只是小人有两件事不明白,因此上台来问问。”耶律齐道:“那两件事?”何师我道:“第一件,我丐帮帮主前后交替,历任都以打狗棒为符节。耶律齐大爷今日要做帮主,不知这根本帮至宝的打狗棒却在何处?小人想要见识见识。”此言一出,丐帮帮众心中都道:“这一句话问得厉害。”只听耶律齐道:“鲁帮主命丧奸人之手,这打狗棒便也给奸人抢了去。此乃本帮的奇耻大辱,凡是本帮弟子,人人有责,务须将打狗棒夺回。”何师我道:

  “小人第二件不明白之事,是要请问,鲁帮主的大仇到底报是不报?”耶律齐道:“鲁帮主为霍都所害,众所共知,当世豪杰,无不悲愤。只是连日追寻,未知霍都这奸贼的下落,这是本帮的要务,咱们便是找遍了天涯海角,也要寻到霍都这奸贼,替鲁帮主报仇。”

  何师我冷笑道:“第一,打狗棒尚未寻获。第二,杀害前鲁帮主的凶手还没找到。这两件大事未成,便想做帮主,未免太性急了些。”这一番话理正词严,咄咄逼人,只说得耶律齐满脸通红,无言以对。

  梁长老道:“何老弟的话自也言之成理,但本帮弟子数万人,遍布天下,不能无人为首,而寻棒锄焊,更不是说办便办,也须得有人主持,方能成此两件大事,咱们急于立一位新帮主,正是为此。”何师我摇头道:“梁长老这几句话,言之错矣,可说是反因为果,本末倒置。”梁长老是丐帮中四大长老之首,帮主死后,便以他为尊,这五袋弟子竟敢当众抢白,可说胆大之极。梁长老怒道:“我这话如何错了?”何师我道:“依弟子之见,谁人能寻得打狗棒,谁人能杀了霍都为鲁帮主报仇,咱们便拥为本帮之主,但如今日这般,谁的武艺最强,谁便来作帮主,假如霍都忽然到此,他的武功又胜过耶律齐大爷,难道咱们便奉他为帮主不成?”这几句话只说得群雄面面相觑,都觉实在颇为有理。郭芙却在台下叫了起来:“胡说八道,霍都的武功又怎胜他?”

  何师我冷笑道:“耶律大爷武功虽强,却也不见得就天下无敌,小人只是丐帮的一个五袋弟子,也未必便轮于他了。”郭芙正恼他言语无礼,听他自愿动手,那是再好也没有,叫道:“齐哥,你便教训这大胆狂徒。”何师我道:“梁长老,弟子若是胜了耶律大爷,这帮主便由弟子来当,是不是?还是等到有人获棒杀仇,再来奉他为主?”梁长老见他越来越狂,动了真怒,说道:“不论是谁,他若不能战胜群雄,那就当不上帮主,日后若不能获棒杀仇,终也是愧居此位。耶律大爷若是当了本帮之主,那两件大事他不能不办,但如胜不过何兄弟,他又焉能得任此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