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神雕侠侣[旧版] >
七一:独闯全真


  小龙女“嗯”的一声,不去睬他。尹克西心想先跟她拉拉交情,动起手来倘若是不敌,她不致就下杀手,我若见情势不对便即退让,旁人见我和她相识,也不会笑我胆怯,于是笑嘻嘻的道:“龙姑娘,别来多日,你贵体清健啊!”小龙女又是“嗯”了一声,目光不离尹志平、赵志敬二人,生怕他们乘机逃走。尹克西道:“跟这些贼道生气,没的损折了姑娘贵手。姑娘只须指点出来,待在下稍动微劳,一一给姑娘收拾了。”小龙女道:“好!你先给我杀了他。”说着向赵志敬一指。

  尹克西心想:“此人已受蒙古皇帝陛下敕封,怎能杀他?”于是陪笑道:“这位赵真人为人很好啊,姑娘只怕有点儿误会,我叫他向姑娘陪不是便是啦!”小龙女秀眉微蹙,左手剑倏地递出,快如电闪,向尹克西刺了过去。尹克西急忙举鞭挡过,只听得“啊”的一声,站在他身后的赵志敬已是肩头中剑。即使是潇湘子等这些高手,也没看出这一剑是怎生刺的,只是料到这一招乃是右手剑所刺,绕过尹克西的身子,刺中了躲在他身后的目标。

  尹克西吃了一惊,心想这一剑虽非刺在自己身上,但自己无力护住赵志敬,那是同样的丢脸,只因对方出招太快,瞧不清她双剑的来势去路,那注定是非败不可,想到此处,胆子更加寒了,于是金龙鞭一摆,叫道:“龙姑娘,手下留情!”小龙女不理,对他既无敌意,亦无友意,脚步微动,向左踏出两步,尹克西跟着一转,仍想护住赵志敬,忽听背后哼的一声,一惊之下微微回头,但见他左肩袍袖已被剑锋划去了一片,鲜血涔涔而下。

  小龙女这一剑如何刺他,旁人仍是莫名其妙,剑法精妙迅疾到了这等地步,那不但来去无影无踪,长剑简直还能转弯。

  赵志敬连中两剑,心想尹克西武功平平,实不足以倚为护符,危急中提气窜出,跃到了潇湘子身旁。小龙女便似没见,转过身子,左手向尹克西刺了一剑,右手剑却刺向尼摩星前胸。尼摩星左手撑住拐杖,右手以铁蛇一挡,但听得赵志敬一声大叫,跟着呛啷一响,长剑落地,原来手腕又已中剑。这一招更是奇特,明明小龙女与他相距甚远,当攻击两大高手之际,竟能抽空伤他。

  潇湘子“哼”了一声,道:“龙姑娘剑法不差,我也得领教领教。”左手一掌向旁推出,赵志敬只觉一股大力撞在胸口,立足不住,跌出数丈,亏得他内功也已颇有根底,身上虽受了三处伤,仍是拿桩站住。潇湘子掌力未收,哭丧棒同时击出。

  那浑人马光祖与杨过、小龙女一直交好,这时心大大以为然,高声叫道:“不要脸啊不要脸,三位武林大宗师,围攻一个小姑娘。”潇湘子等听在耳里,脸上都是微微一热。

  他们生平对什么仁义道德,素不理会,然均自负傲慢,对身份体面却瞧得极重,若在平时,别说三人联手,便是单打独斗,也觉不屑与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动手,但此刻自知凭着一人武功,决计抵挡不了她这种鬼神莫测的剑招,于是对马光祖的讥嘲只作不闻,心中均想:“浑大个儿,咱们一齐同来办事,你却反助外人,回头定要教你吃点苦头。”便这么心念略转之间,眼前剑光晃动,小龙女已然出招。三人仍是瞧不清她的剑势,一齐向后跃退丈余,不约而同的各自舞动兵刃,护住周身要害。众蒙古武士牵着尹志平、李志常等人,退后靠着殿壁,个个均知眼前这四人相斗,实是非同小可,只要给谁的兵刃稍稍带到,便不死也得重伤。

  潇湘子、尼摩星、尹克西均知今日之斗,既非考较功力,并不是比试武艺,只是如何设法避得小龙女神妙无方的剑招,心中都盼她先出手攻击旁人,但求能在她招数之中,略略瞧出些端倪,便有了取胜之机。三人都是一般的念头,于是各施生平绝技,将全身护得没半点空隙,那是先求己之不可胜,以求敌之不可胜的意思。以这三大高手的身份理论,一出手便取守势,可说是生平从未有之事,但想到敌手如此之强,若要上手抢攻,十九求荣反辱。

  大殿之上,只见小龙女双剑拄地,站在中心,潇湘子等三人分处三方,每人身前均有一片寒光来回晃动。尹克西的金鞭舞成一团黄光;尼摩星的铁蛇是一条黑影倏进倏退,吞吐流转;潇湘子的哭丧棒则搅成一张灰幕,遮在身前。众蒙古武和全真道人从未见过如此的声势,心中无不骇异。

  小龙女向三人望了一眼,心道:“我和你们三个无冤无仇,谁有空闲和你们动手。”

  见赵志敬闪闪缩缩的正要退到神像之后,当即素袖一拂,踏步便上。尼摩星与潇湘子自左右抢到,铁蛇和哭丧棒挡在身前,他二人联手,进攻即或不足,自守却是有余。小龙女见无隙可乘,双剑即不递出,眼见赵志敬逃到殿后,当即仗剑追了两步,但尼摩星和潇湘子两般兵刃使得飕飕风响,竟然抢不过去。小龙女道:“你们让是不让?”

  潇湘子心想:“此时仇隙未成,她未必便施杀手。这全真教的掌教于我有甚好处,我何苦为他树此强敌?”他踌躇未答,尼摩星却叫了起来:“咱们偏偏不让,你这妖女有甚本事,一起施展出来吧!”潇湘子、尹克西一齐向他瞪了一眼,心想:“咱们便是不让,又何必口吐恶言?难道凭你一人之力,能敌得她吗?当真是太过不自量力了。”只是和他协力御敌之际,不便出口埋怨。原来尼摩星双腿断折,那是拜受杨过与李莫愁之赐,他知杨过是小龙女情郎,满腔怨毒,自是都要发泄在她身上,这时一动上手,他与甚余二人不同,存心要和她拼个你死我活。

  小龙女也不着恼,只知若要诛杀尹赵二道,非将跟前这三个高手驱退不可,于是淡淡的道:“你们既不肯让,我可要无礼了!”一言甫毕,剑光闪处,突听一片声响,悠然不绝。响声未过,小龙女已向后跃退丈余,站在大殿中心,只见潇湘子和尼摩星脸上均各变色,尹克西虽未参与这一下过招,但脸上神色不正,心中大是惴惴,原来适才一记长声,乃是四十余下极短促的连续打击组成。这顷刻之间,小龙女双剑已刺削点斩,一共出了四十余招,尼潇二人守得滴水不漏,每一招均撞在兵刃之上,在群道听来,只不过是一下长长的兵刃碰击之声,尹克西却每一下短声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这攻招如此迅捷,潇湘子等三人心中更是惊惧,适才所以能挡住剑招,全凭两人联手,将兵器舞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若待她一剑既出,再要举起兵刃挡架,身上早已中剑了。小龙女急攻不下,也佩服这两人守得竟是严密如此,微微一顿,脚步轻飘飘的向后略退,脸孔自朝着潇湘子,双剑倏地反倒刺,叮叮叮叮十二下急响,纵是琵琶高手的繁弦轮指,也无如此急促。尹克西的金轮始终没有闲着,终于将这十二下也均挡了回去。

  这两轮攻守一过,四人心中均已了然,小龙女弱在内力不强,剑招上的劲道不能荡开对方的兵刃,若能与这三人的真力大致相仿,那么三人早已守御不住。小龙女提剑回到殿心,寻思破敌之计,只见三个对手的兵刃越舞越急,那里寻得出半点破绽。

  小龙女心想:“如此迅疾的舞动兵刃,内力大耗,定然难以持久,我静以待变,时间一长,总能寻到破绽。”于是双剑微颤,似攻非攻,手臂蓄势待发,却不出击,教对手三人不敢稍有弛缓。那知潇湘子等内力均是极为深厚,如是舞动兵刃,纵是两三个时辰,气力也不会耗竭。小龙女见无隙可乘,便静静的站着,神色娴雅嫣然。她性子向来不急,在道上追踪尹志平和赵志敬一月有余,始终没有出手,此时便再多待一天半日,又有何妨?

  要知她在古墓中寂静自守,早已练成了无人能及的耐心。

  尼摩星见她仗剑端立,旁若无人,第一个先沉不住气了,猛地里虎吼一声,铁蛇挥出,向她冲了过去。他一出手攻击,身子左侧便露出空隙。小龙女长剑一抖,尼摩星拐杖急撑,跃了回来,但觉肩头微微疼痛,俯眼一瞧,只见左肩衣服上已刺破了五个破孔,鲜血正从孔中渗出。尤奇的是这五个破孔列成梅花之形,四个小孔围着中间一孔,排列得整整齐齐,若非小龙女也防备了他铁蛇的进袭,这只左臂只怕此刻已不连在他身上了。

  他一攻无功,反受创伤,心中虽怒,却也不敢再贸然动手。三人站在三方各舞兵刃。

  小龙女站在中心理也不理,胜败之势虽然未分,但长期僵持,究非了局。尹克西一直在苦思取胜之策,他一套“黄沙万里鞭法”反反复覆已使了四次,猛地心念一动,叫道:“尼摩兄,潇湘兄,咱们一齐踏上半步。”

  尼摩星与潇湘子没明白他的用意,但想他是西域大贾,见识既丰,人又聪明,于是依言踏上半步。尹克西同时踏上半步,他见三人的招数之中并无破绽,叫道:“咱们再踏上半步。”尼潇二人依言上前,尹克西道:“防守务须严谨,踏步要慢。”

  三人手上毫不松懈,过了一会,便向前踏出半步,这时人人都瞧出,三人围着小龙女的圈子渐渐缩小,到最后便会将她挤在中心。三人虽不敢出手攻击,但每人舞动兵刃,组成三堵铜墙铁壁,向中逐步挤拢,三股守势合成一股强大的攻击,实是猛不可当。众人瞧到这般情景,蒙古武士和赵志敬一派的道士心中暗喜,其余的道士均为小龙女担忧。

  小龙女见三人离自己身边越来越近,兵刃招数中却仍是无隙可乘,眼见过不多时,自己势非被他们挤死不可,当下双剑连刺,只听得叮叮之声忽急忽缓,每一招都碰在对方兵刃之上。她连攻数十剑,尽数给挡了回来,那三人却又各自踏进了半步。小龙女心中一急,退向左后侧时足底一绊,微一踉跄,这一下身上各处大现破绽,若不是潇湘子等只守不攻,不敢乘机进袭,那她已遭到极大凶险。小龙女知道大殿地下投弃着数十柄长剑,都是全真教群道所用兵刃被人夺下时而拋掷在地。她在剑上这么一绊,忽然想起:“别人两手能使双剑,我既已学会分心二用之术,两手该能同时使四柄剑,便算显不出四剑的威力,或能扰乱敌人,乘机脱困。”于是左手长剑交右手,俯身拾起二剑,右手两把,左手两把,四把剑同时挥动。

  潇湘子等大吃一惊,均想:“这姑娘的招数愈来愈奇,四剑齐使,当真是闻所未闻。”但各人均抱定以不变应万变的主意,不管她使什么怪招奇术,总是只守不攻,逐步迫紧。

  其实小龙女四剑齐使,虽然骇人耳目,威力反而不及只用双剑,因她平素专练单剑,左手全真剑法,右手玉女剑法,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时每一只手都使双剑,由于向来少练,出招时已无得手应心之妙。

  她四剑连刺,与三般兵刃又碰撞了数下。高手比武,只一招便能测知对方高下强弱,潇湘子等接了她几下四剑连使的招数,只觉她的剑招突然迟缓了几分,剑尖刺来时也不及先时的神妙莫测。尼摩星瞧出便宜,喉头咕咕作响,挥动铁蛇便要进袭。尹克西急叫:“使不得,这是她的诱敌之计。”尼摩星经他提醒,吓了一跳,心想幸亏人家生意人见机得快,原来这女子狡狯如此,只要自己一攻,她立施反击,那么不但合围之势登时破了,只怕自己还要性命不得周全。

  其实小龙女本来不是存心诱敌,但听尹克西这么一叫,心想:“这黑矮子沉不住气,只有从他身上寻破敌之策。他说我诱敌,我便当真要来诱他一下。”突然间右手一挥,一柄长剑向上飞出,右剑刺出之时,左手又有一柄长剑飞上去,潇湘子等一惊,不知她又要玩什么花样,只见半空双剑尚未跌落,她手中仅有的双剑掷了上去,这么一来,她两手空空,已无兵刃。尹克西叫道:“各人自行严守,千万不可进攻。”他瞧不透小龙女的用意,但想只要严密守卫,逐步前逼,那便已稳操胜算,对方虽然赤手空拳,却也不必冒险进招。

  小龙女一弯腰,两手不住在地下抓剑,一一掷上半空,同时空中长剑一柄柄落下,她一接住跟着又掷了上去。但见数十柄长剑此上彼落,寒光闪烁,煞是奇观,古墓派的武功本来不以内力沉雄见长,而凭手法迅疾取胜,当年小龙女传授杨过武功之时,要他以只掌拦住八十一只麻雀,活的麻雀尚能拦住,这数十柄长剑随接随拋,在她自是浑若无事,她手中每一刻都有兵刃,但也是每一刻都无兵刃,只瞧得潇湘子等目瞪口呆,心想这是在变戏法玩把戏,那里还是争胜拼死的比武?

  猛地里小龙女左掌一扬,在一柄自空落下的长剑柄上一推,那剑横飞而出,向尹克西疾刺过去。剑头撞在他金龙鞭舞成的光幕之上,迅疾无比的弹了回来,却撞向尼摩星。尼摩星的铁蛇舞得正急,那剑一碰,便即飞去回刺小龙女。这时空中又有两柄长剑落下,小龙女双手一拨一推,三柄剑分袭三人。

  顷刻之间,那数十柄长剑不再向上飞起而是在三般兵刃组成的光幕之间来回激荡,有些长剑去势斜了,被尼摩星用大力一砸,断成两截。小龙女手上戴着金丝手套,拍打左剑刃之上,丝毫不伤。这一番恶斗,比之适才更是惊心动魄。小龙女自幼熟习拦打八十只麻雀的轻身功夫,眼明手快,灵台澄澈,越打越急,心中竟无半点杂念,全没想到这场激战是胜是败,是生是死。有时顺手抓到剑柄,便刺出数剑,随即又向敌人投掷。初时她双剑在手,潇湘子等已感不易抵御,这时数十柄长剑乱下乱刺,中间又夹着她凌厉迅疾的击刺,却如何还能招架?何况长剑从各人兵刃上碰撞出去之时,方向力道,全是不易控制,是否要伤到同伴,那全是听天由命了。

  小龙女向空掷剑,本来不过想扰乱敌人的目光,这时情势变化,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占上风。从兵刃飞舞的响声之中隐隐听得尹克西和尼摩星气息渐粗,潇湘子的哭丧棒舞得虽快,但只见其惶急,不见其潇洒。突然间尹克西右臂一垂,叫声:“不好!”原来三柄长剑飞了过去,正好和他的软鞭缠在一起。他守得虽然严密异常,但这三柄剑均是从潇湘子和尼摩星的兵刃上碰撞出来,三剑齐至,莫名甚妙的缠在他的鞭上。尹克西出力一抖,将三剑抖下,但正当他软鞭将起未起之际,小龙女长剑刺出,尹克西手腕一疼,软鞭已把持不住。

  但听呛啷一声,金龙软鞭掉在地下。小龙女左掌连挥,七八柄长剑激飞而出,分刺三人,跟着双手各接住一柄长剑,身形一晃,从尹克西身前跃出。尹克西手腕受伤,兵刃落地,这铜墙铁壁般的包围圈子立时破了,眼见她双剑如两道电光似的闪动,忙向后急退。

  小龙女的轻功比这三人都高,一提气,直奔殿后追赶赵志敬去了。

  潇湘子等一时还不能便收兵刃,直待数十把剑一一落地,这才住手。尹克西脸带愧色,说道:“小弟无能,给她走了!”他三人本来互相各不为下,虽同在忽必烈帐下,然谁也不佩服谁,大家勾心斗角,均要设法压服对方,但经历了适才这场惊心动魄的恶斗,三人都有死里逃生之感,相互间的敌意少了许多,潇湘子和尼摩星齐声道:“这怪不得尹兄……”一言未毕,忽听得后山隐隐传来叮叮当当兵刃撞击人之声。

  本来大殿上一战,潇湘子等均已胆寒,但听这兵刃撞击之声,夹着法王五只轮子的呜呜响声,显然是小龙女已在与法王动手。三人心中均想:“有这么一个硬手作为主将,咱们再从旁夹攻,必可取胜。”尹克西左手拾起金龙软鞭,叫道:“大伙儿追!”抢先寻声追了下去。潇湘子哭丧棒一挥,与尼摩星率领众蒙古武士发足跟随。众人此时心目中的大敌唯有小龙女一人,全没将诸全真道人放在意下。尹志平李志常等见众蒙古武士一退,即行互解绑缚,纷纷拾起长剑,蜂拥跟去。

  潇湘子等一到重阳宫后的玉虚洞前,只见轮影激荡,剑气纵横,金轮法王吼声如雷,小龙女白衣胜雪,两人相隔丈余,正自遥遥相斗。金银铜铁锡五只巨轮回旋飞舞,那响声只震得人之耳中嗡嗡作响,这般声势与大殿上的激斗又自不同。尹志平和李志常见玉虚洞的洞门已被大石堵塞,不知五位师长生死如何,心中焦急,一齐抢到洞口,但达尔巴手执金杵,霍都挥动钢扇,只数招之间,便将群道打退。王志坦大叫:“师父,师父,你老人家安好吗?”他心中焦急,语音中带有哭声。李志常转念一想:“凭着五位师长的玄功,怎能轻易给人关在洞中?定是他们练功到了紧急当口,不能分心抵御外敌。王师弟这么一叫,他们若在洞中听见,反而扰乱心神。”于是说道:“王师弟,别叫,五住师长受不得惊扰。”王志坦立时醒悟,于是俯身扶起倒在地下的宋德方,见他受伤不轻,当下设法救助。

  潇湘子等旁观法王和小龙女相斗,见他虽然守多攻少,但接得两三招便要还递一招,五只轮子威力奇猛,逼得小龙女无法欺近身去,比之适才自己三人只守不攻,那武功确是高出甚多。三人心中又是佩服,又是妒忌,均想:“这和尚被封为蒙古第一国师,也不枉他了。”三人本来想与法王夹攻合击,但一见这情势,私心登起,都不愿便这么助他成功。

  其实金轮法王出招虽猛,心中却已是叫苦不迭,只见小龙女双手剑招各各不同,但互相配合得精妙绝伦,左手剑攻前,右手剑便同时袭后,叫他退既不可,进又不能,双剑每一路剑招都是进攻数处,而这数处都是叫他顾此失彼,难以并救。若不是他内功外功俱臻登峰造极之境,眼明手快,刚柔并济,武功只要略差半分,这顷刻之间身上早已中了七八剑,幸好他吃过这套“玉女素心剑法”的苦头,当日一败之后,事后曾苦苦思索。

  那金轮法王实是武林中不世出的奇才,所学既广,人又聪明,自与杨过、小龙女一战而败之后,无日不在钻研破解“玉女素心剑”的法门,只是那剑法太过神妙,要说破解,实在有所不能,但若奋力而斗,百余招内尚可抵挡得住。这日他在玉虚洞外见小龙女孤身闯来,杨过并未陪伴在侧,自是不惧反喜,心想今日结果了她,那便无敌于天下,岂知一动上手,她一人便将一套“玉女素心剑法”使将出来,而且迅疾凌厉,远胜于与杨过联手之时。原来这剑法若是由一对有情的男女共使,心意脉脉,灵犀暗通,招数虽奇,却失之于柔和温雅,不易伤人,待得小龙女一人独使,这股轻怜蜜爱,缠绵牵挂的味道一去,敌人更是无法抗御了。

  只见两人纵跃来去,出手越来越快,便是潇湘子这等高手,也没瞧清两人这一叱一叫,已起了什么变化。突然之间,尼摩星脸上微微一痛,似被什么细小暗器打中,一惊之下伸手一摸,脸上没什么,手掌中却有一点鲜血。他呆了一下,又见一点鲜血上点点斑斑的溅了十几点鲜血,宛似白绫上画了几枝桃花,鲜艳夺目,尼摩星喜道:“小妖女受伤啦!”接着剑光闪了两闪,法王又是一声低吼。潇湘子冷冷的道:“不!是大和尚受伤!”

  尼摩星一想不错,这些鲜血是法王溅到小龙女身上的,心想若是法王死在她的手下,再也无法将她制住,于是叫道:“尹兄潇兄,一齐上啊!”铁蛇挥动,慢慢从小龙女身后逼了上去。潇湘子和尹克西见情势不妙,不能再事袖手旁观,当下分从左右逼进。

  这么一来,局势陡变,小龙女武功再强,也决不能抵敌这四大高手的联攻。金轮法王的武功固已出神入化,而潇湘子等也是一等一的武林健者,半年以前,每人均尚且以为是武功天下第一。纵然换作周伯通、黄药师、郭靖这几人,也无法以一敌四。

  法王身上已中了三剑,但均未伤及要害,危殆万分之际来了帮手,心中一宽,只见潇湘子等并不出手攻击,各以兵刃护住自身,缓缓的分从三方进逼,小龙女一时之间虽尚未受到来自四面的齐攻,但时间稍长,势必无幸。但见玉虚洞前,青松之侧,四个武林怪客围着一个素装少女,剑气如虹,轮光若电,好一场恶战。众蒙古武士和全真道人只瞧得目眩心惊,脸若死灰,生平那里见过如此的激斗?

  数百对眼光一齐注视着这五人相斗,猛听得砰彭一声震天价大响,砂石飞舞,烟尘弥漫,玉虚洞前数十块大石崩在一旁,五个黄衫道人从洞中缓步而出,正是丘处机、刘处玄等全真五子。尹志平、李志常等大喜,齐叫:“师父!”迎了上。达尔巴和霍都大吃一惊,这洞口以这许多大石堵住,怎能斗然间推石而出?瞧这股破洞的声势,便如点燃一批火药开山爆石一般。两人各挺兵刃,向前抢上。丘处机等五人向旁一让,突然十掌齐出,按在两人背心,一捺一送,将两人拋入了玉虚洞中。

  达尔巴和霍都二人的武功,本来与郝大通等在伯仲之间,虽然不及丘处机、王处一的精湛,但也决不致只一招便给掷入洞中。原来全真五子在王虚洞中闭关静修,钻研拆解“玉女心经”之法,五个人殚精竭虑,日夜苦思,总觉小龙女和杨过所显示的武功,每一招每一式都恰好是全真派武学的克星,要想从招术中取胜,实是难能。后来丘处机从天罡北斗阵法中悟出一理,说道:“咱们在招数上势必要败,但可合五人之力,以劲力的雄浑,补招数之不足。”于是五人第一步修习并力攻敌的法门,每一招出去,都是将五人的劲力归集于一点。他们知道全真派第三四代弟子之中,并无出类拔萃的人物,只有仗着人多,或能合力自保,这一个多月之中,他们创出了一招“百川归海”。当金轮法王率领众武士堵洞之时,这一招“百川汇海”正好练到了紧要当口,融合无间,这才破洞而出。只可惜过于急促,这一招只练到了八成火候,饶是如此,达尔巴和霍都也已抵挡不住,竟给他们一击成功,摔入洞中,晕了过去。

  丘处机等转过身来,只见法王等四人围着小龙女酣斗方烈。五人只瞧了片刻,面面相觑,不禁神色惨然,心中都想:“罢了,罢了,原来古墓派的武功精妙若斯,若要胜她,那是终身无望了。”他们在洞中所想所练,都是从先前所见小龙女和杨过的武功为依据,岂知眼前所显示的神奇剑招,要想瞧个明白都有所不能,说到破解,真是从那里说起?

  法王等四大高手的武功,都是远在全真五子之上,全真教如想要有如此一个都是千难万难,丘处机等心想:“若是先师在世,自能胜得过他们,周师祖大概也胜他们一筹,但说到同时受这四人围攻,十九要抵敌不住。”五个老道垂头丧气,心下惭愧,自觉一代不如一代,不能承继先师的功业,大敌当前。全真教瞧来是无立足之地了。眼见招招凶险,步步危机,五人越瞧越是心惊,顾不得询问弟子眼前这变故因何而起。

  这时小龙女等五人相斗,情势又已不同。小龙女招招攻击,法王等始终是遮拦多,还手少,但逐步进逼,小龙女越来越是不利。她数次想抢出圈子,暂且退走,但法王等四人守得严密异常,每一次均给挡了回来,她知有金轮法主持围逼,再要以掷剑之法来敌已不可能,何况除了手中双剑,身边已无其它兵刃。她自在大殿上剑伤净光,到这时已斗了一个多时辰,气力渐感不支,而强敌越逼越近,眼见丘处机等五人环伺在侧,知道这五个老道也非易与之辈,四下里个个都是敌人,自己却只有孤身一人,今日定然是丧身在这重阳宫中了。心中忽然想起:“我遭际若此,一死又有什么可惜?就只是……就只是……临死之时,总盼能再见过儿一面。他这时是在那里呢?多半是和郭姑娘卿卿我我,柔情无限,说不定他俩已成了亲,新婚燕尔,那里想到我这苦命女子在此受人围攻?不,不!过儿不会这样,他便是和郭姑娘成亲,心中也决不会忘了我。我只要能再见他一面,只要能再见他一面……”

  她离襄阳北上之时,决意永不再和杨过相见,但这时面临生死关头,心中越来越是割舍不下。她一想到杨过,本来分心二用突然变为心有专注,双手各各不同的剑招忽地施展不出“玉女素心剑法”的威力。法王见她剑法斗变,初时还道她是存心诱敌,故示弱点,但数招一过,看看又是不像,当下踏上一步左手银轮护身,右手金轮往她剑上碰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