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神雕侠侣[旧版] >
五七:国难家仇


  郭靖道:“好啊,但盼这女孩别像她姐姐那么淘气,这么大了还让父母操心。”黄蓉微微一笑,道:“若是操心得了,那也罢了,就只……”她叹了一口气,道:“我好生盼望是个男孩儿。”郭靖在她手背上抚摸了几下,道:“男孩儿女孩儿不都是一样?快睡吧,别再胡思乱想了。”给她拢了拢被窝,吹灭烛火,转身回房,只见杨过睡得兀自香甜,听得鼓交三更,于是上床又睡。

  那知他夫妻俩在后院中这番对答,都教杨过隐身在屏门之后听了个明明白白。当郭靖黄蓉走向内室,杨过仍在屏门之后痴痴站着,心中反来覆去只是想着黄蓉那几句话:“我只恨杀他不早……他父亲一掌拍在我肩头,这才中毒而死你我均有杀他之心,结果他也因我而死。”心想:“我父死于他二人之手,那是千真万确,再无疑惑的了。这黄蓉果然好生奸滑,对我已然起疑,今晚我若不下手,只怕再无如此良机。”当下回房静卧,直等到郭靖回来。

  郭靖揭被盖好,只听得杨过微微发出鼾声,心想:“这孩子这时睡得真好。”于是轻轻着枕,只怕惊醒了他,过了片刻,正要朦胧睡去,只觉杨过缓缓翻了个身,但他翻身之际,鼾声仍是不停。郭靖一怔:“任谁梦中翻身,必停打鼾,这孩子呼吸异常,难道他练内功时运逆了气么?这岔子可不在小。”须知他宅心仁厚,绝未想到杨过是假装睡熟。

  杨过缓缓又翻一个身,见郭靖仍无知觉,于是继续发出低微鼾声,一面走下床来,原来初时他想在被窝中伸手过去行刺,但觉相距过近,极是危险,若是他临死之际反击一掌,只恐自己也难逃性命,后来想坐起之后出刀,总是忌惮他武功太强,于是决意先行下来,一刀刺了他要害之后,立即破窗跃出,又怕鼾声一停,反而使他在睡梦中感到有异,因是一面下床,一面假装作鼾。

  这么一来,郭靖更是给他弄得满腔胡涂,心想:“这孩子莫非得了梦游离魂之症?我若此时叫他,他一惊之下,气息逆冲丹田,立时走火入魔。”于是一动也不敢动,侧耳静听他的动静。

  杨过从怀中缓缓拔出匕首,右手平胸而握,一步步走到床前,突然举臂,一刀正要刺将下来,郭靖柔声叫道:“过儿,你做什么恶梦了?”杨过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双足一点,反身破窗而出。他去得快,郭靖去得更快,他人未落地,只觉双肩一沉,已被郭靖两手抓住。杨过万念俱灰,知道自己武功非他之敌,抗拒也是无用,当下闭目不语。

  那知郭靖抱了他身子,重新跃进窗子,将他放在床上,把他双腿盘坐,两手垂在丹田,正是玄门练气的姿式。杨过暗暗奇怪:“不知他要用什么恶毒的法子折磨我?”突然间想起了小龙女,深吸一口气,要待纵声大呼:“姑姑,我已失手被擒,你赶快逃命。”郭靖见他突然急速运气,更误会他是练内功岔了气道,心想:“他在这危急之际,只能缓缓吞吐,如此大呼大吸,反受其害。”急忙出掌按在他丹田之上。

  杨过要想张口大呼,不料丹田被郭靖按住,竟然叫不出声来,心中挂念着小龙女的安危,只急得面红耳赤,急想挣扎,苦于丹田被按,全身受制,竟然动弹不得。郭靖缓缓的道:“过儿,你练功太急,这叫做欲速则不达,快别乱动,我来助你顺气归源。”杨过一怔,不明他其意何指,但觉一团暖气从他掌心渐渐传入自自丹田,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又听郭靖道:“你缓缓吐气,让这股暖气从水份到建里、经巨阙、鸠尾、到玉堂、华盖,先通了任脉,不必去理会奇经八脉。”杨过是个十分的聪明伶俐之人,听了郭靖之言,又觉到他是在以内功助已通脉,一转念之间,已猜到了八九分,暗叫:“惭愧,惭愧。

  原来他只道我练功时走火入魔,以致行为狂悖。”当下暗运内气,故意四下冲走,横奔直撞,似乎难以克制。郭靖心中担忧,掌心内力加强,将他四下游走的乱气收束在一处,逐步消散。杨过既经作伪,索性力求逼真,他此时内功造诣已自不浅,体中内气狂走之时,郭靖一时却也不易对付,直化了半个时辰,才将他逆行的气息尽数归顺。

  经了这番冲荡,杨过固然累得有气无力,郭靖也是极感疲困,二人一齐打坐,直到天明,方始复元。郭靖微笑道:“过儿,好了吗?想不到你的内力已有如此造诣,险些连我也照护不了。”杨过知他为了救助自己,不惜大耗功力,心中不禁感动,道:“多谢郭伯伯救护,侄儿昨晚险些闹成了下肢残废。”郭靖心道:“你昨晚昏乱中,竟要提刀杀我,幸好你自己不知,否则宁不自愧?”他存心厚道,只怕杨过知晓此事,于是岔开话题,道:“你随我到城外走走,瞧一下四城的防务。”杨过应道:“是!”

  二人各乘一匹战马,缓缓驰出城去。郭靖道:“过儿,全真派内功是天下内功的正宗,进境虽慢,却绝不出岔子,各家各派的武功你都可涉猎,但内功还是以专修玄门功夫为宜。其中的功诀法门,你都是会的,待敌兵退后,我再与你共同好好研习。”杨过道:“昨晚我走火之事,你可千万别跟郭伯母说,她知道后定要笑我,说我学了龙姑姑旁门左道的功夫,以致累得你辛苦一场。”郭靖道:“我自然不说。其实龙姑娘的功夫也非旁门左道,那是你自己胡思乱想,未得澄虑守一之故。”真所谓君子可欺以方,杨过一番花言巧语,竟将郭靖骗得没半点疑心,他知此事只要给黄蓉获悉,定然逃不过她的掌心,听郭靖答应不告知黄蓉,当下心中大安。

  二人纵马城西,见有一条小溪横出山下。郭靖道:“这条溪水虽小,却是大大有名,名叫檀溪。”杨过“啊”了一声道:“刘皇叔跃马过檀溪,原来这溪水是在此处。”郭靖道:“刘备当年所乘之马,名叫的卢,相马者说能妨主,那知这的卢竟跃过溪水,逃脱追兵,救了刘皇叔的性命。”他说到此处,不禁想起了杨过之父杨康,喟然叹道:“其实世人也均与这的卢马一般,为善即善,为恶即恶,实无定则,但在每人心中一念之差而已。”

  杨过心下一凛,斜目望郭靖时,见他神色殊有伤感之意,倒不是出言讥刺自己,心想:“他的话虽然不错,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你夫妻俩暗中害死我父,难道也是么?当真是大言炎炎,不知羞惭。”他对郭靖事事佩服,但一想到父亲死于他夫妻手下,总是不自禁的胸间横生恶念。

  二人策马行了一阵,到得一座小山之上,升崖眺望,汉水浩浩南流。只见四郊大批难民,拖男带女的涌向襄阳,郭靖伸鞭指着难民人流,道:“蒙古兵定是在四乡加紧屠戮,令我百姓流离失所,实堪痛恨。”从山上望下去见道旁有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一行大字曰:“唐工部郎杜甫故里。”杨过道:“襄阳城真是了不起,原来这位大诗人的故乡便在此处。”郭靖扬鞭吟道:“大城铁不如,小城万丈余……连云列战格,飞鸟不能踰。胡来但自守,岂复忧西都?……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

  杨过听他吟得慷慨激昂,跟着念道:“胡来但自守,岂复忧西都?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郭伯伯,这几句诗真好,是杜甫做的么?”郭靖道:“是啊,前几日你郭伯母念给我听,我便记下了。你想中国文章之士,人人都会做诗,但千古只推杜甫第一,自是因他忧国爱民之故。”杨过道:“你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那么文武之术虽然不同,道理却是一般的。”郭靖听他体会到了这一节,很是喜欢,说道:“经术文章,我是一点也不懂,但想人生在世,便是做个贩夫走卒,只要有为国为民之心,那就是真好汉真豪杰了。”

  说话之间,忽见城门口的难民回头奔跑,但后面的人流还是继续前涌,一时之间,襄阳城外大哭小叫,乱成一团。郭靖吃了一惊:“干么守兵不开城门,放百姓进城?”忙纵马急奔而前,只见一排守兵弯弓搭箭,指着难民。郭靖大叫:“你们干什么?快开城门。”守将见是郭靖,忙打开城门,放他与杨过进城,郭靖道:“众百姓惨受蒙古兵屠戮,怎不让他们进来?”守将道:“吕大帅说难民中混有蒙古奸细,千万不能容其入城,否则为祸不小。”

  十余年前蒙古军攻襄阳之时,守城的安抚使名叫吕文德,正是当今守将吕文焕的胞兄,其时郭靖、黄蓉襄助守城,也为放难民入城之事与吕文德大起争执,不意难兄难弟,如出一辙。郭靖大声喝道:“便有一两个奸细,岂能因此误了数千百姓的性命?快快开城。”郭靖守城已久,累立奇功,威望早着,他的号令守将不敢不从,只得一面开城,一面命人飞报吕文焕。

  众百姓扶老携幼,涌入城来,堪堪将完,突见远处尘头大起,蒙古军自北来攻。宋兵各自在城垛后守住,只见城下敌军之前,当先一批,马衣衫褴褛,手执棍棒,并无一件真正军器,乱糟糟不成行列,齐声叫道:“城上不要放箭,咱们都是大宋百姓啊。”蒙古精兵铁骑,却躲在百姓之后。

  自成吉思汗以来,蒙古军一直用这驱敌国百姓先攻的法子,守兵只要手软罢射,蒙古兵随即跟上。这法子残暴毒辣,往往得收奇效。郭靖久在蒙古军中,自然深知其法,但要破解,却是苦无良策。只见蒙古精兵持枪执刀,驱逼宋民上城,众百姓越行越近,最先头的已爬上云梯。

  襄阳安抚使吕文焕骑了一匹青马,四城巡视,眼见情势危急,下令道:“守城要紧,放箭!”众兵箭如雨下,惨叫声中,众百姓纷纷中箭跌倒,其余的百姓回头便走。蒙古兵一刀便砍去一个首级,一枪便刺个窟窿,逼着众百姓攻城。杨过站在郭靖身旁,见到这般惨状,大是愤恨,只听吕文焕叫道:“放箭!”又是一排羽箭射了下去。郭靖大叫:“使不得,莫错杀了好人!”吕文焕道:“如此危急,便是好人,也只得错杀了。”郭靖道:

  “不,好人怎能错杀?”郭靖心中一动,暗想:“莫错杀了好人,莫错杀了好人!”

  郭靖叫道:“丐帮的兄弟们,跟我来!”说着奔下城头,杨过也要随去。郭靖道:“你昨晚练气伤身,今日千万不能用力,守在城头给我掠阵吧。”杨过见蒙古兵屠戮汉人,真是当他们猪狗不如,本想随郭靖去大杀一阵,听了他这话,心中一怔,又不能直说昨晚其实并非练功走火,只得回到城头。但见郭靖率领一队杂衣汉子,大开西门,冲了出去,迂回攻向蒙古军的侧翼。

  蒙古军使这借刀杀人之计,原是一举两得,既可屠杀汉人,又能摇动宋兵军心,突见郭靖领了一队健汉冲到,人人武艺精熟,勇不可当。

  押在众百姓后面的蒙古军当即分兵来敌。郭靖所率领的汉子,大半是丐帮中的好手,另有一小半是各地来投的忠义之士,一齐大声吶喊,奋勇当先,这一股声势,先自教蒙古兵气馁,两军一交,即有百余名蒙古兵被砍下马来。眼见这一队千人队抵挡不住,斜刺里又冲到一个千人队,双方挥动长刀,冲刺劈杀蒙古。那军是百战之师,果然勇悍精锐,郭靖所率的壮士虽然个个身负武艺,一时之间却也不易取胜。被逼攻城的众百姓见蒙古军分心厮杀,无人再来逼攻,发一声喊,四下逃散。

  只听得东边号角声响,马蹄奔腾,两个蒙古千人队疾冲而至,接着西边又有两个千人队驰来,将郭靖等一群人围在垓心。吕文焕在城头见到蒙古兵这等威势,只吓得心惊俱裂,那敢分兵去救。

  杨过站在城头观战,心中却是反复想着郭靖那句话:“莫错杀了好人,莫错杀了好人。”眼见他被蒙古兵四面包围,心想:“城头本来只须不断放箭,射死一些百姓,蒙古兵便无法攻上。现下郭伯伯身遭危难,全是为了不肯错杀了好人而起。这些百姓与他素不相识,绝无渊源,他尚且舍命相救,那么他何以要害死我爹爹?”

  他眼望着城下的惨烈厮杀,心中却是围绕着这个难解之谜打转:“他和我父义结金兰,交情自不寻常,但终于下手害他,难道我父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么?”他从未见过自己生父之面,但自小想象父亲仁侠慷慨、英俊勇武,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好男儿,突然要他承认父亲是个坏人,实是万万不能。其实在他内心深处,早已隐约觉得父亲远远不及郭伯伯,只是以前每当甫动此念,立即强自压制,此刻却不由得他不想到此节了。

  这时城下的喊声惊天动地,郭靖一千人左冲右突,始终杀不出重围。朱子柳率领一彪人马,武氏兄弟与郭芙另行率领一彪人马,均欲出城接应,只听得号角声急,蒙古又有四个千人队冲到了城门之前。那忽必烈用兵,果然不同寻常,只要城中开门接应,那四队精兵便要一拥而入。吕文焕瞧得心惊肉跳,大声传令:“不许开城!”又命两百刀斧手严守城门之旁,敢开启门者立斩。

  城内城外乱成一团,杨过心中也是各种念头互相交战,一时盼望郭靖就此陷没在乱军之中,一时又望他杀退敌军。突见蒙古阵势一乱,数千骑兵如潮水般向两旁溃退,郭靖手持一柄长矛,纵马驰出,身后的壮汉结成方阵,一路杀至城边。这方阵结得极是严整,蒙古军竟然阻挡不住,待退到城门之外,郭靖回转马头,亲自殿后,长矛起处,接连将七八名蒙古将官挑下马来。蒙古兵将见他如此神威,一齐勒马,不敢十分逼近。

  吕文焕对郭靖倚若长城,见他危险,心中大喜,忙叫:“开城!”那城门只开三四尺,仅容一骑,众壮汉陆续奔了进来。蒙古军见功败垂成,黄旗招动,两彪军马自左右冲到。吕文焕大叫:“郭靖兄弟,你快进城,咱们不等旁人了。”郭靖见部属未曾全部脱险,那肯先行入城,反而纵马上前刺杀了两名冲得最近的蒙古勇士。

  但大军一动,犹如潮水一般,郭靖纵然武艺精深,一人之力如何能抵挡大军的冲击?

  朱子柳在城头见情势危急,忙垂下一根长索,叫道:“郭兄弟,吊上来。”郭靖一回头,见最后一名丐帮兄弟已经入城,却有十余名蒙古兵跟着冲进城门。城门旁的刀斧手一面抵敌,一面用力关门,那两尺厚的铁门缓缓合拢。郭靖大喝一声,一矛刺死了一名什长,纵身一跃,伸手拉住了长索。

  朱子柳奋力一扯,郭靖登时向上升了丈许。督战的万夫长喝道:“放箭!”霎时之间千弩齐发。郭靖上跃之际,早已防到此着,脱下身上长袍,右手持索,左手将袍子在身前舞得犹如一块极大的盾牌,只是他胯下的坐骑,却连中了三十余枝长箭,射得竟如一只刺猬。朱子柳双手交替,将郭靖越拉越高,眼见他身子离城头尚有二丈,蒙古军中突然转出一个胖大和尚。身披黄色袈裟,正是金轮法王。他从一名蒙古军官中接过铁弓长箭,拉满了弦,搭上了狼牙雕翎,心知郭靖与朱子柳都是武艺深湛,若是射他二人,定然被挡,于是右手一松,那长箭倏向吊着郭靖的长索中节射去。

  这一招甚是毒辣,那长箭离郭朱二人均有一丈上下,二人无法相挡,金轮法王尚怕二人突出奇法破解,一箭既出,又各向朱子柳与郭靖射了一箭,第一箭拍的一声,将长索射成两截,第二三箭势挟刚风,续向朱郭二人射到。

  长索既断,郭靖身子一沉,那第二箭自是射他不着。朱子柳但觉手上一轻,叫声:“不好!”一箭射到面门。这一箭急劲异常,发射者显是有极深的内力,朱子柳知逆城头上站满了人,自己若是低头闪避,这箭定须伤了身后之人,当下左手伸出二指,看准长箭来势,在箭杆上一拨,那箭斜斜的落下城头去了。

  郭靖一觉绳索射断,心中暗暗吃惊,自己跌下城去虽然不致受伤,但在这千军万马包围之中,如何杀得出去?此时敌军逼近城门,城内若是派军接应,敌军定然乘机抢门。危急之中不及细想,左足在城墙上一点,身子斗升丈余,右足跟着又在城墙上一点,再升高了丈余。这种“上天梯”的高深武功,当世会者极少,即令有人练就,每一步也只上升得二三尺而已,郭靖这般在光溜溜的城墙上踏步而上,而且一步便跃上丈许,的确是惊世骇俗的武功。突然之间,城上城下一齐寂静无声,数万道目光一齐注视在郭靖身上。

  金轮法王瞧得暗暗骇异,但知这种“上天弟”的功夫全凭提一口气跃上,只要中间略一打岔,便他一口气松了,第三步便不能再窜上去,当下飕的一声,又是一箭向他背心射去。

  箭去如风,城上城下众军齐叫:“别放箭!”原来两军见郭靖武功惊人,个个钦服,均盼他就此纵上城头。蒙古兵虽是敌人,却也崇敬英雄好汉,突见有人暗箭伤他,无不愤慨。

  郭靖听得背后长箭来势凌厉,暗叫:“罢了!”只得回手将箭拨开。两军数百万人见他背心犹似生了眼睛一般,这一箭偷袭竟然伤他不得,齐声喝采。但就在震天响的采声之中,郭靖身子已微微向下一沉,距城头虽只数尺,却再也窜不上来了。

  当两军激战之际,杨过心中也似有两军交战一般,眼见郭靖身遭危难,他上升下降,再上再落,这两下起伏,乃是片刻之间的事,但杨过心中已如闪电般转了几次念头:“他是我杀父仇人,我杀他不杀?救他不救?”当郭靖使“上天梯”功夫将登上城头之际,杨过只要凌空一掌,郭靖在半空无所借力,定须身受重伤,给他击下城去。他稍一迟疑,郭靖已被法王发箭阻挠,无法纵上,杨过心中乱成一团,突然左手拉住朱子柳手中半截绳索,扑下城去,右手已抓住了郭靖的手臂。

  这一下变化极快,但朱子柳是一灯大师门下高弟,随机应变,何等快捷,当即双臂使劲,先将绳索向下微微一沉,随即一甩过顶。杨过与郭靖二人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就如两只大鸟般飞在半空。两军数万人马,无不瞧得张大了口合不拢来。

  郭靖身在半空,心想连受这秃驴袭击,未能还手,岂非输于他了?眼见他弯弓搭箭,又想发射,左足一踏上城头,立即从守军接过弓箭,猿臂一伸,长箭飞出,对准金轮法王发来的那箭射去,拍的一声,将法王的箭射为两截。法王刚呆得一呆,突然疾风劲,铮的一响,手中铁弓又已断折。要知法王与郭靖的武功虽在伯仲之间,但郭靖自幼在蒙古受神箭手哲别传授,再加上他的精湛内力,弓箭之技,天下无双,法王自是瞠乎其后。他连珠三箭,第一箭破箭,第二箭断弓,第三箭却瞧准了忽必烈的大纛射去。

  这大纛迎风招展,在千军万马之中,显得十分威武,猛地里一箭射来,旗杆上绳索断绝,忽必烈的王旗立时滑了下来。城上城下两军又是齐声发喊。

  忽必烈见郭靖如此威武,己军士气已沮,当下又传令退军。郭靖站在城头,但见蒙古军军形整肃,后退时井然有序,先行者不躁,殿后者不惧,不禁叹了一口长气,心想:“蒙古精兵,实非我积弱之宋军可敌。”想起国事,不由得忧从中来,浓眉双蹙,朱子柳、杨过等见他扬威于敌阵之中,耀武于万众之前,但脸上竟没半点骄色,心下无不深佩。

  忽必烈退军数十里,途中默默沉思攻城之策,心想有郭靖在彼,襄阳果是难破。法王道:“殿下亲眼所见,若非杨过那小子出手相救,郭靖今日性命不保。老衲早知那杨过是个反复无常之徒。”忽必烈道:“那却不然。料那杨过是要手刃郭靖,为父亲报仇,不愿假手于人。我瞧他为人飞扬勇决,并非深沉险诈之小人。”法王心中不以为然,但不敢公然反驳,只道:“但愿如此。”

  蒙古兵退却之后,安抚使吕文焕兴高采烈,又在元帅府大张筵席庆功,这一次杨过也被请为席中上宾。众人对他飞身相救郭靖的迅捷和勇敢,一齐大为赞扬。武氏兄弟在另席旁坐,见杨过一到,立时建功,心中好生不以为然,又怕经此一役,郭靖感他相救之德,更要将女儿许配于他。两兄弟一言不发,只喝闷酒。

  筵席过后,黄蓉将杨过请到内室相见,温言嘉赞,杨过谦言逊谢。郭靖道:“过儿!

  适才你使力强猛,胸口可有隐隐作痛么?”他是担心他昨晚走火之余,今日奋不顾身的相救自己,只恐伤了内脏。杨过怕黄蓉追问情由,瞧出破绽,忙道:“没事,没事。”他岔开话头,道:“郭伯伯,你这飞跃上城的功夫,那真是独步武林了。”郭靖微笑道:“这功夫我搁下已久,数年没练了,不免生疏,这才出了乱子。”其实昨晚他若非运用真力助杨过意守丹田,以致大耗元气,那么使“上天梯”功夫之际,即使有法王射箭阻挠,也难为不了他。但他此节自然决不提起,只道:“当年丹阳子马道长在蒙古传我这功夫,想不到竟用于今日。你若喜欢,这功夫过几天我便传你。过儿,全真教的玄门武功博大精深,妙用无穷,你好好研习,终生受用不尽呢。”

  黄蓉见杨过神情恍惚,说话之际,每每若有所思,虽说他今日奋力相救郭靖,乃万目共睹,但终是放心不下,说道:“靖哥哥,今晚我不大舒服,你在这儿照看一下。”郭靖记起她昨晚的嘱咐,点头答应,向杨过说道:“过儿,今日累了,早些回去休息罢。”

  杨过辞别两人,独自回房,耳听得更楼上鼓交二更,坐在桌前,望着忽明忽暗的烛火,心中杂念丛生,忽听得门上剥啄一声,一个女子声音在门外说道:“没睡么?”正是小龙女的声音。

  杨过大喜,一跃而起,打开了房门,只见小龙女穿著淡绿色衫子,俏生生的站在门外。杨过道:“姑姑,有什么事?”小龙女笑说道:“我想来瞧瞧你。”杨过握住了她手,柔声道:“我也正想着你呢。”两人并肩慢慢走向花园。园中花木扶疏,幽香扑鼻,小龙女望了望天边的月亮,道:“你非亲手杀他不可么?时日无多了呢。”杨过忙在她耳边低声道:“此间耳目众多,别提此事。”小龙女痴痴的望着他,说道:“等到月亮圆了,那便是十八日之期的尽头。”杨过矍然而惊,屈指一算,与裘千尺别来已有九天,若不在一二日内杀了郭靖夫妇,那么毒发之前便不能赶回绝情谷了。他幽幽叹了口气,与小龙女并坐在太湖石上。两人相对无语,胸间柔情渐增,灵犀互通,浑忘了仇杀战阵之事。

  过了良久良久,眼见月亮慢慢移到中天,夜凉如水,寒意侵肌,忽听假山外有脚步之声,两人隔着花丛走近,一个少女的声音说道:“你再逼我,干脆拿剑在我脖子上一抹,也就是了,免得我零碎受苦。”一个男人答道:“哼,你三心两意,难道我不知道么?这姓杨的小子一到襄阳,便在人前大大露脸,咱们从前许过的愿,发过的誓,你那里还放在心上?”听声音正是郭芙和武修文二人。小龙女向杨过装个鬼脸。意谓你到处惹下情丝,害得不少人为他烦恼。杨过一笑,拉着她身子靠近自己,微微摇手,叫她不可作声,且听他二人说些什么。

  武修文这几句话一说,郭芙登时大为恼怒,提高了声音道:“既是如此,咱们从前的话就算白说。我一个人走得远远地,永远不见杨过,咱们也永远别见面了。”只听衣衫轻轻一响,想是武修文拉住了郭芙的衣袖,而她用力一摔。她话中怒意更增,说道:“我宁可死了,也决不从。爹爹若是迫得我紧,我拍拍衣衫就走。杨过这小子自小飞扬跋扈,自以为了不起,我偏偏就没瞧在眼里。爹爹当他是宝贝,哼,我看他就不是好人。”武修文大喜,忙道:“是啊,是啊。先前算我瞎疑心,芙妹你千万别生气。以后我再这样,教我不得好死,来生变为乌龟大王八。”

  郭芙心中乐了,噗哧一笑。杨过与小龙女相视一笑,一个意思说:“你瞧,人家将我损得这样。”另一个意思说:“原来我先前想错了,我心中喜欢你,旁人却是情有别钟。”听郭芙语意之中,对武修文虽是一时呵责,一时使小性儿,将他播弄得伏头帖耳,颠三倒四,但心中对他实是大有柔情。

  只听武修文又道:“师母是最疼你的,你日也求,夜也求,缠着她不放。只要师母答应,你不嫁那姓杨的,师父决没话说。”郭芙道:“哼,你知道什么?爹虽肯听妈的话,但遇上大事,妈是从不违拗爹爹的。”武修文叹道:“你对我也是这般,那就好了。”但听得拍的一声响,武修文“啊”的一声叫痛,急道:“你怎么又动手打人?”郭芙道:“谁叫你检便宜说话?我不嫁杨过,可也不能嫁你这小猴儿。”武修文道:“好啊,你今晚终于吐露了心事,你不肯做我媳妇,却肯做我嫂子。我跟你说,我跟你说……”他气急败坏,却说不出话来。

  郭芙语声忽转温柔,说道:“小武哥哥,你对我好,已说了一千遍一万遍,我自是知道你是真心。你哥哥虽然一遍也没说,可我也知他对我是一片痴情。不论我许了谁,你哥儿俩总有一个要伤心失望的。你体贴我,爱惜我,你便不知我心中有多为难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