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神雕侠侣[旧版] >
四〇:青衣女郎


  金轮法王正自担心他们在石阵中捣鬼,暗算自己,见他出阵挑战,正是求之不得,呛啷啷铁轮响动,斜劈过去。他怕杨过相斗不胜,又逃回阵中,是以攻了两招之后,径自抄他后路,要逼得他远离石阵。岂知杨过新学会打狗棒法,将那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字诀使将出来,果然是变化精奥,出神入化,法王大意抢攻,略见疏神,竟被他在大腿上戳了一下,虽然仗着武艺精湛,危急中闭住穴道,未曾受伤,却也是疼痛良久。

  吃了这一下苦头,再也不敢怠忽,抡起铁轮,凝神拒战,眼前对手虽只是个十余岁的少年,他却如接大敌,攻时敬,守时严,竟当杨过是一派宗主那么看待。这一来,杨过立感不支,打狗棒法虽妙,即学即用,究是难以尽通,当下使个封字诀,挡住铁轮的攻势,移动脚步,东突西冲。金轮法王跟着他竹棒攻守变招,眼见他向外冲击,心想来得正好,不住倒退,要引他远离石阵。那知退了十几步,突然脚下在一块巨石上一绊,原来不知不觉间竟已被诱进石阵,要知杨过依着黄蓉所授,脚下踏正奇门方位,连冲三下,方向已变,越向前突越是退入石阵。金轮法王激战中不察,待得惊觉,已在石阵深处。

  他心知不妙,只听黄蓉连声呼叫:“朱雀移青龙,巽位改离位,乙木变癸水。”武氏兄弟与郭芙搬动巨石,将他牢牢困住。金轮法王大惊失色,停轮待要察看周遭情势,杨过的竹棒却缠了上来,这打狗棒法与他正面相敌虽尚不足,扰乱心神却是有余。法王脚下连绊几下,站立不稳,知道这石阵极是厉害,只要陷溺一久,越转越乱。危急中他大喝一声,施展轻功,跃上乱石,本来上了石堆,即可不受阵法之困,但那石阵奇特之处正在迷乱方位。你一路向东疾走,以为定可出阵,岂知奔东至西,赴南抵北,最后要在一个小地域内乱兜圈子,精力耗尽,只好束手待毙。但见杨过一棒打向脚背,只得跃下平地,横轮反击。

  又拆十余招,眼见暮色苍茫,四下里乱石嶙峋,石阵中似乎透出森森鬼气,饶是他有通天本领,至此也不由得暗暗心惊,突然间把心一横,运力双腿,左足一抄,一块二十余斤的大石被他抄起,飞向半空,跟着右腿又起,又是一块大石高飞。他身形闪动,双腿连踢,那乱石阵霎时破了。黄蓉等五人一齐大惊,连连闪避空中落下来的飞石。此时金轮法王若要出阵,已是易如反掌,但他反守为攻,左掌探出,竟来擒拿黄蓉。杨过棒尖向他后心点到,法王铁轮斜挥架开竹棒,左掌却已搭到黄蓉的肩头。她若是向后闪跃,原可避过,但耳听风声劲急,半空中一块大石,正向背后猛砸下来,只得急施大擒拿手,反钩法王左腕。法王叫声:“好!”任她勾住手腕,待她借势外甩之际,突运神力,向怀里疾拉。

  若在平日,黄蓉自可运功御脱,但此刻却运不得劲,叫声“啊哟”,已自跌倒。杨过大惊,当下顾不得生死安危,和身向前一扑,抱住法王双腿,两人一齐摔倒。金轮法王武功究属高出他甚多,人未着地,右掌一招“大摔碑手”,击中杨过右胸。杨过登时如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也就在此时,被法王用足挑起的最后一块巨石猛地落下,砰的一响,撞在法王背心。这一撞实有数百斤的巨石,法王内功再强,却也经受不起,虽然运功将大石弹开,但晃了几晃,终于向前俯跌。

  顷刻之间石落阵破,黄蓉、杨过、法王三人同时受伤倒地。

  石阵外达尔巴和众蒙古武士,石阵内郭芙与武氏兄弟一齐大惊,飞身来救。那达尔巴神力惊人,蒙古武士中也有数名高手,郭芙与二武如何能敌?突见金轮法王摇摇晃晃站起来,铁轮一摆,呛啷啷动人心魄,脸色惨白,仰天大笑,笑声中却充满着阴森森的寒意,众人听了,不禁相顾骇然,呆了一呆。

  金轮法王嘶哑着嗓子说道:“我生平与人对敌,从未受过半点微伤,今日居然自己伤了自己。”伸出大手,就往黄蓉背上抓去。杨过虽然被他一掌震伤胸臆,但见黄蓉危急,爬在地上,仍是一棒挥出,将他一拿格开,但就是这么一用力,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黄蓉惨然道:“过儿,咱们认栽啦,不用再拼,你自己保重。”郭芙手提长剑,护在母亲身前。杨过低声道:“芙妹你快逃走吧,跟你爹爹报信要紧。”郭芙心中昏乱,明知自己武艺低微,可怎舍得母亲而去?金轮法王铁轮微摆,撞正她手中长剑。只听啷的一声,白光闪动,长剑倏地飞起,落向林中。

  金轮法王正要推开郭芙去拿黄蓉,忽听一个女子声音叫道:“且慢!”一个青人影从林中跃出,伸手接住长剑,三个起伏,已奔到乱石堆中。金轮法王见此人面目可怖已极,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生平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面貌,不禁一怔,喝问道:“是谁?”那女子却不答话,俯身将一块巨石一推,挡在他与黄蓉之间,说道:“你便是西藏大名鼎鼎的金轮法王么?”她相貌虽丑,声音却是甚为娇媚。法王道:“不错,尊驾是谁?”那女子道:“我是无名幼女,你自识不得我。”说着又将另一块巨石移动了三尺。

  此时日落西山,树林中一片朦胧,法王心念忽动,喝道:“你干什么?”待要阻止她再移石块,那女子叫道:“角木蛟变亢金龙!”郭芙与二武都是一怔,心想:“她怎么也知石阵的变化?”但听她喝令之中自有一股威严之气,立时遵依搬动石块。四五块巨石一移,散乱的阵法又生变化。金轮法王又惊又怒,大喝道:“你这小女孩也敢来捣乱!”只听她又叫道:“心月狐转房日兔”“毕月乌奎木狼”“女土蝠进室火猪”,原来她口中所叫,都是二十八宿的方位,比之五行生克,却又繁复得多,若非精通天文中斗转星移之变,一时之间那能明白?郭芙与二武听她叫得头头是道,与黄蓉主持阵法时一般无二,心下大喜,奋力移动石块,眼见又要将金轮法王困住。

  法王背上受了石块撞击,强行内功护伤,虽然一时不致发作,其实吃亏甚大,万万无力再起脚挑动石块,他究是一派宗主,临危不乱,知道只要再迟得片刻,陷身石阵,非但擒拿黄蓉不得,自己反而要被敌人擒去,虽然眼见黄蓉伏在地下动弹不得,只要踏上几步就可手到擒来,却也是自谋脱身要紧,当下铁轮虚晃,向武修文脑门击去。

  他受伤之后,手臂全然酸软无力,武修文若是拔剑招架,反可将他铁轮击落脱手,但他威风凛凛,虽是虚招,瞧来仍是猛不可当,武修文那敢硬接,将石块往地下一拋,缩身入阵。金轮法王呆立半晌,心中思潮起伏:“今日错过了这个良机,只怕日后再难相逢。

  难道老天当真护知大宋,教我大事不成?中原武林中英才辈出,单是这几个青年男女,已是资兼文武,未易轻敌,我蒙藏豪杰之士,可是相形见绌了。”抚胸长叹,转头便走,走出十余步,突然间呛啷一响,铁轮落地,身子晃了几晃。达尔巴大惊,大叫:“师父!”

  抢上去扶住,忙问:“师父,你怎么啦?”

  金轮法王皱眉不语,伸手扶着他的肩头,低声道:“可惜,可惜,咱们走吧!”一名蒙古武士拉过法王坐骑,他重伤之后几乎无力上马,达尔巴左掌在师父腰间一托,将他送上马背,一行人向东而去。

  青衫少女救了众人,缓步走出乱石堆时经过杨过身旁,顿了一顿,心中难决要不要俯身看他,沉吟半晌,终于弯腰察看他的脸色,瞧他中了金轮法王这一掌后,是否伤势沉重。此时夜色已深,相距只尺许也已瞧不清楚,她一直凑到杨过脸边,但见他双目睁大,迷茫失神,面颊潮红,呼吸急促,显是伤得不轻。杨过昏迷之中,只见一对目光柔和的眼睛,到自己脸前,就和小龙女平时瞧着自己的眼色那样,又是温柔,又是怜惜,忍不住张臂抱住弓她身子,叫道:“姑姑,过儿受了伤,你别走开了不理我。”

  青衫少女没料到他竟会抱住自己,又羞又急,微微一挣,杨过手臂用力,触痛了胸口伤处,不禁“啊唷”一声。那少女不敢强挣,低声道:“我不是你姑姑,你放开我。”杨过目不转睛的望着她的一对眼睛,哀求道:“姑姑,你别撇下我,我……我……我是你的过儿啊。”那少女心中一软,柔声道:“我不是你姑姑。”这时天色更加黑了,那少女一张可怖的丑脸全在黑暗中隐没,只有一对眸子炯炯生光。杨过拉着她手,只是哀求:“是的,是的。”那少女给一个青年男子抱住身子握着手,羞得全身发烧,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间杨过神志清明,发觉眼前之人并非小龙女,斗遭失望,迷糊片刻,竟然昏了过去。那少女大惊,但见郭芙与二武均围着黄蓉慰问服侍,无人来理杨过,心想他受伤极重,若非服用师父秘制的九花玉露丸,只怕有性命之忧,眼下事急从权,也顾不得男女之嫌,扶着他后腰,半拖半拉的走出石阵。要知郭芙倒也并非冷酷无情,只是母亲被法王运力一震受了内伤,跌在地下爬不起来,母女情深,自是想不到杨过,而二武更加不会来理他了。

  那少女扶着杨过走出林外,那匹瘦马甚有灵性,认得主人,奔近身来。那少女将杨过托上马背,顾住处女身份,不肯与他同乘,牵住马缰在地下步行。

  杨过一阵清醒,一阵迷糊,有时觉得身边的女子是小龙女,大喜而呼,有时却又发觉不是,全身如入冰窖。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觉口腔中一阵清馨,透入胸间伤处,说不出的舒服受用,缓缓睁开眼来,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自己已睡在一张榻上,身上盖了薄被,要待翻身坐起,突感胸骨剧痛,竟是动弹不得。只见窗边一个青衫少女左手按纸,右手提笔,正自临池习书。她背面向榻,瞧不见她的面貌,但见她背面苗条,细腰一搦,甚是娇美。他所处之地方乃是一间茅草的斗室,但陈设却甚是精雅。东壁挂着一幅簪花仕图,还有几条屏条山水,西壁却是一幅法书。杨过惊诧之中,也不及细细欣赏,但见炉升青烟,几列灵石,不知是那一位高人雅士的书房。

  他只记得在树林石阵中与金轮法王恶斗受伤,何以到了此处,心头却是茫然一片。他用心思索,隐约记得自己伏在马背,有人牵马护行,而那人却是一个女子。眼前这少女正自专心致志的写字,他横卧床上,不知她写些什么,但见她右臂轻轻摆动,姿式极是飘逸。室中寂静无声,较之石阵恶斗,竟似到了另一个世界。杨过虽然醒了,却不敢出声打扰那个少女,只是安安稳稳的躺着,正是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却不知人间何世了。

  突然间杨过心念一动,眼前这青衫少女,正是长安道上一再示警,后来与自己联手相救陆无双的那人,自忖与她无亲无故,怎么她对自己是这么好法?不由得冲口而出,说道:“姊姊,原来又是你救了我性命。”那少女停笔不书,却又不回身来,柔声说道:“也说不上救你性命,我恰好路过,见那西藏和尚甚是横蛮,你又受了伤……”说罢微微低头,杨过道:“姊姊,我……我……”中心感激,一时喉头哽咽,竟然说不出声来。那少女道:“你良心好,不顾自己性命去救别人,我机缘凑合,伸手助你一臂,却又算得什么。”杨过道:“郭伯母于我有养育之恩,有她有危难,我自当出力,但我和姊姊……”那少女道:“我不是说你郭伯母,是说陆无双陆家妹子。”

  陆无双这名字,杨过已有许久没曾想起,听她提及,忙问:“陆姑娘平安无恙吧?她伤全好了?”那少女道:“多谢你挂怀,她伤口已然平复,你倒没忘了她。”杨过听她语气之中,与陆无双极是亲密,问道:“不知姊姊与陆家姑娘是怎生称呼?”那少女不答,微微一笑,说道:“你不用姊姊长姊姊短的叫我,我年纪没你大。”她顿了一顿,笑道:

  “也不知叫了人家几声‘姑姑’呢,这时改口,只怕也已迟了。”

  杨过脸上一红,料想自己受伤昏迷之际,定是将她错认作了小龙女,不住叫她“姑姑”,说不定还有什么亲昵之言,越礼之行,越想越是不安,期期艾艾的道:“你……你…

  …不见怪吧?”那少女笑道:“我自是不会见怪,你安心在这儿养伤吧。等你伤势好了,马上去寻你姑姑。”这几句话说得温柔体贴,与杨过所识的女子全不相同,听着只感舒服受用,但觉有她伴在身边,一切全是宁静平和。她不是陆无双那么刁钻活泼,也不是郭芙那么娇美自恣。耶律燕是豪爽不羁,完颜萍是楚楚可怜,至于小龙女的性格更是别具一格,初时冷若冰霜,无牵无挂,到后来却又是情之所钟、生死以之,乃是趋于极端的性儿。

  只有这位青衫少女却是斯文温雅,殷勤周至。她言语中处处为杨过着想,知他心中记挂着“姑姑”,就劝他好好养伤,痊后立即前去寻找。

  她说了几句话,又捉笔写字。杨过道:“姊姊,你贵姓。”那少女道:“你问这个问那个干么?快给我安安静静的躺着,别胡思乱想。”杨过道:“好吧,其实我也明知是白问,你连脸儿也不让我瞧见,姓名更是不肯跟我说的了。”那少女叹道:“我相貌很丑,你又不是没见过。”杨过叫道:“不,不!那是你戴了人板面具。”那少女说道:“若是我像你姑姑一般好看,我干么又要戴面具?”杨过听她称赞小龙女美貌,极是欢喜,问道:“你怎知我姑姑美丽?你见过她么?”

  那少女道:“我没见过。但你这么魂牵梦萦的念着她,自是天下第一的美人儿了。”

  杨过叹道:“若是你见过她,你一定更加称赞她美丽了。”

  这句话若是给郭芙或陆无双听了,定要讥刺他几句,那少女却道:“这是一定无疑的了。”说着又伏案写字。杨过望着帐顶出了一会神,忍不住又转头望她苗条的背影,问道:“姊姊,你在写些什么?这等要紧。”那少女道:“我在学写字。”杨过道:“你临什么碑帖?”那少女道:“我的字写得难看极啦,那说得上摹碑临帖?”杨过道:“你太谦啦,我猜定是好的。”那少女笑道:“咦,这可奇啦,你怎么又猜得出?”杨过道:“似你这等俊雅的人品,书法也定然出尘绝俗。姊姊,你写的字给我瞧瞧,好不好?”

  那少女又是轻轻一笑,道:“我的字是见不得人的,等你养好了伤,要请你教呢。”

  杨过暗叫:“惭愧。”不禁感激黄蓉在桃花岛上教他读书写字,若没那些日子的用功,别说分辨书法美恶,只怕旁人写什么字也不识得。

  他出了一会神,觉得胸口隐隐疼痛,当下潜运内功,气转百穴,渐渐的舒畅安适,竟自沉沉睡去。待得醒来,天已昏黑,那少女在一张矮几上放了饭菜,端到他床上,服侍他用饭。那菜肴也只平常的青菜豆腐、鸡蛋小鱼,但烹饪得极是鲜美可口。杨过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饭,连声赞美。那少女脸上虽然戴上面具,瞧不出喜怒之色,但眼光中却露出欢喜的光芒。

  次日杨过的伤势又好了些,那少女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床头,给他缝补衣服,将他一件破破烂烂的长衫,全都补好了。她提起那件长衫一看,说道:“似你这等俊雅之人,怎么故意穿得这样褴褛?”说着走出室去,捧了一疋青布进来,依着杨过原来长衫的样子,裁剪起来。听那少女的说话声音、身材举止,也不过十八九岁,但她对待杨过不但像是长姊视弟,直是母亲一般慈爱温柔。杨过丧母已久,时至今日,依稀又是当年孩童之时的光景,心中又是感激,又是诧异,忍不住问道:“姊姊,干么你待我这么好,我实是当不起。”那少女道:“做一件衣衫,那有什么好了?你舍命救人,那才教不易呢。”

  这一日上午就这么静静过去,过午后那少女又坐在桌边练字,杨过极想瞧瞧她到底写些什么,但求了几次,那少女总是不肯。她写了约摸一个时辰,写一张,出一会神,随手撕去,又写一张,但是始终似乎写得不合意,随写随撕,最后叹了一口气,不再写了,问道:“你想吃什么东西,我给你做去。”杨过灵机一动,道:“就怕你太过费神了。”那少女道:“什么啊?你说出来听听。”杨过道:“我真想吃粽子。”那少女怔了一怔道:

  “裹几只棕子,又有什么费神了?我自己也想吃呢。你爱吃甜的还是咸的?”杨过道:“什么都好。有得吃就心满意足了,那里还能这样挑剔?”

  当晚那少女果然裹了几只粽子给他作点心,甜的是荳沙白糖,咸的是火腿鲜肉,端的是美味无比,杨过一面吃,一面喝采不迭。那少女叹了一口气道:“你真是聪明,终于猜出了我的身世。”杨过心一奇怪:“我没猜啊!怎么猜出了你的身世?”但口中却说:“你怎知道?”那少女道:“我家乡湖州的粽子天下驰名,你不说旁的偏偏要吃粽子。”杨过心念一动。想起数年前在湖州遇到郭靖夫妇,与李莫愁争斗,又遇欧阳锋等一连串事迹,可是仍然想不起眼前这少女是谁。

  他要吃粽子,却是另有用意,快吃完时乘那少女不觉,在手掌心暗藏一块,待她收拾碗筷去,忙取过一条她做衣衫时留下的布线,一端黏了一块粽子,掷了山去,黏住她撕破的碎纸,提回来一看,不由得呆了,原来纸上写的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八个字。

  那是诗经中的两句话,意思是再明白也没有了!“我既见到了你,怎么我还会不快活?”

  杨过将那纸片藏过,又将线头掷出,再黏回一张,但见纸上写的仍是这八个字,只是头上那个“既”字,却给撕去了一半。

  杨过心中怦怦乱跳,接连掷线收线,将那些碎纸黏回来十多张,但见纸上颠来倒去,写的就只这八个字。他细想其中深意,不由得痴了。忽听脚步声响,那少女回进室来。

  杨过忙将那些碎纸在被窝中藏过,那少女将余下的碎纸搓成一团,拿到室外点火烧化了。杨过心想:“她写的‘既见君子’,这君子难道说的是我么?我和她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她瞧见我有什么可欢喜的呢?若说不是我,这里又没旁人。”正自痴想,那少女回进室来,在窗边悄立片刻,吹灭了腊烛。月光淡淡,从窗中照射进来,铺在地下。杨过叫道:“姊姊。”那少女却不答应,慢慢走了出去。

  过了半晌,只听室外箫声幽咽,一片乐声从窗中送了进来。杨过曾见用玉箫与李莫愁动手,武功极是不弱,不意她吹的箫却也这么好听。他在古墓之中,闲时常听小龙女抚琴,曾跟她学过多时,算得颇解音律,这时侧耳细听,辨出她吹的是无射商的调子,却是一曲“淇奥”,但她吹的总是头上五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或高或低、忽徐忽疾,总是这五句的变化却不再吹下去。原来这五句也出自“诗经”,乃是赞美一个男子,说这位文雅的君子,好象经过了切磋的象牙那么圆润,好象经过了琢磨的美玉那么洁莹。

  杨过听了半晌,不禁技痒,见床脚边几上放着一张七弦琴,于是缓缓坐起,取了过来,调了几声,和着这箫声弹了起来。那“诗经”中本来还有几句,说像这样严正威武,光明磊落的君子,毕竟令人难忘。他正要依韵弹将下去,突然箫声断绝。

  杨过一怔,隐隐约约明白了她的心意:“她初时吹箫,乃是自舒其意,被我琴声一和,她知道自己心情已被我看破了。这箫声固然是露了心中情意,可是曲未终而箫声绝,岂不是更着痕迹么?”

  次日清晨,那少女送早饭进来,只见杨过脸上戴了人皮面具,不禁一呆,笑道:“你怎么也戴这东西了?”杨过道:“这是你送给我的啊,你不肯显露本来面目,我也就戴这个面具。”那少女这才明白,原来他是要激自己除下面具,但想面具一去,自己心中所思,不免在脸上显现出来,那就要多惹烦恼了,于是淡淡的道:“那也很好。”

  她说了这句话后,放下早饭,转身出去,这天一直就没再跟他说话。杨过惴惴不安,生怕得罪了她,想要说几句话陪罪,她在室中却始终没再停留。到得晚间,那少女收拾了碗筷,正要出去,杨过道:“姊姊,你的箫吹得真好,再吹一曲,好不好。”那少女微一沉吟,道:“好的。”出室去取了玉箫,坐在杨过床前,幽幽吹了起来,这次吹的却是一曲“迎仙客”,平和温雅,乃是宾主酬答之乐。杨过心想:“原来你在箫声之中也戴了面具,不肯透露心声。”

  她一曲尚未吹毕,月光缓缓上升,照到墙上,那少女突然放下玉箫,“啊”的一声叫,站了起来,声音中显得十分惊慌。杨过见她一直娴雅自若,突然间举止有异,也是吃了一惊,顺着她目光看去,只见墙上清清楚楚的印着三个血手印。这三个手印离地甚高,必得跃起方能印上。在月光之下,更加显得诡异可怖。

  杨过不明三个血手印的用意,问道:“姊姊,那是谁的玩的花样?”那少女道:“你不知道么?赤练仙子。”杨过惊道:“李莫愁?什么时候留的?”那少女道:“定是昨晚你睡熟之后。咱们这里正是三个人。”杨过尚未明白,顺了一句:“三个人?”那少女道:“是啊。她留三个手印,就是预行示警,要杀这屋中的三个人。”杨过道:“除了你我,第三人是谁?”只听门外一人接口道:“是我。”

  那茅屋木门呀的一声推开,进来一个身穿淡黄衫子的少女,身材苗条,瓜子脸儿,正是关陕道上杨过数次救她性命的陆无双。她笑嘻嘻的道:“傻蛋,这次轮到你受伤了。”

  杨过道:“媳妇……”他本想叫她“媳妇儿”,但只说出两个字,想起身旁温雅端庄的青衫少女,登时不敢再开玩笑。陆无双道:“表姊,我接到你的信,立时赶来了。傻蛋,谁打伤你啦?”杨过还未回答,那青衫少女一指墙上的手印,陆无双“啊”的一声,脸色大变,犹似见到鬼魅,幼时湖州菱湖镇上李莫愁留下手印,杀她全家鸡犬不留的情景,立时涌上心来。她泪珠的眼眶,滚来滚去,忽然伸出双手,将杨过和那青衫少女脸上的人皮面具同时拉脱,说道:“咱们赶紧想法儿对付这恶魔,你们两个还戴这劳什子干么?”

  面具一去,杨过眼前登时光亮,但见那少女肉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腼腆,虽不及小龙女那么清丽绝俗,却也是一位极美的姑娘。

  原来她正是陆无双的表姊程英,当日被李莫愁所擒,险遭毒手,适逢桃花岛主黄药师路过,救了她的性命。黄药师自女儿嫁后,云游天下,四海为家,他虽胸怀磊落,但老年人孤身一人,不免寂寞,这时见程英稚弱无依,不由得起了怜惜之心,治愈她伤毒之后,程英服侍得他体贴入微,远胜当年娇憨顽皮、跳荡自恣的女儿黄蓉,黄药师由怜生爱,正式收她为徒。程英的聪明机智,虽然大不及黄蓉,但她心细似发,从小处钻研,却也学到了黄药师不少的看家本领。

  这一年她武功初成,禀明师父,北上找寻表妹,终于在关陕道上,与杨过及陆无双相遇,途中示警,夜半救人,那都是她的手笔了。酒楼上一战,杨过突然不别而行,程英就带同陆无双到这荒山中来结庐疗伤。日前陆无双骨伤痊愈,和一位女友外出游玩,久久不归,程英记挂起来,出去找她,却遇上黄蓉大摆乱石阵与金轮法王相斗。这种奇门阵法,她也曾随黄药师学过,虽所知不多,但学得极是细到,机缘巧合,将杨过救了回来。

  三人聚在一起,谈起李莫愁之事,这才知三人幼时曾在湖州相会,李莫愁一只眼睛,就是被杨过的小红鸟啄瞎。当时李莫愁被黄药师制住,曾被程英打过四个耳光,最近陆无双盗了她的“五毒奇书”她更是欲得之而甘心。说将起来,三个少年和那赤练仙子都是结下了深仇,她此次突然到来,暗中不伤杨过,却留下三个手印,显是有恃无恐,不怕三人逃走。杨过身上有伤,动弹不得,凭程英和陆无双二人,实是难以抵敌,三人说了一阵,均感束手无策。

  程英道:“我记得那年这魔头到表妹家来,是天明时来临,如她今日也是寅初来此,眼下还有三个时辰,杨兄的坐骑脚力甚好,咱们立时逃走,那魔头也未必就追得上。”陆无双道:“傻蛋,你身上有伤,能骑马么?”杨过叹道:“不能骑也得硬挺,总好过落在这魔头手中。”陆无双道:“表姊,你陪这傻蛋向西逃,我故布疑阵,引她往东追。”程英脸上微微一红,道:“不,你陪杨兄。三人中我和她仇怨最轻,纵然给她擒住,也未必伤害于我,你若落入她手,那可有得受的了。”陆无双道:“她冲着我而来,若发现我和傻蛋在一起,岂非枉自累了他?”表姊妹俩你一言,我一语,互推对方陪伴杨过逃走。

  杨过听了一会,甚是感动,心想这两位年少姑娘,居然都是义气干云,危急之际,甘心冒险来救自己性命,纵然我给那魔头拿住害死,这一生一世也不算白活了。

  (第十一册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