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神雕侠侣[旧版] >
三七:气走法王


  金轮法王所用的金轮,乃是中原武士从所未见的奇门武器,不论刀枪剑戟、矛锤鞭棍,碰到了这金轮全然无法施展,被他轮子一锁一拿,兵器非脱手不可,因此常人拿了武器与他相斗,只要一招过去,手中就是没了兵器。那法王的武功何等厉害,他空手而与旁人兵器相持,别人尚且要输,何况他有兵器而对方空手?他要小龙女接他十招,绝非口出大言,若不是他见杨过功夫了得,还决不会说到十招。要知他自出藏以来,没一位武师接得了金轮的三招。

  小龙女绸带一扬,抢先进招,法王道:“这是什么东西?”左手去抓带子。他虽见那绸带夭矫灵动,定然变化极多,但他一抓之中暗藏上下左右中五个方位,不论绸带闪到那里,都是逃不脱他的掌握。那知绸带上的小圆球叮的一声响,反激起来,却来打他手背上的“中渚穴”。金轮法王变招奇速,手掌一翻,又来抓那小球。小龙女手腕微抖,这小球又翻过去自下而上的打他手背虎口处的“合谷穴”。金轮法王手掌再翻,这次却是伸出食中两指去夹那圆球。小龙女看得明白,绸带微微向前一送,那圆球伸出去点他臂弯里的“曲泽穴”。

  这几下变招,当真只在反掌之间,金轮法王手掌翻了两次,小龙女手腕抖了三下,却已交换了五招。杨过看得明白,大声数道:“一二三四五……五招啦,遇剩五招。”其实金轮法王要小龙女接他十招,乃是要她抵挡金轮的十下攻势,此时杨过取巧,将双方交换的招数一并计算。法王明知他狡诈,但自己是一代宗师,那肯与他斤斤辩算招数多少?当下左臂微微一偏,使圆球点中臂上穴道,金轮直攻了过去。

  小龙女只听得当啷啷一阵急响,眼前金光闪动,那金轮于是无影无踪般攻到面前尺许之处。这一下真是变生不测,别说抵挡,闪躲也已不及,危急中抖动手腕,那绸带直绕过来,圆球直打他脑后正中的“风池穴”,这是人身要害,任你武功再强,只要给打中了,终须性命难保。那是她无可奈何,才以两败俱伤的险招,拼他撤轮自保。果然金轮法王不愿与她拼命,低头避过,只这么一低头,手上轮子送出略缓。小龙女已乘机收回绸带,叮叮当当一阵响,圆球与轮子相碰,已将金轮的攻招解开。这只是一瞬间之事,但小龙女已是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的经了一转,急忙展开轻功,向旁急退,脸上已惊得全无血色。

  其实金轮法王只攻了一招,但杨过大声叫道:“六七八九十……好啦,我师父已接了你十招,更有什么话说?”

  这几下子交手,金轮法王已知小龙女武功虽然高强,但万万不及自己,若是正正式式的比拼,十招之内定可将她打败,最讨厌杨过在旁搅局,胡言乱语,弄得自己心神不定,心想:“且不理这少年胡说,我加紧出招,先将这女孩打败了,再作道理。”于是袍袖带风,金轮晃动,又是一招极厉害的杀着劈了过去。杨过大叫:“不要脸,说了十招,又来偷袭,十一、十二、十三、十四……”他也不理会双方攻守招数多少,口中自管连珠价数将出来。

  小龙女接过他一招之后,心中极是害怕,说什么也不敢再正面挡他第二招,当下足底展开古墓派的绝顶轻功,在厅上飞舞来去,手中绸带飘动,金球急转,幻成一片白雾,一道黄光。那金球发出叮叮的响声,忽急忽缓,忽轻忽响,竟尔响成一套乐曲。旁观群雄中自有知音之士,有人叫道:“这是唐明皇的雨淋铃曲。”审失辨律,果然丝毫不差,更有人摇头晃脑,居然按着铃声打起节拍来。

  原来小龙女天性喜爱音乐,闲居古墓之时,依着祖师婆婆林朝英遗下的琴谱,按抚瑶琴,极得妙理。后来她练这绸带金球之际,听着球中发出的声音,叮叮当当,颇具音节,也是她少年心性,竟在武功之中把音乐配了上去。看官,天地间岁时之序,草木之长,以至人身之脉膊举动,其间无不含有一定节拍,那音乐乃是依循天簸及人身自然节拍而组成,是故乐音则听之悦耳,嘈杂则闻之心烦。武功一与音乐配合,使出来更是柔和中节,得心应手。此时小龙女知道对方厉害,不敢与他正面相抗,自行舞动绸带,飘忽来去,游走闪避。

  那古墓派的轻功乃是武林中的一绝,别派任何轻功均所不及。若果在平原旷野中施展,尚不易见其长处,此时屋中使用,却是飘逸无伦,变幻万方。要知小龙女一生在墓中练功,专在小范围内求变求快。金轮法王的武功虽远胜于她,但她一味腾挪奔跃,实在奈何不了,只听得铃声叮叮,组成一首乐曲,听了几下,不禁心念一动,竟要顺着她的乐音出手,急忙摆动金轮,发出一阵嘈耳声音,冲激金铃之声。霎时之间,大厅上两种声音互相撞激,忽高忽响,或高或低,竟在乐声中斗了起来。

  小龙女的金铃清脆动人,听来心旷神怡,金轮中发出的啷当响亮,却是如打铁,如利钩,如杀猪,如击狗,说不出的古怪难听。一个愈是悠扬,一个愈是喧噪,两人竟是奏了个旗鼓相当。

  郭靖与黄蓉在旁观战,都想起少年时在桃花岛上,曾听洪七公、欧阳锋、黄药师三人以乐声拼斗的情景,此时思及,已如隔世。眼前这两人武功虽妙,说到以乐声拼斗的功夫,只怕远不及洪黄欧阳。这时杨过口中滔滔不绝,早已数到“一千零五,一千零六,一千零七……”但小龙女不与敌人正面动手,金轮法王却算来十满千招。郭芙本在母亲怀中昏睡,被金轮的恶响吵醒,双手掩耳,抬起头来,甚是不快。

  此时金轮法王也已极不耐烦,自觉以一代宗师身份,来来去去竟然斗不下一个少女,若是时刻再拖下去,纵然获胜,也已脸上无光,猛地里左臂横伸,金轮斜砸,一招自左下方攻了上去,一招自右上方攻了下来。二人游斗这许久,小龙女轻功的路子已被他摸准了五成,这两下杀招拦住了她进路退路,要教她让得前面,让不了后面。危急中小龙女捆带一扬,卷起一团白花,身子急向上跃。那法王金轮回转,已将绸带锁住。若是寻常兵刃,早已被他一夺脱手,偏生这绸带没半点坚劲,竟尔轻轻巧巧的从轮子中滑了出来。金轮法王喝道:“这是第二招,第三招来了!”踏上一步,金轮忽地脱手,向小龙女飞了过去。

  这一下绝招确是出乎人人意料之外,耳听得轮子发出一阵难听的声响,急转着向小龙女砸到。小龙女大骇,伏低身子向后急窜,只听郎当当响亮,一团黄光从脸畔掠过,不容寸许,疾风只削得嫩脸生疼。众人惊呼声中,法王抢身长臂,手掌在轮缘一拨,那金轮就如活了一般,在空中一个转身,又向小龙女追击过来。小龙女知道这轮子转动时势道大得异乎寻常,那敢用绸带去卷?只得以绝顶轻功旁跃避开。金轮法王两击不中,叫道:“好轻功!”抢上去突伸左拳,当的一声在轮边一拳,同时数掌齐出,拦在小龙女身前,那金轮却呛啷啷的从她脑后飞来。

  那金轮虽然飞得并不十分迅速,但带着一股呛啷啷的响声,来势异常猛恶。金轮法王在轮上击这一拳时,早已先行料到小龙女闪避的方位,因此那轮子犹似长了眼睛一般,在空中绕了半个圈子,向她身后急追。小龙女知道情势万分凶险,这一跃一避,已尽施生平所学,那知金轮法王双掌一横一直,竟自拦在前面。群雄耳中鸣响,目为之眩,无不惊心。

  杨过见她遇险,情急关心,顺手掀起达尔巴遗在地下的金杵,尽力跃起,举杵向轮子捣了过去,只听得当的一声大响,那金刚杵恰好套进了轮子中的空洞,只是那轮子力道太过猛恶,只震得他双手虎口迸裂,鲜血长流,连人带轮和着金杵,一齐摔在地下。

  金轮法王明已得手,却又被杨过从中阻挠,不但敌人逃开,连自己纵横无敌的兵刃也被他硬生生打在地下,真是生平从所未遇的大挫折。他本来沉静睿智,心神独明,这时却大动无明,不等杨过起,呼的一掌,劈空向他击去。这一掌虽然隔了丈余,但掌风笼罩上下左右,决计难以躲过。按理他是一派宗师,对方既是后辈,又已摔在地下末曾起身,这般打他一掌,与他尊宗身份及平素自负的性子,实在不大相称,但盛怒之下,也已顾不得这许多。

  郭靖见他怒视杨过,抬肩缩臂,知他要猛下毒手,暗叫:“不好!”如抢步上前,纵然挡得一挡,小龙女仍然不免受伤,危急中不及细思,一招“飞龙在天”,全身跃在空中,向他头顶搏击下来。金轮法王掌力若是不收,虽能将杨过毙于掌底,但自己也要丧生于敌人这凌厉无伦的降龙十八掌之下,当下急收掌力,“嘿”的一声呼喝,双掌与郭靖手掌相交。

  这是当代两位武学大师的二次交掌,郭靖人在半空,无从借力,顺着他掌势翻了半个斛斗,向后落了下来,金轮法王却稳站原地,身不晃,脚不移,居然行若无事。郝大通、孙不二、点苍渔隐等素知郭靖武功,见后无不骇异,心想此人的功夫实是深不可测。其实郭靖向后退让,自然而然消解敌人掌力,乃是武学的正途。金轮法王给杨过一捣乱,搅得脸上无光,硬要争回颜面,他实接郭靖掌力,却是大耗内功真气,虽然外表占了先着,内里却是吃亏。二人武功家数大异,均是并世豪杰,数招之内决难分别高下,金轮法王勉强在一招先占地步,胸口又不免隐隐生疼,好在对方只求救人,并不继续进招,于是他口唇紧闭,暗运内力,打通胸口接掌时所凝住的一股滞气。

  杨过死里逃生,爬起身来,奔向小龙女身旁,小龙女也正过来探视。两人齐声问道:

  “你没事么?”两人同时点了点头,脸上同现笑容,双手互握,满心喜悦。杨过举起金刚杵,将那轮子顶在杵上,高声叫道:“蒙古众武士听着:你们大国师的兵刃已被我缴下,还说什么天下武林盟主?快快给我走吧。”蒙古武士尽皆不服,眼见金轮法王与小龙女比武已然胜了,对方出了一个杨过不足,又出一个郭靖,纷纷叫了起来:“你们以三敌一,羞也不羞?”“法王自行将金轮拋去,岂是你这小子所能夺下?”“一对一,好好比过,不许旁人插手助拳?”“对对,再打过。”众人喧哗叫嚷,但说的都是蒙古话,中原群雄一句也听不明白。

  中原群雄中明白事理的,也都觉以武功而论,金轮法王实在小龙女之上,但武林盟主这个名号,说什么也不能让一个蒙古国师拿去,这不但中原武林丢尽了脸面,而且群集御敌之际,自先折了锐气。那些年少英雄见蒙古武士们喧哗叫嚷,也是大声喝骂,与他们对吵起来,双方各抽兵刃,势成群殴。

  杨过高举金杵金轮,向金轮法王说道:“还不认输?你的兵刃都失了,还有什么脸面?世上可有兵刃给人收去的武林盟主么?”金轮法王正暗运内力,耳中对杨过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却不敢开口说话。杨过一见情状,已自猜到了三分,忙大声道:“各位英雄听着:我再问他三声,法王若是不答,那就是默认输了。”他怕时间一久,法王运气完毕,更不延搁,极迅速的问道:“你是不是轮了?武林盟主不是你的了?你默不作声是承认输了?”金轮法王正好消去滞气,胸口隐痛已除,待要答话,杨过见他嘴唇微动,急忙抢在头里,说道:“好,你既认输,我们也不来难为你,你们大伙儿好好的去吧。”当下高举金杵金轮,拿去交给了郭靖。他心中本想交与师父,但怕金轮法王发怒来夺,师父抵挡不住。

  金轮法王气得脸皮紫胀,又忌惮郭靖武功了得,金轮既落入他的手中,自己空手去夺,未必成功,又见中原武士人多势众,若是双方大战,蒙古一方定要一败涂地。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先行退却,再图报复,于是大声说道:“中原蛮子诡计多端,倚多为胜,不是英雄好汉,大伙儿随我走吧。”他右手一挥,蒙古武士齐向厅外退出。他遥遥向郭靖施礼,说道:“郭大侠,黄帮主,今日领教高招。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郭靖存心厚道,一面躬身答礼,一面说道:“大师武功精深,在下佩服得很。贤师徒的兵刃就请取回。”说着要将金轮金杵递过。杨过大声道:“金轮法王,你想伸手接过,要不要脸?”郭靖刚喝得一声:“过儿,别胡说。”金轮法王早已袍袖飘动,转身向外,头也不回的大步出厅。杨过忽地想起一事,叫道:“喂,你的弟子霍都中了我暗器之毒,快拿解药来换我的解药吧。”金轮法王自恃玄功通神,深明医理,什么毒物都能治得,心中恨极杨过狡猾无礼,对他的话毫不理睬,径自去了。

  黄蓉见朱子柳合上眼沉沉睡去,心想此间聚集了不少使用喂毒暗器的名家,总有人能治得他身上之伤,见金轮法王不肯交换解药,却也不甚在意。此时陆家庄前前后后欢声雷动,大家都为杨过与小龙女力胜金轮法王喝采,二人身边围集了数百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有的说杨过打败霍都,乃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的说小龙女轻功超逸绝伦居然避开了金轮法王那轮子的飞行追击;但对杨过以“移魂大法”使达尔巴自击晕倒一节,十之八九都不明白。

  当下陆家庄上重开筵席,再整杯盘。杨过一生受尽不明白委屈,遭到了无数折辱轻蔑,今日方得扬眉吐气,为中原武林立下大功,无人不刮目相看,心中自是得意非凡。小龙女天真无邪,不明半点世事,她见杨过喜动颜色,心中也是极为高兴。黄蓉对她很是喜爱,拉着她手问长问短,要她坐在席间自己身畔。小龙女见杨过坐在郭靖与点苍渔隐之间,与她隔得老远,忙招手道:“过儿,过来坐在我旁边。”杨过却知男女有别,初见之际一时忘形,对她感情流露,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再与她这般亲热,却是甚为不妥,听她这般叫唤,脸上不禁一红,微微一笑,却不过去。

  小龙女又叫:“过儿,你干么不来?”杨过道:“我坐在这里好,郭伯伯跟我说话呢。”小龙女秀眉微蹙,说道:“我要你坐在我身边。”杨过见了她生气的神情,心中怦然一动,这轻嗔薄怒的模样,真教他为之粉身碎骨,也是甘心情愿。当日只因陆无双的嗔容与小龙女微有相似之处,他竟为她累却强敌、护行千里,此时真人到来,那里还能有半点违拗?当即站起身来,走到她座前。

  黄蓉见了二人神情,心中微微有些犯疑,当即命人安排席位,又问杨过道:“过儿,你这身武功是跟谁学的?”杨过指着小龙女道:“她是我师父啊,郭伯母你怎么不信?”

  黄蓉素知他的狡诘,但见小龙女一派天真无邪,料定不会撒谎,于是转头问她:“妹妹,他的武功是你教的?”小龙女很是得意,说道:“是啊,你说我教得好不好?”黄蓉道:

  “好得很啊!妹妹,你的师父是谁?”小龙女道:“我的师父已经死了。”说着眼圈一红,心中颇感难过。她师父本来教得她不动七情六欲,但此时对杨过的爱念一起,胸中隐藏着的深情慢慢都泄露了出来。

  黄蓉又问:“请问尊师高姓大名?”小龙女摇头道:“我不知道,师父就是师父。”

  黄蓉只道她不肯说,武林中人讳言师门真情,也是常事,其实小龙女的师父乃是林朝英的贴身丫鬟,只有一个使唤的小名,真姓是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这时各路武林大豪纷纷向郭靖、黄蓉、小龙女、杨过四人敬酒,互庆打败了金轮法王这个强敌。郭芙跟着父母,本来到处受人尊重,此时相形之下,不由得黯然失色,除了武氏兄弟照常在旁献献殷勤之外,竟无一人理她。郭芙心中气闷,说道:“大武哥哥,小武哥哥,咱们不喝酒了,外边玩去。”武敦儒与武修文齐声答应,三人站起身来,正要出厅,忽听郭靖叫道:“芙儿,你到这儿来。”郭芙回头一看,只见父亲已移坐在母亲一席,笑吟吟的向她招手,于是走近身去,叫了声:“爹,妈!”倚在黄蓉身上。

  郭靖向黄蓉笑道:“你起担心过儿人品不正,又怕他武功不济,难及芙儿,现下总没话说了吧?他为中原英雄立了这等大功,别说并无什么过失,就真有何莽撞,做错了事,也是过不及功。”黄蓉点点头,笑道:“这一回总算是我走了眼,过人品武功都好,我也喜欢得紧呢。”郭靖听妻子答应了女儿的姻事,心中大喜,向小龙女道:“龙姑娘,令徒过世了的父亲,与在有八拜之交。杨郭两家累世交好,在下单生一女,相貌与武功都还过得去……”他性子直爽,心中想什么口里就说什么。黄蓉插嘴笑道:“啊哟,瞧你这般自夸自赞的劲儿,也不怕龙家妹子笑话。”

  郭靖哈哈一笑,接口说道:“在下意欲将小女许配给贤徒,他父母都已过世,此事须得请龙姑娘作主。乘着今日群贤毕集,喜上加喜,咱们就请两位年高德劭的英雄作媒,订了亲事如何?”要知古人婚配,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双方反而做不了主,因之当年郭靖之父郭啸天与杨过之祖父杨铁心,才有指腹为婚之事。

  郭靖说了此言,笑嘻嘻的望着杨过与女儿,心料小龙女定会玉成美事。郭芙早已羞得满脸通红,将脸蛋儿藏在母亲怀里。小龙女脸色微变,还未答话,杨过已站起身来,向郭靖与黄蓉深深一揖,说道:“郭伯伯郭伯母养育之恩,见爱之情,小侄粉身难报。但小侄家世寒微,才德猥下,万万不敢匹配淑女。”

  郭靖心想自己夫妇名满天下,女儿品貌武功,又是第一流的人才,现下亲自出口许配,他定然欢喜之极,当下哈哈一笑,说道:“过儿,你我不是外人,这是终身大事,不须害羞。”杨过又是一揖到地,说道:“郭伯伯,你若有何差遣,小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婚姻之命,却是不敢遵从。”郭靖见他脸色郑重,心中大是诧异,望着妻子,盼她说个明白。

  黄蓉暗怪丈夫心直,不先探听明白就在席间开门见山的提了出来,枉自碰了一个钉子。她见杨过与小龙女相互间神情,居然大有缠绵眷恋之意,但他们明明自认师徒,难道两人行动乖悖,竟做出逆伦之事来?这一节却大是难信,心想杨过虽然未必是正人君子,却也不致如此胡作非为。要知宋人最重礼法,师徒间尊卑伦常,看得与君臣、父子一般,万万逆乱不得。黄蓉心中虽有疑惑,但此事太大,一时未敢相信,于是问杨过道:“过儿,龙姑娘真的是你师父?”杨过道:“是啊!”黄蓉又问:“你是叩过头、行过拜师的大礼了?”杨过道:“是啊。”他口中答复黄蓉,眼光却望着小龙女,满脸是温柔体贴,深怜蜜爱,别说黄蓉聪明绝伦,就算换作别人,也瞧出了二人之间的关系绝不寻常。

  郭靖却尚未明白妻子的用意,心想:“他早说过是龙姑娘的弟子,二人武功果是一路同派,那里还有什么假的?我跟他提女儿的亲事,怎么蓉儿又问他师承门派?嗯,他先入全真派,后来改投别师,虽然不好,此事也易化解。”

  黄蓉见了杨过与小龙女的神色,暗暗心惊,向丈夫使个眼色,道:“芙儿年纪还小,婚事何必急急?今日群雄聚会,还是商议国家大计,儿女私事,暂且搁下吧。”郭靖一想不错,道:“正是,我倒险些儿以私废公了。龙姑娘,过儿与小女的婚事,咱们日后慢慢再谈。”小龙女摇了摇头道:“我要做过儿的妻子,他不会娶你女儿的。”

  这两句话说得清脆明亮,大厅上倒有数百人都听见了。郭靖一惊,站了起来,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见她拉着杨过的手,神态亲密,却又不由得不信,期期艾艾的道:“他……他是你的徒……徒……儿,难道不是么?”

  小龙女虽然久在地下古墓,不见日光,因之脸无血色,白皙逾恒,但此时心中欢悦,脸色娇艳,如花初放,笑吟吟的道:“是啊!我从前教过他武功,可是他现在武功和我一般强了。他心里欢喜我,我也很欢喜他。从前……”说到这里,她声音低了下去,虽然天真无邪,但女儿家的羞涩,却是有生俱来,只听她缓缓说道:“从前……我只道他不欢喜我,不要我做他妻子,我……我心里难受得很,只想死了倒好。但今日我才知他是真心爱我,我……我……”厅上数百人肃静无声,倾听她这番心事的吐露。依常理而论,一个少女纵有满腔热爱,怎能如此当众宣泄?又怎能向郭靖这一个不相干之人倾诉?但她全然不明世事,什么礼节人情,压根儿一窍不通,觉得这番言语须得跟人说了,当即说了出来。

  杨过听她真情流露,自是大为感动,但见旁人脸上都是又惊又诧、又是尴尬、又是不以为然的神色,知道小龙女太过无知,不该在此处说这一番话,当下牵着她手,柔声道:

  “姑姑,咱们去吧!”小龙女道:“好!”两人并肩向厅外走去。此时大厅上虽然群英聚会、俊彦毕至,但在小龙女眼中,她就只看见了杨过一人。

  郭靖和黄蓉愕然相顾,他夫妇俩一生之中见过无数惊险奇事,但眼前这种事端却是万万料想不到,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小龙女和杨过正要走出大厅,黄蓉叫道:“龙姑娘,你是天下武林盟主,群望所属,观瞻所系,此事还须三思。”小龙女回过头来,嫣然一笑道:“我做不来什么盟主不盟主,姊姊你若是喜欢,就请你当吧。”黄蓉道:“不,你如要推让,该当让给前辈英雄洪老帮主。”这盟主是武林中最尊荣的名位,小龙女却半点也不放在心上,随口答道:“随你的便吧,反正我是不懂。”拉着杨过的手,又向外走。

  突然间衣袖带风,红烛晃动,座中跃出一人,身披道袍、手挺长剑,正是全真道士赵志敬。他横剑拦在厅口,突然说:“杨过,你欺师灭祖,已是不齿于人,今日再做这等禽兽之事,怎有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我赵志敬但有一口气在,断不容你。”杨过不愿与他在众人之前纠缠不清,低沉着声音道:“让开。”赵志敬大声道:“尹师弟,你过来,你倒说说,那天晚上咱们在终南山上,亲眼目睹这两人赤身露体,干什么来着?”尹志平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左手一举。众人见他小指与无名指齐根削断,虽不知其中深意,但见浑身发抖,脸色怪异,料想中间必然大有蹊跷。

  小龙女那晚与杨过在花丛中练玉女心经,被赵尹二人无意撞见,杨过曾迫赵志敬立誓,不得向第五人说起,那知他今日竟在大庭广众之间大肆诬蔑,心中自是极为恼怒,喝道:“你立过誓,不能向第五人说的,难道你忘了么?”赵志敬哈哈一笑,大声道:“不错,我立誓不向第五人说,可是眼前有六人、第七人、百人千人,自是又作别论。你们行得勾且之事,我口中自然说得。”

  这件事也是阴差阳错,赵志敬见二人深夜土赤身同处花丛,那里想得到乃是正正经经的修习上乘武功?他狂怒之下,抖将出来,却也不是有意造谣。小龙女那晚为此气得口喷鲜血,险险送命,这时听他狡言强辩,再也忍耐不住,伸手在他胸口轻轻一按,说道:“你还是别胡说的好。”此刻她玉女心经早已练成,这一掌按出去无影无纵,偏巧玉女心经又是全真派武功的克星,赵志敬伸手急格,却不知小龙女的手掌绕过了他手臂,已自按到他的胸口。

  赵志敬初时一格未成,大吃了一惊,但敌人手掌在自己胸口稍触即逝,竟无半点知觉,当下也不在意,冷笑道:“你摸我干么?我又不……”一言未毕,突然双目直瞪,一交向前摔倒,原来已受了极重的暗伤。

  孙不二与郝大通见师侄受伤,急忙抢出扶起,只见他血气上涌,胀得满脸通红,宛似醉酒。孙不二冷笑道:“好哇,你古墓派当真是和我全真干上了。”拔出长剑,就要与小龙女动手。

  郭靖急从席间跃出,拦在双方之间,劝道:“咱们自己人休得相争。”向杨过道:“过儿,双方都是你师尊。你劝大家回席,从缓分辨是非不迟。”小龙女在古墓中纯洁无邪,出得墓来,却到处撞见奸险背信之事心中极是厌烦,牵着杨过的手道:“过儿,咱们走吧,永不见这些人啦!”杨过随着她走了一步,孙不二长剑闪动,喝道:“打伤了人想走么?”郭靖见双方又要争竞,正色说道:“过儿,你可要立定脚跟,好好做人,别闹得身败名裂。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你可知这个‘过’字的用意么?”

  杨过听了这话,心中一震,突然想起童年时的许多往事,想起了许多伤心折辱,又想:“怎么我这名字是郭伯伯取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