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神雕侠侣[旧版] >
二十:浪迹天涯


  杨过提气急奔,此时他的轻功造诣,与前数年自己判若两人,倏忽之间,绕过了山坳,目光下只见小龙女一身白裳,与一个身材魁梧的人盘旋来去,斗得正急。小龙女虽然身法轻盈,但那人武功高强之极,在他掌力笼罩之下,小龙女只是勉力支撑而已。杨过大骇,叫道:“师父,我来啦!”两个起落,已纵到二人身边,与那人一朝相,不禁呆了一呆,原来那人满腮虬髯,根根如戟,一张脸犹刺猬相似,正是分别已久的义父欧阳锋。

  但见他凝立如山,一掌掌缓缓的劈了出去,小龙女一味闪避,不敢正面接他掌力。杨过叫道:“都是自己人,且莫斗了。”小龙女一怔,心想这大胡子疯汉怎么会是自己人,心中稍一凝思,身法略滞,欧阳锋斜掌从左肘下穿出,一股劲风,直扑她的面门,势道雄强无比。杨过大骇,急纵而前,只见小龙女的左掌已与欧阳锋右掌抵上,知道师父的功力远远不及义父,时间稍长,必受内伤,当即伸五指在欧阳锋右肘上轻轻一拂,这正是他新学的九阴真经中“手挥五弦”上乘功夫。他虽习练未熟,但落点恰到好处,欧阳锋手臂一酸,全身消劲。

  小龙女见机何等快捷,一感敌人势弱,立即催击,此一瞬间欧阳锋全身无所防御,虽轻加一指,亦受重伤。杨过手腕一翻,抓住了师父手掌,夹在二人之间,笑道:“两位且住,是自己人。”欧阳锋尚未认出是他,只觉这少年武功奇高,未可小觑,怒道:“你是谁?什么自己人不自己人?”

  杨过知他素来疯疯癫癫,只怕他已然忘了自己,大叫道:“爸爸,是我啊,是你的孩子啊。”这几句话中充满了激情,欧阳锋一呆,拉着他手,将他脸庞转到月光下一看,正是数年来自己到处找寻的义儿,只是一来他身材长高,二来武艺了得,是以初时难以认出,欧阳锋也是个对自己情感丝毫不加克制的人,当下抱住杨过,大叫大嚷:“孩儿,我找得你好苦!”两人紧紧搂在一起,都流下泪来。小龙女自来冷漠,只道世上就杨过一人情热如火,此时见欧阳锋也是如此,心中对下山之举更是凛然有畏,静静坐在一旁,悉思黯生。

  原来欧阳锋当日在江南菱湖镇的一庙中与杨过分手,躲在大钟之下,教柯镇恶奈何不得袘潜运神功,修治内伤,七日七夜之后,创伤已然半复,只是遍体被柯镇恶打得血肉模糊,一时却难以痊可。他掀开巨钟,到客店中又去养了二十来天伤,这才内外痊愈。他曾向杨过说过,不论杨过到了何处,都要找他,但一隔匝月,大地茫茫,那里还能寻到他的踪迹?欧阳锋寻思:“这孩子九成是到了桃花岛上。”他生性坚毅事事不折不挠,当即弄了一只小船,驶到桃花岛来,白天不敢近岛,直到黑夜,方始在后山登岸。他自知非郭靖、黄蓉二人之敌,再加上一个黄药师,(黄药师离岛之事,欧阳锋并不知闻),就算老毒物本领再大一倍,也打这三人不过,是以白日躲在极荒僻的山洞之中,晚晚悄悄巡游,只盼有一日得见杨过。

  如此过了两年有余,总算他谨慎万分,白天不敢出洞一步,踪迹始终未被发觉,直到一日晚间,听到武修文兄弟谈话,才知郭靖送杨过到全真教学艺之事。欧阳锋大喜,当即剑船离岛,赶到重阳宫来。那知其时杨过已与全真教闹翻,进了活死人墓,此事在全真教实是奇耻大辱,全教上下,人人绝口不谈,欧阳锋虽然千方百计打听,却探不到半声消息。

  ≌饧改曛校费舴嫣け榱酥漳仙街芪倮镏兀抢镏姥罟股畈氐氐祝嗔肺涔Γ空庖煌硎掠写涨桑费舴嫘芯焦戎裕患桓霭滓律倥宰旁铝帘コぬ尽E费舴娣璺桉柴驳奈实溃骸肝梗业暮⒍谀抢铮磕阌忻患。俊剐×耐氛缓闷且桓龇枳樱缓崃怂谎郏蝗ダ硭E寡舴孀萆砩锨埃ニ郯颍鹊溃骸肝业暮⒍兀俊剐×庖蛔スαη烤ⅲ涔χ撸酱游醇词侨娼痰母呤郑嗍窃对恫患安挥傻么蟪砸痪κ剐∏苣檬中锻选E费舴嬲庖蛔ピ诒刂校侵贡凰崆崆汕傻慕馔眩膊晃仕撬笫指庞稚稀A饺司驼饷春撩焕从傻亩妨似鹄础?

  杨过与欧阳锋数年不见,各道别来之情。殴阳锋的神智半清半醒,过去之事已说不大清楚,而对杨过所述,也是不甚了了,只知他数年来一直在跟小龙女练武。他年纪大了,竟是大有小孩儿心性,说道:“她武功又不及我,何必跟她练,让我来教你。”小龙女性子恬淡,那里跟他计较这些,虽然听见,只是淡淡一笑,自行走在一旁。

  杨过却感到不好意思,道:“爸爸,师父待我很好。”欧阳锋妒忌起来,叫道:“她好,我就不好么?”杨过笑道:“你也好。这世界上,就只你两个待我好。”欧阳锋的话虽然说得不明不白,但杨过在隐约之间,已知义父在几年中到处找寻自己,实是费尽了千辛万苦。

  欧阳锋抓住他的手里,嘻嘻傻笑,过了一阵,道:“你的武功倒练得不错,就可惜不会世上最上乘的两大奇功。”杨过道:“那是什么啊?”欧阳锋浓眉倒竖,喝道:“亏你是练武之人,世上两大奇功都不知晓,你拜她为师有什么用?”杨过见他忽喜忽怒,心中并不畏惧,却是暗有忧意,心道:“原来爸爸患病已深,不知何时方得痊愈?”欧阳锋哈哈大笑,道:“嘿,让爸爸教你。那两大奇功第一是蛤蟆功。第二是九阴真经。你年幼之时,我曾教过你一些入门功夫,你倒练给我瞧瞧。”

  杨过自入古墓之后,久未练过这头下脚上的怪功,此时听他一说,欣然照办。他在桃花岛时已练得纯熟,现下以上乘内功一加运用,更是如虎添翼,使得花团锦簇。欧阳锋大喜,叫道:“妙极,妙极!我把其中妙用,尽数传了你吧!”当下指手划脚,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也不理会杨过是否记得,一开头就说之不停。

  杨过听了几句,心头一凛,但觉他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妙义无穷,一时之间那能领会得了这许多,只得凭着聪明硬记。

  欧阳锋说了一阵,忽然拍手道:“啊哎,不好,莫被那小丫头偷听了去。”绕过花树,走到小龙女跟前,说道:“喂,小丫头,我在传我孩儿功夫,你莫要偷听。”小龙女道:“你的功夫有什么希罕?谁要偷听了?”欧阳锋侧头一想,道:“好,那你走得远远地。”

  小龙女靠在一株花树之上,冷冷的道:“我干么要听你差遣?我爱走就走,不爱走就不走。”欧阳锋大怒,须眉戟张,伸手要往小龙女脸上抓去,但小龙女只作不见,理也不理,欧阳锋手指距她脸庞约有半尺,转念一想:“她是我孩儿师父,伤了她顶不好看,而且一时之间却也奈何她不得。”当下将伸出之手又缩了回去,说道:“好好,那就咱们走得远远地,可是你跟不跟来偷听?”

  小龙女心想此心武功虽强,为人却极是无赖,懒得再去理他,转过了头不答,那知背心突然微微一麻,原来欧阳锋忽尔长臂,在她背心穴道上点了一指,这一下出手奇快,小龙女完全没有防备,待得惊觉要想抵御,上半身已转动不灵。欧阳锋跟着又以一指进袭,再在她腰里点了一下,笑道:“小丫头,你莫心焦,待我传完了我孩儿功夫,就来放你。”说着狂笑而去。

  杨过正在默记义父所传的蛤蟆功与九阴真经,但觉他所传的真经,非但与石室顶上所刻的重阳遗篇截然不同,甚而处处反,心中细细思索,竟丝毫不知师父被袭之事。欧阳锋走到他身方,牵了他手,道:“咱们到那里去,莫给你师父听去了。”杨过知道小龙女孤僻捐介,别说不会暗中偷听,就是在她面前传授,她也会自行避开,但义父心性失常,也不必和他多所争辩,于是随着他走远。

  小龙女麻软在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想自己武功虽然练得精深,究是少了欧阳锋的经验,以致中了李莫愁暗算之后,又遭这胡子怪人的偷袭,于是潜运九阴神功,自解穴道,吸一口气向穴道冲了几次。岂知两处穴道不但无松动之象,反而更加酸麻,这一来,不由得心中大骇。原来欧阳锋的手法刚与九阴真经逆转而行,她以常法冲解,自然是求脱反固了。她试了几次,但觉被点处隐隐作痛,当下不敢再试,心想那疯汉传完功夫之后,自会前来解救,她万事不萦于怀,心中也不焦急,仰头望着天上星辰出了一会神,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过了良久良久,眼上微觉有物触碰,她黑夜视物如同白昼,此时竟然不见一物,原来双眼被人用布蒙住了。小龙女大惊之下,随觉有人张臂抱住了自己。这人相抱之时,初时极为胆怯,后来渐渐放肆,渐渐大胆。小龙女惊骇无已,欲待张口而呼,苦于口舌动,那觉那人以口相就,亲吻自己脸颊,她初时只道是欧阳锋忽施强暴,但与那人面庞相触之际,却觉他脸上光滑,决非欧阳锋的满脸虬髯。她心中一荡,惊惧渐去,情欲暗生,心想原来杨过这孩子却来戏我。只觉他双手越来越不规矩,缓缓替自己宽衣解带,小龙女暗呼:

  “冤孽!”反正自己无法动弹,只得任其所为,心中又是惊喜,又是羞惭。

  且说欧阳锋见杨过悟性极高,自己传授口诀,只要略加指点,他即能领会,甚是欣喜,越说兴致越高,一直说到天色大明,才将两大奇功的要旨说完。杨过心中默记一遍,道:“爸爸,我也学过九阴真经,但跟你说的却大不相同。”欧阳锋道:“胡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九阴真经。”杨过道:“比如练那易筋锻骨之术,你说第三步是气血逆行,冲天柱穴。师父却说意守丹田,通章门穴。”欧阳锋摇头道:“不对,不对……嗯,慢来…

  …”他照杨过所说一行,果然全身舒畅,意境大不相同。他此时并未想到郭靖写给他的真经其实是颠倒窜改之文,只是心中混乱一片,口中喃喃自语:“怎么?到底是我错了,还是他错了?怎么会有这等情事?”

  杨过见他双目直视发呆,叫了几声:“爸爸!”不闻答应,怕他疯病又要发作,正惊异间,忽听花树忽喇一声,人影一闪,花丛中隐约见到杏黄道袍的一角。此处人迹罕至,怎会有外人到此?而且那人行动鬼鬼祟祟,显似不怀好意,杨过疑心大起,急步赶去。那人脚步迅速,向前飞奔,瞧他后心,正是一个道人。杨过叫道:“喂,是谁?你来干什么?”施展轻功,提步急赶。

  那道人听杨过这么呼喝,奔跑得更加急了,但杨过此时脚步何等迅捷,微一加劲,身形如箭般纵过去,一把拿住了他的肩头,扳过来一瞧,原来是全真教的道士尹志平。杨过见他衣冠不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喝道:“你干什么?”尹志平是全真教第三代弟子的首座,武功既高,平素举止又极有气派,但不知怎的,此时被杨过一喝,竟是满脸慌张,说不出话来。杨过连问几句,不得要领,想起当年自己逃出重阳宫时他相纵之德,于是放松了手,温言道:“既然没事,你就走罢!”

  尹志平回头瞧了几眼,慌慌张张的急步去了。杨过暗笑:“这道士失魂落魄似的,甚是可笑。”当下回到茅屋之前,只见花树丛中露出小龙女的两只脚来,一动也不动,似乎已睡着了。杨过叫了两声:“姑姑!”不闻答应,钻进树丛一看,只见小龙女卧在地下,眼上却蒙着一块青布。

  杨过微感惊讶,解开了她眼上青布,但见她眼中神色极是异样,晕生双颊,娇羞无限。杨过问道:“姑姑,谁给你包上了这块青布儿。”小龙女不答,眼中微露责备之意。杨过见她身子软瘫,似乎给人点中了穴道,伸手拉她一下,果然她动弹不得。杨过极是聪明,念头一转,已明原委:“定是我义父用逆点穴法点中她,否则任他再厉害的点穴功夫,姑姑也能自行通解。”于是依照欧阳锋适才所授之法,给她解开了穴道。

  岂知小龙女穴道被点之时,固然全身软瘫。但杨过替她通解了,她仍是软绵绵的倚在杨过身上,似乎周身骨骼尽皆溶化了一般,杨过伸臂扶住她肩膀,柔声道:“姑姑,我义父做事颠三倒四,你莫跟他一般见识。”小龙女将脸藏在他的怀里,含含糊糊的道:“你自己才颠三倒四呢,不怕丑,还说人家!”杨过见她举止与平昔大异,心中稍觉慌乱,道:“姑姑,我……我……”小龙女抬起头来,嗔道:“你还叫我姑姑?”杨过更加慌了,顺口道:“我不叫你姑姑叫甚么?要我叫师父么?”小龙女浅浅一笑,道:“你这般对我,我还能做你师父么?”杨过道:“我……我怎么啦?”

  小龙女卷起衣袖,露出一条雪藕也似的臂膀,但见洁白似玉,竟无半分瑕疵,原来一点殷红无血的守宫砂已不知去向,羞道:“你瞧。”杨过摸不着头脑,搔搔耳朵,道:“姑姑,我不懂啊。”小龙女嗔道:“我跟你说过,不许再叫我姑姑。”她见杨过满脸惶恐,心中顿生说不尽的柔情蜜意,低声道:“咱们古墓派的门人,世世代代都是处女传处女。我师父替我点了这点守宫砂,昨晚昨晚你这么对我,我手臂上怎么还有守宫砂呢?”杨过道:“我昨晚怎么对你啊?”小龙女脸一红,道:“别说啦。”隔了一会,轻轻的道:

  “以前,我怕下山去,现下可不同啦,不论你到那里,我总是心甘情愿的跟着你。”

  杨过大喜,叫道:“姑姑,那好极了。”小龙女正色道:“你怎么仍是叫我姑姑?难道你没真心待我么?”她见杨过不答,心中焦急起来,颤声道:“你到底当我是甚么人?”杨过诚恳诚恳的道:“你是我师父,你怜我教我,我发过誓,要一生一世敬你重你爱你。”小龙女大声道:“难道你不当我是你妻子?”杨过从未想到过这件事,突然被她问到,不由得张皇失措,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只喃喃的道:“不,你不能是我妻子,我怎么配?你是我师父,是我姑姑。”小龙女气得全身发抖,突然“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杨过慌了手脚,只是叫道:“姑姑,姑姑!”小龙女听他仍是这么叫,狠狠凝视着他,举起左掌,一掌要向他天灵盖拍落,但逐渐逐渐,她的目光自恼恨转为怨责,又自怨责转为怜惜,叹了一口长气,轻轻的道:“既是这样,以后你别再见我。”长袖一拂,转身疾奔下山。杨过大叫:“姑姑,你到底那里去,我跟你回去。”小龙女回身说道:“你若再见我,只怕我难饶你性命。”

  杨过一怔之下,更是不知所措,眼见她白衣的背影渐行渐小终于在远处山道上消失,不禁悲从中来,伏地大哭。他左思右想,实不知何以会得罪了师父,何以她精神如此特异,不时柔情缠绵,一时却又怨愤决绝?何以说要做自己“妻子”,又不许叫她姑姑,他想了半天,心道:“此事定然与我义父有关,必是他得罪我师父了。”

  于是走到欧阳锋身前,只见他双目呆瞪,一动也不动。杨过道:“爸爸,你怎么得罪我师父啦?”欧阳锋道:“九阴真经,九阴真经。”杨过道:“你干么点了她的穴,惹得她生这么大气?”欧阳锋道:“到底该是逆冲天柱,还是顺通肩井?”杨过急道:“爸爸,我是问你师父的事啊,你说啊,你对她怎么啦?”欧阳锋道:“你师父是谁?是谁?谁是欧阳锋?”杨过见他疯病大发,又是害怕,又是难过,温言道:“爸爸,你累啦,到茅屋去歇歇吧。”欧阳锋突然一个斛斗,倒转了身子,大叫:“我是谁?我是谁?欧阳锋到那里去了。”双掌乱舞,身子急转,以头行路,其快如风的冲下山去。杨过大叫:“爸爸!”想要拉他,被他一足踢来,正中下巴,这一脚踢得毫不留情,杨过站立不定,仰后便倒。待得立直身子,只见欧阳锋已在十余丈外。杨过追了几步,猛地住足。

  只呆得半晌,欧阳锋已然不见人影,他四顾茫然,但见空山寂寂,微闻鸟语。杨过大叫:“姑姑,姑姑!爸爸,爸爸!”隔了片刻,四下里山谷回音,也是叫道:“姑姑,姑姑!爸爸,爸爸!”

  他数年来与小龙女寸步不离,亲若母子,突然间她不明不白的绝裾而去,岂不叫他肝肠欲断?杨过又是个情感比常人强烈十倍之人,伤心之下,几欲在山石上一头撞死。但他心中隐隐约约存在着一个指望,师父既然而去,或许也能突然而来。义父虽得罪了她,她想想我并无过失,定然会回头寻我。

  这一晚他那里睡得安稳,只要听到山间风声突响,或是虫鸣斗起,他都疑心是小龙女到了一骨碌爬起,大叫:“姑姑!”出去迅接,每次总是凄然失意。到后来他索性不睡了,奔上山巅,睁大了眼四下眺望,一直到天色大亮,但见云生谷底,雾迷峰巅,天地茫茫,就只他杨过一人而已。

  杨过突然想道:“师父既然不回,我就找她去。只要见得着她,不管她如何打我骂我,我总是不离开她。”想到此处,不由得勇气大增,将小龙女与自己的衣服用物胡乱包了一包,绑在背上,大踏步往山下走去。

  一到山下有人家处,他就打听有无见到一位白衣美貌女子,从此间经过。他连问几个乡民,都是摇头说并未瞧见。杨过焦急起来,再次询问,出言就不免欠缺礼貌。那些山民见他一个年青小伙子,冒冒失失的打听甚么美貌闺女,心中先就有气,有一人就反问那闺女是他甚么人,杨过怒道:“这个你管不着,我只问你有没见到她从此间过?”

  那人听他如此回答,正要发怒,旁边一个老头拉了拉他衣袖,指着东边一条小路,笑道:“昨晚老汉见到有个仙女般的美人,向东而去,还道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却原来是老弟的相好……”杨过不听他说完,急忙一揖相谢,顺着他所指的小路赶了下去,但听得背后一阵轰笑。原来那老者见他年幼无礼,故意胡扯骗他。

  杨过那知就里,当下提步急赶而去,奔了一盏茶时分,前面出现两条岔路,却不知向那一条路走才是。他沉吟半晌,心道:“姑姑不喜热闹,多半是拣荒僻的路走。”当下向左首那条崎岖小路走。岂料这条路越走越宽,几个转弯,竟转到了一条大路上去。杨过已有一日一晚没半点水米下肚,眼见天色渐晚,腹中饿得咕咕直响,只见前面房屋鳞次栉比,是个市镇,当下快步走进一家客店,叫道:“拿饭菜来。”

  店伴送上一份家常饭菜,杨过扒了几口,只因胸中难过,喉头噎住,竟是食不下咽,心道:“虽然天黑,我还是要去找寻姑姑,若是错过了今晚,只怕今后永难相见。”当下将饭菜一推,叫道:“店伴,我问你一句话。”店伴陪笑过来,道:“小爷有什吩咐?可是这饭菜不合口味,小的吩咐去另做,小爷爱吃什么?”杨过连摇手,道:“不是说饭菜。我问你,可有见到一个穿白衣的美貌女子,从此间过去么?”店伴沉吟道:“穿白衣,嗯,这位姑娘可是戴孝?她家中死了人是不是?”此人说话噜里噜苏,大是不着边际。杨过好不耐烦,道:“到底见是没见?”店伴道:“女人是有,确也是穿白衣……”杨过喜道:“向那条路走?”店伴道:“可过去大半天啦!小爷,这娘们可不是好惹的……”他突然放低声音,说道:“我劝你啊!还是别去寻她的好。”杨过又惊又喜,知道是寻到了姑姑的踪迹,忙问:“她……怎么啦?”问到此句,声音也发颤了。

  那店伴道:“我先问你,你知不知道那女人是会武的?”杨过心想:“我怎么会不知道?”忙道:“知道啊,她是会武的。”那店伴道:“那你还找她干么?可险得紧哪。”

  杨过道:“到底是什么事?”那店伴道:“你先跟我说,那白衣美女是你什么人?”杨过无奈,知道不先说些消息与他,他是决不能说小龙女的行踪,于是道:“她是我姊姊,我要找她。”那店伴一听,肃然起敬,但随即摇头道:“不像,不像。”杨过焦躁起来,一把抓住他衣襟,喝道:“你到底说是不说?”那店伴一伸舌头,道:“对,对,这可像啦!”

  杨过骂道:“什么又是不像又是像的?”那店伴道:“小爷,你先放手,我喉管给你抓着,吓吓,说不出话。”杨过心想此人生性如此,对他用强也是枉然,当下松开了手。

  那店伴咳嗽几声,道:“小爷,我说你不像,只为那娘……那女……吓,你令姊,透着比你年轻貌美,倒像是妹子,不是姊姊。说你像呢,为的是你两位都是火性儿,有一门子爱抡拳使棍的脾气。”杨过笑了笑,道:“我……我姊姊跟别人动武了吗?”

  那店伴道:“可不是么?不但动武,还伤了人呢,你令姊本事了得,一剑将那道爷的耳朵也削了下来。”杨过一惊,道:“甚么道爷?”那店伴道:“就是那个……”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大变,头一缩,转身便走。

  杨过机伶异常,不自追出,端起饭碗筷子,急往口中扒饭,眼角间一晃,只见两个青年道人,从客店门外并肩进来。两人都是二十六七岁年纪,身上道袍一尘不染,洁净异常,坐在杨过旁边的桌上。一个剑眉斜飞的道人一叠声的只催快拿酒菜。那店伴含笑过来,偷空向杨过眨下眼睛,歪了歪咀,杨过只作不见,埋头大嚼。他听到了小龙女的消息,心中极是欢畅,吃了一碗又添一碗。他衣服本就朴素,一日一夜之间急赶小龙女,更是弄得满头满脸都是尘土,是以那两个道士一眼也没瞧他,自行低声说话。

  杨过故意答咀舐舌,吃得十分大声,端起粗碗倒了一碗热茶,咕噜咕噜的狂喝,可是竖起耳朵,留神倾听两个道人说话。只听那剑眉道人道:“皮师弟,你说韩寨主与陈老拳师今晚准到么?”另一个道人一张咀巴很大,出声嘶哑,粗声道:“这两位都是铁铮铮的汉子与赵师叔有过命的交情,赵师叔出面相邀,他们决不能不到。”杨过听到“赵师叔”

  三字,心中一凛:“莫非是我从前的师父赵志敬?”只怕这两个道人会在重阳宫中见过面,斜眼微睨,向两人脸上一瞥,却是素不相识之人。

  又听那剑眉道人道:“说不定路远赶不上咱们……”那姓皮道人道:“哼,姬师兄你就是怕这怕那,谅她一个娘们,能有多大……”那姓姬的道人忙道:“喝酒,别说这个。”他又招呼店伴,叫安排一间上房,当晚就在店中歇息。

  杨过听了二人寥寥几句对话,揣摸到这两个道人定是要去和师父为难,大概有人吃过她亏,知道厉害,是以由“赵师叔”出面约了一个姓韩和一个姓陈的助拳,只要紧紧跟住这两个道人,那就能见着师父。想到此处,心头大是高兴,明知这两个道人是师父的敌人,但因可凭他们而找到师父,居然对之不存憎恨之意。待二人进房歇息,命店伴在他们隔壁也安排了一间小房。

  那店伴掌上灯,悄声在杨过耳畔道:“小爷,你可得留神啊,你姊姊割了一个道爷的耳朵,他们准要报仇。”杨过悄声道:“我姊姊脾气再好不过,怎么会割人耳朵?”那店伴阴阳怪气的一笑,低声道:“她对你定然好啦,对旁人可好不了。你姊姊在小店吃饭,那道爷坐在她身边,就只向她的腿多瞧了几眼,你姊姊就发火啦,拔剑跟人家动手……”

  他滔滔不绝,还要说下去,杨过听得隔壁吹灭了灯,忙摇手示意,叫他免开尊口,心中暗暗生气:“那臭道人定是见我姑姑美貌,不住瞧她,惹得她生气。”

  他等店伴出去,熄灯上坑,这一晚是决意不睡的了,于是默默记诵了一遍欧阳锋所授的两大神功秘诀,可是却又不敢练功,生怕练得入神,对隔房动静竟然不知。

  这样静静的守到中夜,突然院子中登登两声轻响,有人从墙外跃了进来。接着隔房窗子啊的一声推开,姓姬的道人道:“是韩陈两位么?”院子中一人答道:“正是。”姬道人道:“请进吧!”轻轻打开房门,点亮油灯。杨过全神灌注,倾听这四人说话。

  只听那姓姬的道人道:“弟子姬清虚,皮清玄,拜见韩寨主,陈老拳师。”杨过听了两人名字,心道:“果然不是重阳宫中人物,但这二人是清字辈,也算是全真教一派。”

  又听一个嗓音尖锐的人说道:“咱们接到你赵师叔的帖子,马不停蹄的赶来。那小贱人当真十分辣手么?”姬清虚道:“说来惭愧,敝派有两名弟子接连伤在这贱人手里。”

  (第五册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