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托尔·海雅达尔 > 孤筏重洋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章 驶到南海群岛(5)


  村里的狗和猪也出来迎接他,还有美丽的南海姑娘拿着新鲜水果来欢迎他。情况很清楚,岛民在尽可能使纳德舒舒服服地待下来。但是纳德不受诱惑,他悲哀地惦念着向西漂去的木筏。岛民的用意是很明显的。他们很希望我们去,他们知道白人的船上有许多好东西。如果他们能使纳德留在岸上,这只怪船上的其余的人也一定会来。没有一条船会把一个白人留在像安格图那样偏僻的岛上的。

  又经过了若干稀奇的经历,纳德才脱身跑到橡皮艇那里,许多人围着他,男女都有。他那国际性的演说和姿态已不再使人误解他的意思了,他们了解到他一定要在夜里回到那条怪船上去,怪船很急,马上要开走。

  岛民于是耍了个花样:他们做手势表明,我们其余的人正要到岬的另一面登陆。纳德疑惑了几分钟,但是接着海滩上传来一片人声,声音是从妇女儿童看管火堆的地方来的。三条独木艇回来了,艇上的人把便条带给纳德。他的处境狼狈不堪:一方面是便条上的命令,不让他单独划艇出海;而另一方面,所有的岛民都坚决拒绝和他同行。

  接着,在岛民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论辩。那些出了海、看到了木筏的人,充分了解到,把纳德留下是没有什么用的,我们其他的人是不能上岸去的。其结果是纳德以国际性的口音,又软又硬地使得三条独木艇上的人陪他出海,去追“康提基”。他们在热带的夜里出海,后面拖着随波上下的橡皮艇。岛民一动不动地站在快要熄灭的火堆旁边,眼看着这位匆匆而来的黄头发白皮肤的新朋友,又匆匆而去。

  “上岸去玩得好吗?”陶斯坦羡慕地问道。

  “噢,你真没有看见那几个跳草裙舞的姑娘!”纳德捉弄他。

  我们卸了帆,抽上了桨,全体六个人爬进竹屋,睡得像安格图沙滩上的圆石。

  接连三天,我们在海上漂去,看不见一点陆地。

  我们是在直对着凶多吉少的大贡、拉洛亚珊瑚岛漂去。这两个岛在我们前面,一共遮拦着四五十英哩的海面。我们拼命努力想避开,避到这许多危险的礁石的北边去。努力的结果,情况不坏。可是到一天晚上,值班的人匆匆进来,把我们都叫了出去。

  风向转了,我们在直奔大贡珊瑚岛而去。天下起雨来,一点也看不见。礁脉不会离得太远。

  夜半,我们举行会议,商量军国大计。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救我们的性命。从北边绕过去,现在已无希望。我们必须改变计划,从南边过去。我们调整了帆,掉转了橹,战战兢兢地开始航行,背后吹着靠不住的北风。如果在我们经过全长五十英哩的礁脉的前缘以前,又吹起东风来了,那我们一定会被巨浪卷起,冲向礁脉,生死难料。

  我们商量好了在沉船难免时该做些什么。无论如何,我们应当待在“康提基”上不走。并做好各种准备,并准备在“康提庄的筏尾上拴一根长绳,绳子上系一个浮标,也是准备被浪冲上岸的。这样,如果木筏被搁在礁脉上,我们也能拉着绳子上来。如此准备以后,我们爬上床去睡,让掌舵的人在雨里守望。

  在北风不断吹着的时候,我们沿着礁脉的前缘慢慢地、然而稳稳地滑驶下去。可是有一天下午,风停了,等到又有风的时候,已经转成东风。根据艾立克观测的位置,我们已经下驶很远,现在稍有希望可以绕过拉洛亚礁脉的最南端。

  夜来临,我们在海上已经一百天。

  我深夜醒来,觉得心神不安。波浪的运动有些异乎寻常。“康提基”的动作,比起它在这种情况下的一般动作来,有些异样。我们对于木料的节拍的改变已很敏感。我立刻想到是由于海岸传来了吸力,海岸已渐渐近了。我不断地跑出来到甲板上,爬上桅杆。除了海,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无法安然入睡。时间在消逝。

  破晓,快到六点,陶斯坦忙忙地从桅顶上下来。他看见前面远远的地方,有一连串被椰林覆盖着的小岛。我们不管其他,先尽可能把着舵向南去。陶斯坦所看见的,一定就是在拉洛亚礁脉后面,像珍珠似的连成一串的小珊瑚岛。我们一定被一股向北的水流带着走了。

  七点半,西边的地平在线出现了一串椰林覆盖的小岛。最南边的一个,大体上正在我们筏头前面。因此我们右舷边的地平在线,有许多海岛和椰林,渐渐地变成许多小点,移向北去,最后看不见了。最近的岛距离我们有四五海浬。

  我们正斜着向礁脉一直漂去。如果有装置得很紧的龙骨板,我们还有希望绕过去。但是鲨鱼紧紧跟在筏后,我们没法潜水到木筏底下,用新绳索把松动的龙骨板扎紧。

  我们知道,我们在“康提基”上的时间不过几个钟头了。这段时间必须用来准备应付我们无可避免地撞毁在礁石上的危险。每人都知道,在这一刻到来时该怎么办,我们每人都知道各自所负的一定责任。因此等到时间到了,每一秒钟都关系重大的时候,我们不会乱成一团,彼此碍事。风在强迫我们驶进,“康提基”被抛得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就在现在,我们仍然满帆前驶,希望能绕过去。我们半斜着,渐渐漂过去。拉洛亚珊瑚岛是椭圆形的,直径二十五英哩。岛的较长的一边面海向东,我们正被抛向那里。没有见过的礁石和海岛不断在南方出现,我们一定是正在礁壁前缘的中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