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托尔·海雅达尔 > 孤筏重洋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章 半途(6)


  但是,它不像印鱼那样黏附在大鲨鱼身上。因此,一旦它的老主人突然在半空中不见了,不再回来了,它便完全手足无措,心神无主地乱窜,到处寻找,但总是折回来,在筏尾鲨鱼腾上空中不见了的地方游着。时间过去了,鲨鱼再不回来,它们一定要另找一位主人。没有哪个主人比“康提基”更近便了。

  如果我们在筏边上俯身下去,头钻进透亮的水里,就看见筏底像是海怪的肚子,橹是尾巴,下垂的龙骨板像是团团的鳍。所有我们收养的向导鱼,都在龙骨板之间并排游着,并不注意那冒泡的人头;只有一两条很快地窜到一边,仰着鼻子窥探一下,便坦然折回,回到那急急游着的队伍里。

  我们的向导鱼分两队巡行,绝大多数在龙骨板之间游着,其余的排成一个漂亮的扇形,在筏头前面游。它们不时离开筏头,蹿出去吃一些我们路上碰到的东西。饭后我们在筏边水里洗刷锅碗,就好像我们在剩饭残羹之中,倒了一大雪茄烟盒的有斑纹的向导鱼。

  它们把每一点残余东西都细查过,只要不是素菜,就一口吞下。这许多奇特的小鱼,像孩子信任大人般地聚集在我们的羽翼下,使我们像鲨鱼一样,对它们有父兄般的责任感保护它们。它们成了“康提基”的水中家畜,筏上有一条禁令,对向导鱼不能下手。

  跟随我们的向导鱼群中,有许多确实在童年时代,不到一英呎长,大多数是六英吋长。当那条鲸鲨被艾立克的鱼叉刺入头部,闪电般冲走的时候,有几条老向导鱼转移到胜利者这边,它们有两英呎长。在取得一连串的胜利后,“康提基”有了四五十条向导鱼跟着走,其中有许多喜欢我们这样慢慢走去,又每天有残饭可吃,便一直跟着我们在海中走了好几千里。

  但是偶尔也有不忠心的。有一天,我正掌舵,突然发现南边海上波浪翻滚,看见一大群海豚像银色的鱼雷一般在海面上飞蹿过来。它们并不像平时那样舒舒服服地侧着身子在水面泼剌前进,而是发疯似的冲来,在空中的时间多,在水里的时间少。蓝色的波浪被这群乱糟糟的、泼剌的逃亡者激成一片白沫。

  它们后面来了一个黑色的背脊,做之字形突进,像条快艇。拼命逃生的海豚从海面上奔来,直到筏边。到了筏边,它们都钻下水,一时有百来条紧挤在一起,转向东去,使筏尾的海面上,五色灿烂。在它们后面闪闪发光的背脊,有一半露出水面,用一个从容不迫的姿态,一弯身钻过筏底,直向筏后的海豚群冲去。这是一条魔鬼般的大蓝鲨,差不多有二十英呎长。当它走了的时候,我们的向导鱼有几条也走了。它们投奔了一个更有作为的海中英雄,跟着打天下去了。

  专家们最要我们当心的海中动物是章鱼,因为它能爬上木筏。华盛顿的全国地理学会,曾给我们看关于亨伯特水流的一个区域内的报告和镁光照片,那里是大章鱼经常出没的场所,夜里常浮到水面上来。它们贪食到这个程度:如果有一条章鱼去吃一片肉,被挂在钓钩上了,另一条章鱼便过来吃这被捕的同类。它那几只脚可以制大鲨鱼于死命,也能在大鲸鱼身上留下可怕的伤疤,它还有鹰隼那样的、魔鬼般的尖嘴,深藏在许多脚中间。

  人家告诉我们,章鱼在夜里浮在水面上,眼睛磷光闪闪,脚极长,即使它不打算直接上筏来,木筏上的每个小角落它都够得到。我们全都不喜欢有这么一天,觉得有一条冷冷的胳膊围住脖子,夜里把我们从睡袋里拖出去,因此每人都配备了一柄军刀似的大刀,准备在被章鱼脚抱住、惊醒的时候应用。我们在出发的时候,没有一件事比这更使我们不舒服的了。我们尤其不舒服的是:秘鲁的海洋专家也谈到这一问题,并且在海图上指给我们看,情况最糟的区域就在亨伯特水域中。

  有一段长时期,无论是筏上还是海里,我们都看不见乌贼的踪迹。然后有一天早上,我们第一次得到它们一定在这一带水里的警告。朝日初升,我们发现筏上有一条章鱼的子孙(注:指乌贼),小猫般大小的一条幼鱼。它是在晚上自己爬上木筏的,现在躺在那里死了,几只脚卷着竹屋门外的竹竿。一种黏黏的黑墨汁把竹黑板染污了,又围着这条乌贼积成一潭。我们用这墨汁似的鱼汁在航海日志上写了一两页字,然后把那小乌贼扔下海,让海豚高兴高兴。

  我们觉得,这次小小的意外事件,是更大的夜半客人的先遣部队。如果那小家伙能爬上来,它那饥饿的父兄毫无疑问也能这样干。我们的祖先坐在帆船里想着海老人的时候的感觉,一定和我们现在的感觉一样。但是第二次意外事件把我们弄胡涂了。有一天早上,我们在竹屋的棕叶顶上,发现一条比较小的乌贼。这很使我们疑惑。它不可能是爬上去的,因为唯一的墨印是在屋顶中央,染成一个圈。它也不可能是海鸟掉下来的,因为鱼身完整,并无喙痕。我们的结论是:它是被一个冲向木筏的浪打上来的,但是那天晚上值班的人,没有一个记得有这样的浪。一夜接一夜过去了,我们经常发现筏上有小乌贼,最小的像人的中指那么大。

  不久,清早甲板上的飞鱼中,常发现一两条小乌贼,就是前一晚海面平静也是这样。它们正是那真正魔鬼般大鱼的子孙,八条脚上带着吸盘,有两条更长的尖上带着尖刺一样的钩子。但是大乌贼从没有一点要上来的模样。在黑暗的夜里,我们看见漂在水面上的磷光闪闪的眼睛。

  还有一次,我们看见海面沸腾冒泡,一样像大车轮似的东西浮上来在空中打转,有几条跟随我们的海豚拼命跳到空中逃生。但是为什么小家伙夜里经常上来,而大家伙始终不来,对我们一直是一个谜。直到两个月之后(积累了两个月的丰富经验),我们离开了声名狼藉的章鱼区,才找到答案。

  小乌贼继续上筏来。一天早上,阳光明媚,我们都看见一群发亮的什么东西,冲出水面,在空中像大雨点那样飞着,同时海里有海豚在追,海面沸腾。起初我们以为是一群飞鱼,因为木筏上已经有了三种不同的飞鱼。但是等它们走近了,有的在木筏上空四五英呎飘过去,有一只撞在班德的胸口,啪嗒一声掉在甲板上。它是一条小乌贼。我们惊奇极了。我们把它放进一只帆布水桶,它还一直在冲上水面,想飞出来。但是它在小桶里施展不出力气,只能半个身子跳出水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