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托尔·海雅达尔 > 孤筏重洋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章 到了南美(5)


  飞机上升很高,沿着太平洋海岸飞去,飞机下面,一边是秘鲁的荒山,一边是闪烁的海洋。我们乘木筏漂海的出发地点就在这里。从高空中的飞机上望去,海像是没有边的。在西方远远的、模糊的地平在线,天和海融为一体了。我没法不使自己想到:就在这地平线之外,再有几百个类似的海面,与天相接,海面的总面积要达到全球面积五分之一,然后才再有陆地——在玻里尼西亚。我又设想再过几个星期以后的事,那时候我们就要在底下这一片蔚蓝色的茫茫大海上,乘着一丁点大的木筏漂航。我立刻就不去想了,因为这种念头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坐在机舱里准备跳伞时那样不舒服。

  到了利马,我坐车到卡亚俄港,找一处我们可以建造木筏的地方。我立刻就看到,整个港口都布满了船只、起重机和货栈,以及海关人员办公的小屋,港口办事处等等。如果走得远一点有什么空旷的海滩的话,也挤满了游泳的人。如果我们在这里建造木筏,那只要一转身,好奇的人会把木筏以及各种装置拆得七零八落。卡亚俄是这七百万白种人和棕色人的国家最重要的港口。对于建造木筏的人来说,秘鲁的时代变化,甚至于比赤道国的还重大。我看只有一个可能性——到混凝土建筑的高墙里的海军军港里去建造,那里的铁门后面有武装人员守卫,我和几个闲人在墙边逛过去的时候,他们狠狠地、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我们几眼。假如能到这里面去,一定安全。

  我曾会见过华盛顿的秘鲁海军武官,有他一封帮助我的介绍信。第二天我带了信到海军部,要求会见海军部长马纽尔·尼托。他准备早上在部里镶着镜面、镀了金的华丽的会客室里见我。隔一会儿,他穿着全身制服进来了,是一位身短肩阔的军官,严肃得像拿破仑,说话直截了当。他问我有什么事,我就告诉他什么事。我要求准许我们在海军的船坞里造一只木筏。

  “年轻人,”部长说道,他的手指不安地敲打着,“你走错路了,应该从门里进来却从窗里进来。我很高兴帮你忙,但是这样的命令一定要由外交部长传给我。我不能够随随便便地让外国人进入海军军事地区,并且让他们使用船坞。你用书面向外交部申请,祝你好运。”

  我惴惴不安地想着公文在兜圈子,然后在半空中不见了。康提基的粗犷时代多快活呀,那时根本不知道申请是个什么东西!要见到外交部长本人困难得多。挪威在秘鲁没有公使馆。我们那位很愿意帮忙的总领事巴尔,只能带我见到外交部的参事们,再上去不行了。我害怕事情不会向前推进。现在柯恩博士给秘鲁国总统的介绍信或者有用了。因此我通过总统副官,要求拜见秘鲁总统利瓦伊洛阁下。过了一两天,我得到通知:十二点到皇宫里等候。

  利马是一个拥有五十万居民的现代化城市,铺展在高山之麓的一片绿色平原上。从建筑学上说,这里肯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首都之一:老底子的西班牙建筑,加上一点现代的加利福尼亚或者里维拉,斑驳多彩。庭园和种植园的作用也不小。总统的宫殿是在市中心,由穿着颜色耀目的制服的武装警卫守护着。晋见总统,在秘鲁是一件大事,除却在银幕上,很少人曾见过总统。挂着闪闪发光的子弹带的士兵引导我上楼,到一长廊的尽头,有三个穿便服的人在那里要我登记姓名,然后带我经过一道壮伟的橡木门,到一间摆着长桌和一排排椅子的小厅里。一个穿白色服装的人迎接我,请我坐下,然后自己走了。隔一会儿,一扇大门打开了,我被引进一间更漂亮的小厅,那里有一个穿着十分整齐的制服、模样很堂皇的人向我走来。

  【①里维拉:法国南部的滨海名胜区。】

  我以为他就是总统,赶紧毕恭毕敬的。可是不是。这位穿着金边制服的人让我在一把直背的古董椅子上坐下,自己走了。我挨着椅边坐了不到一分钟,又有一扇门开了,一位侍役躬身请我走进一间宽大涂金的厅堂,家具都是涂金的,全厅装设得十分华丽。那侍役顷刻不见了,我单独坐在一张古董沙发上,望过去有一连串空着的房间,房间都开着。四周很静,我能听到隔开几个房间有人轻轻咳嗽。跟着传来脚步声。我跳起身来,迟疑不决地迎接一位穿制服的、模样堂皇的人。可是不对,这人也不是他。但是我勉强听懂了他的话,总统先此问候,和部长们的会议很快结束,就可以接见了。

  十分钟之后,又一片脚步声打破了沉寂,这一次是一个穿金边衣服、挂肩章的人进来了。我赶紧从沙发上跳起来深深鞠躬。这个人躬鞠得更深,领我穿过几间房,上了一道铺着厚地毯的楼梯。然后他让我进了一间极小的房间,里面只有一把皮椅和一张沙发。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身材小小的人进来了,我正等着听凭吩咐,等他带我到什么地方去。但是他不带我到什么地方,只是和蔼地问候我,人还站在那里。他便是利瓦伊洛总统。

  总统的英语比我的西班牙语好一些,因此在我们彼此致候,他用手势请我坐下后,我们的共同语言便完了。手势、姿态是很能表达意思的,但是要用来获得批准,准予在秘鲁海军军港中造木筏,便不够用了。我唯一注意到的是,总统不懂我说的是什么。他自己对这一点掌握得更清楚,因为过了一会他就走了,把空军部长带了来。空军部长里维莱陀将军体魄健强,穿一身空军制服。他说一口带美国口音的极好的英语。

  我为这点误会道歉,我说我要求得到批准的不是使用飞机场而是使用海军军港。这位将军大笑,解释说他被找来,只是当翻译。我的理论被一点一点地译给总统听,他听得很仔细,并不时通过里维莱陀将军提出尖锐问题。到最后他说道:

  “如果有可能证明太平洋群岛最初是被从秘鲁去的人发现的,那秘鲁对这次远航有兴趣。如果我们能帮你什么忙,告诉我们。”

  我要求:在海军军港区的围墙内有一处给我们造木筏的地方,能取得海军工厂的帮助,将来运到秘鲁的配备和各种东西能有地方存贮;使用旱船坞,请海军人员帮助我们工作,我们启程时有一只船把我们拖离海岸。

  “他要求什么?”总统急切地问道,问得连我都听懂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